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雀巢】 愿母度春秋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人生感悟
无破坏:无 阅读:1657发表时间:2016-04-09 12:20:59 呼和浩特该怎么选择好的癫痫病医院 摘要:我的母亲是位典型的农家妇女,一生以土地相依,是那种离开了土地就不能生存的人。母亲她不识字,一辈子没出过远门,一生停留在那种早出晚归,忙忙碌碌的田园生活里。她把所有的情感寄托在了家中,在庄稼地里。如今,母亲就像那田间的稻禾一样变得枯黄,不见了曾经翠绿的身影,可她仍愿寄托于深情的土地,回到她熟悉的家园,也不愿生活在她看来,是那种无所事事,只长房子不长庄稼的城里。 我18岁那年高中毕业,就光荣应征入伍。走出乡村来到部队后,我从士兵到学员到干部,一晃就是10年。军旅生涯,让我这个曾经的乡娃,从此改变了人生轨迹。在部队期间,我这个军人,面对父母,只能是遥首相望,不能尽责去照顾好他们的晚年。后来,我转业了,回到久别的故乡,可我还是工作在远离父母的地方,难能关照到父母。当又一个10年过去,在县城工作的我,终于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窝居”,这时,才把已70多岁的父母接来。然而,2007年老父亲生病,从市医院到省医院,终没能挽住他的离去。父亲的离世影响到了母亲,让她从此有了绝意要回老家的心思。虽说老家离县城不远,就40来公里的路。可母亲真的要是回去,她的晚年生活还真让我悬心。   我的母亲是位典型的农家妇女,一生以土地相依,是那种离开了土地就不能生存的人。母亲她不识字,一辈子没出过远门,一生停留在那种早出晚归,忙忙碌碌的田园生活里。她把所有的情感寄托在了家中,在庄稼地里。如今,母亲就像那田间的稻禾一样变得枯黄,不见了曾经翠绿的身影,可她仍愿寄托于深情的土地,回到她熟悉的家园,也不愿生活在她看来,是那种无所事事,只长房子不长庄稼的城里。只是,她的这个心愿在我们几姊妹的独断下,最终未能成行。   我知道母亲不喜欢城里,她除感到孤独矜寡外,还因了鸟儿一样的居所,那种车流人流的拥挤,还有如迷宫般的街道和整日不停的喧闹。试想,这种环境,怎能让母亲享受到田野的宁静和广茂,而让她感到踏实?再说,那种邻里的陌生,让她没了说话的乡邻。况且,那些高分贝的噪音,永远代替不了鸡鸭和鸟儿的欢声。   我依稀地记得,生产队时期,母亲是队上的一把好手,也是个持家的能人。由于父亲在县城,除了假期,是难得的回家。一个家就全靠着母亲。这种生活状况,对于一个四个孩子的女人,艰难和辛苦是可想而知的。   童年和少年里的我,正值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和“文革”动荡期,但那时的老家是一个“丘岭绵延翠山岗,碧水蓝天野花香”的天地。是一番“小巷纤陌鹅卵石,池塘星布村中央”、“鸡犬相闻炊烟袅,风调雨顺庆安康”的怡人美景。然而,半个多世纪过去,这种往昔的田园美景和古朴的乡风,已是荡然无存。现在的老家再也没了她的粗广、野性、古朴之韵。她变了,变得与时代一样“潮”气。像是个除去了泥土和粗布衣的农家娃儿一样,有了一身的城里“洋”味。而且,她也把我遗弃了,总是在以一种陌生的眼神看着我这个从她怀里走出的崽。可她不知道,我骨子里依然流淌她的血液,心中依然怀着对她的一往情深。   母亲的身体向来硬朗,胃口也好,一生也没生过什么大病。然而,住在城里的母亲,终是经不起岁月的侵蚀,这不,在农历的小年前夕,她就突发了病。   那天晚上,母亲是在与我们看电视的说笑声里而突发病的。在没有任何的病症下,斜躺沙发上的母亲,突然间就两眼发呆,眼光涣散,脸色苍白,喘不过气,不能言语。当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心就直往下沉。好在有点医务常识的妻子,赶紧捏她的“人中”,不停的在她胸口抚摸,嘴里一直地喊着:“妈妈,您快醒醒!您可别吓着我们!”   许是上苍慈悲,几分钟过后,她老人家终于缓过神,且有了意识。