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我是七月内心却住着安生七月与安生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人生感悟

01

一直觉得,青春,都是有着淡淡的忧伤。

看过很多青春电影,主线多讲年轻懵懂男生女生之间,青涩却朦胧的情感,或“喜欢”,或“彼此暗恋”,或“单恋”。

而《七月与安生》,讲的不单单是两个风格迥异,却能成了彼此最要好朋友的女孩,同时喜欢上一个男生的故事。

而是,我看到故事里的七月,内心住着一个安生;而安生,内心却也渴望着成为一个七月。

每一个女孩,会是一个七月,会是一个安生。

又或者,每一个女孩,都是一个七月与安生。

七月的安稳、柔弱;安生的自由、叛逆。

02

七月跟安生,第一次相识,是在十三岁那年。

十三岁开始的友情,一直走到七月二十七岁,一直走到七月与安生各自的一辈子,难能可贵。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安生之外,没有其他人更了解七月;也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七月之外,没有其他人更关心安生。

“世间最美的艳遇,是遇见另一个自己。”

我想,七月跟安生,就是她们各自内心镜子里彼此的自己。

03

最好最好的朋友之间,什么都可以分享,除了男人。

“人生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分享。”

长大之后的七月与安生,才发现,这个道理。

一起喜欢上一个长得干干净净的帅气男孩,不是七月的错,也不是安生的错。

七月努力抓住这份可以安稳的感情,最后却连最安稳的生活都放弃了;安生为了七月,努力去流浪,可流浪了那么久,也累了,想回家了。

说不清苏家明有没有错,有多少的错。

就好像,我必须娶一朵温柔娴静的白玫瑰回家,可是,内心却放不下那朵热情奔放的红玫瑰。

只是,刚好,白玫瑰的七月,跟红玫瑰的安生,是十几年的“好朋友”。

爱情里面最狗血,也最无可奈何的事情,就是我最爱的男生,爱上了我最好的闺蜜。

这,换谁都忍受不了。

04

“女孩可以走的路很多,人生折腾点未必不幸福,只是很辛苦。”

七月照着父母的期待,考进了重点的高中,放弃了最喜欢的中文专业,选了父母期待的经济学,毕业后进了银行,日子过得波澜不惊,却是别人眼中好孩子该有的模样。

济南癫痫秘方军海抗癫劯攻勊

安生在七月考进重点高中的同时,进了一所职业学校。留了“叛逆”的发型,租着小小的房间,干了不同的工作,交过不同的“男朋友”,过着流浪的人生,尝尽人生酸甜苦辣。

后来,七月丢了那份安稳,开始过起了安生流浪的生活;安生不再继续流浪,却开始了七月最初的生活,上课。

“安生变成了安稳的七月,七月也仿佛变成了流浪着的安生。”

七月的人生,并不会因为有了一个高学历而从此“成功”;而安生的人生,也并不会因为最初没有过高学历,而注定了“失败”。

05

看过一个问题,大意为“如果要选择,你选择当七月,还是当安生?”

也看过大概的回答,“当七月。在交到男朋友的时候不刻意介绍给闺蜜,不让闺蜜与男友之间有过多的联系方式,以及接触机会。”

因为这样,我不会丢了我两个深爱着的人。

可是,如果是我,我的选择,也遗传性癫痫病怎么治许也是七月。

济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治的好是我的焦点并不在于如何处理我深爱两个人的关系上,而是在于我是否有勇气,活得像安生那样,四海为家,随处流浪,尝尽人生酸甜苦辣。

可是,不喜追逐的个性,注定过着像七月一般,安稳的人生。

就像七月内心一样,在与安生分别之后,七月生活越发“无趣”。

“可能是因为你走了,我的人生变得很无趣,一眼便可以望到一生。”

我想,我就跟七月一样南京的癫痫病医院那个专业,内心都住着一个安生,也渴望着像安生一样,潇洒自由,没有过多需要顾虑的地方,可以过着所谓“有趣”的生活。

可一旦安生离开,七月向往自由的内心,跟安生一样,越走越远。

06

我的人生,跟七月类似。

中学的时候,是老师眼中的“乖孩子”,照着人生“正常”的轨迹,拒绝一切与学习无关的东西进了大学;大学毕业后,找一份合适的工作。

没吃过安生流浪时吃过的苦,体验不到安生在没钱吃饭的时候,向每个人借五毛钱,为了筹到五块钱吃碗面条,最后却筹到八十几块钱的心理。

我们过得很安稳,越来越想抓住这份安稳,不愿变动。因为变动,貌似很残忍,这一步,跨不过去。

考科二的时候,遇到很多个“安生”。

没有高学历,却热情奔放,追逐自由的“安生”。

很难猜想,跟他们待在一起的感觉,很好,没有压力。

科二考完之后,大家集体在KTV“庆功”。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也会很乐意跟他们一起聚会,跟他们一起玩。

后来,我还是发现,我没有足够的勇气让“安生”占据我生命百分之十以上的存在。我也没有办法完全敞开心扉,跟他们一起“放肆”地玩。

“安生”,不过是我内心一个影子,看不见的影子。

所以,也一直觉得,七月与安生能成为好朋友,其实,是一件很奇迹的事情。

我们“七月”,很少人交到“安生”这么“叛逆不羁”的好朋友;他们“安生”,很少交到“七月”这么“好好学生”的好朋友。

也因为这样,我本能觉得自己“不属于”那里。

该走的人,不应该逗留。

“给你一个七月,换你一个安生。”

也许,在我能给我自己一个七月之后,我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有着像安生更多追逐自由而不至于一直安稳着的勇气,也不再单单只是安生的影子,便可。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载,谢绝侵权。转载请联系本人(原创作者):七月晚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