她看着我们,虚弱的说道:“我好好的,没哪里不舒服,就是不知怎么地浑身没劲。”这时,我赶紧叫儿子拨打120,毕竟医生更懂处理。让人失望的是,我背着母亲下得楼来,那赶来的120救护车,看到是位老人,只简单地询问了一下发病的原因,量了下血压,听了下心率脉搏,就说:“开车吧!”然后,救护车就在呜呜的叫声里直奔夜幕而去......   妻子和我在一种担心里,随同救护车一道来到医院,协同医务人员把母亲安置到了住院部的10楼。本以为下一步医生该对母亲进行一些病理处置,可夜里的冷寂和病房的沉静及医生的那种无所为的冷艳,实在让我寒心。   住院部设有AB两个院区,母亲她住在A区。可那晚只有一位年轻的女医生在当班。她在听完救护人员的交待后,也只是同先前的他们一样,作了同样的处置。然后就是拿起手机打电话,好像是跟什么人联系,而且是那种不停的问这问哪的情形,直到电话结束,她才慢腾腾地开了些输液药给母亲。我看着这女医生的一举一动,心中不由地大为光火,不免责问道:“我妈都病成这样了,麻烦您还是赶紧叫上其他的医生一起过来会诊吧。”然而那女医生却不以为然地道:“老人家没事,生命体征稳定,只是这么晚了,其他的医生都不在,等明天上班后,再做检查再说吧。放心,老人家真的是没什么事。”   没事?放心!我心想,一个80多岁的老人刚刚还是人事不省,怎么会没事?可我又不好进一步发作,只能是在无奈和不满里,悬心地守着母亲输液。   一个漫长的夜晚过后,输液后的母亲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只是脸上还看不到一点血色。好不容易等到上班的时间,我正想起身去主任医生室办公室问个究竟,可昨晚那位当班的女医生已带着一位男医生来到了病房。瞧模样,那男的应是个头路遇癫痫患者怎么急救头。他来到母亲病床,经过一番地看、望、问、切后,说道:“老人家以前又没得过什么其他的病,从目前的状况看,一时还找不到病发的原因,等下我开些检查身体的单子,你们先带她去做些全面检查,等结果出来后,再确定发病的诱因,针对治疗。不过,她目前的身体状态和体征很稳定,你们就放心吧。”是啊,在土地上摸爬滚打了一生的母亲,身子骨一直是那么硬朗,是经得起岁月敲打的,但愿她这次真的是吉人自有天相。   到下午的下班前夕,终于盼来了母亲所有的身体检查化验结果,我急匆匆地去到主任医生办公室,那主治医生瞧后,说道:“你母亲的身体真是好得少见,这么大年纪的老人家,所有的指标都很正常。她这次生病,主要是由于严重贫血而引起晕厥,但目前还是找不到贫血的原因。这样吧,先给她输些血,开些药,住院调养几天,看情况再定。”   在医院陪母亲几天,然而病因还是未查出。这时,身体好转的母亲,就开始嘀咕着要出院,说:“在这白白的住着,尽花费钱,我要回家。”母亲的这种想法,并没有得到医生和我的响应,而是让她继续住院调养,直到小年的前一天,给她再复查后,确定贫血症状已完全恢复,这才给办了出院手续。   母亲这次意外的生病,家人都受到了惊吓,于是我决定小年饭改在酒店为她压压惊,顺带着姊妹几家人也放松下心情,让她老人家开开洋荤。   那天带着母亲去订好的酒店,感觉母亲有点小孩得了癫痫能治愈吗?不习惯,别扭吃饭时,身旁还站着几个小姑娘。虽然菜肴不那么名贵,可我还是点了母亲平常难得吃到的一些东西和点心。当然,在这种热闹和我心安的氛围里,我得陪他老人家高兴,让她心情自然安和。尤其快乐我心情的,是看到了母亲的高兴,这让我倍感欣慰。   元霄节过后,受到病情惊吓的母亲,这次真的绝意要回乡下老家去。我想,我已留不住她了,该随她心愿了。只是把母亲送到老家后,我一再拜托那些叔婶们平时帮我多留心,要费心地帮着照看她的生活起居。因为时间的手脚快,我担心母亲不知何时会离我而去,我是否还能享受到她生病时,我仍会有机会陪着她睡。当然,也担心着自己该做的事没做好,等我再迈开脚步奔向老家时,是一付沉重的步子,是一种满心哀愁的情形。   因为,我不想母亲只是隐在心里,无形,无迹。我希望母亲她能健康的活着,活在一种难得的四世同堂的家庭牵绊里。      共 288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