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访清华园荷塘(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人生感悟

生活的繁杂和匆忙,专程旅行的时间不多,每到一处,全是与尘务相连,只能匆匆忙忙地走走。电话联系好朋友的女儿,向她讲到,来到北京已一个多星期了,可能要在北京呆上两个多月,很想到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看看,请她抽出时间引路。这孩子在清华大学门口,一见到我就问:“杨叔,清华面积很大,你重点喜欢看清华大学中的那些地方?我在这里读几年书了,有些地方我还没有走到过,今天正好陪你走走。”

我对她说,校门的保安,不是清华学子的引领,不允许进入校区,不然的话,她的学习很忙,不会打扰她的。听到我表达我的原因后,摇了摇头并很快乐地连续说了两句不打扰,很乐意在北京为我作向导。

清华大学作为我们国家的最高名牌学府,用退还的庚子赔款创办的学校,距今一百多年了。清华大学从建校开始,就关及我们国家的政治、学术、文化、科技等多方面的痛痒,用它的成果来回答了中华大地。在我的心中,它有一定的神秘感。既然来到北京,就不要再次错过机会,顺便到清华大学走走看看,既然来到清华,不应该忘记一件事情:寻访朱自清先生笔下的荷塘。

仅仅这么一想,朱自清先生《荷塘月色》里开篇里句子,就在脑海中翻腾,不由自主地哼出:“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

想当年,老师安排我们全班同学都要能背诵《荷塘月色》。至今,朱自清先生手法灵活、字字珠玑的句子,尚能记住,对先生的散文精神仍然羡慕不已。因此,慕名走访了清华园荷塘。

进入清华大学校区后,我给好朋友打电话说,见到他在清华大学念书的女儿了,三年多没见到这孩子,长得更漂亮了,夸奖他养育着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儿。朋友接电话时正在驾车,不想听我的唠叨,让我将电话交给了他的女儿,他女儿通完话后对我说,我爸爸要求我当好你的导游。

清华大学家业很大,院落深深,角落太多,走在清华校区里,有一种莫名的兴奋。近代,现代,清华都大师云集,学派丛生,许多高头讲章在清华诞生,一堆已有的名字和作品,出自清华,这些人的名字和作品,整齐地占据着全国的书店。梁启超、钱钟书、朱自清、华罗庚、钱三强、钱伟长、钱学森、闻一多、杨振宁、李政道等文化大师和杰出的科学家曾在清华学习和工作过。别说得太远了,这些年肩头承担着重任的中央领导人,胡锦涛、李鹏、朱榕基、吴帮国、李岚清等,都曾是清华大学的学子。全国大多数的家长,梦寐以求自己的孩子能挤进清华校园,甚至是自己本人能到清华学习几个月,也是非常荣幸之事。前些年,我的二哥在清华大学学习几个月回来后,对我念叨不止,声声惊叹。对我讲述清华大学的学府气氛、文化堆积和治学的严谨。

朋友的女儿和她的几个男女同学,向我介绍这是什么楼,那是什么学院,过于密集,很多很多,抬头低头都是文化,左右观望都是国际一流的科教脊梁,向前向后都有大师们留下的印迹,我没法记得清楚了。我只是怀着崇敬的心情仰望,走马观花地看着这些很有脾气的古典建筑和现代建筑,猜想在某一年某一天某一个实验里,他们攻克世界级的难题,破译一个个人类的未知。

既然选择将荷塘作为主要观赏目标,有着迫切的心情。尽管天气炎热,我在汗流浃背中想象着朱自清先生笔下的荷塘,揣摸着这个近代文化大师笔下的符号,以及文字变成真实画面的情景,很想走得快一点去感受。

我估计在接近荷塘之时,肯定会闻到一股清苦的荷香,猜测荷塘岸边的绿柳柔枝,一定会很美丽。有些激动,有些崇敬。心里在想,朱自清先生呀!我这个凡夫俗子要来拜访你心里不平静时走过的地方了。

2014年4月19日,中午,我站在清华大学校区中的荷塘边,从文字上走向实地,用我最大的想象力苦思,都无法抵达朱自清先生笔下荷塘的形象。亲身经历和文学艺术,所产生的距离,轻轻地在我的内心盘旋和漫延。眼下的荷塘,很普通、很常见,没有奇景、没有山川江湖的瑰丽,甚至于没有朱先生笔下的景色,池中的水也不是很干净,水中有一些飘落的树叶和杂物。

游玩的人真不少,有的人估计有七十多岁了,应该是到清华大学来看他的孙子吧!有的人如我一般的年龄,孩子还小,即使孩子再优秀,还没到入清华的年龄。我从他们这些游玩人忽闪的眼神中审视到,从他们一行人细细交流中听到,从他们叹息中感悟到,他们如我一样,吊着胃口,从《荷塘月色》走向荷塘。如我一样,没有看到朱先生书卷笔墨下的荷塘风光、气势、柔软。几位清华学子也异口同声地对我说,荷塘可能是只是朱先生笔下的意境,真正荷塘就是现在这一番样子。

是不是时过境迁,我的直觉与朱先生化装了的荷塘,无法进行近距离的呼应和对接?还是我原本就无法触摸到朱先生笔下的那种自然天象?或许,荷塘的奢侈、美丽、风光,只能由朱先生一人来品尝、占有、抵达,外人不太容易进入。

兜着这些乱七八糟甚至是不着边际的想法,驻足于荷塘边拍照、欣赏、思考。我作出大胆的想象,蜷曲于清华园的荷塘,原本可能就不是很伟岸,只是朱先生用笔墨来弥补,使其先生心中的荷塘变得加倍优雅。

为何荷塘有着那么大的魅力呢?在懵懂中,我好像有点明白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不仅是文学青年,各色人等都有,大体上都是来这里寻求自己心灵深处的一种东西,那就是文学,那就是“五四”以来的新文化,那就是朱自清先生着墨的《荷塘月色》所代表的文学走向。

走访清华园看荷塘,期望值下降时,旅人们必须想到,或许更多的人只是走在朱先生点缀的文化氛围之中。荷塘,可能只是朱先生文化道路中的拐杖,先生用它来表现流动的孤独,忧郁的奔放,衬托心怀。

清华园的荷塘,几株婆娑的柳树,几处假山和乱石,池边的小楼,这些景致,全国各地都能看到,不新鲜,也不奇特。朱自清先生走的煤屑路不见了,塘中自生的莲藕都不见了。只有朱自清先生那些精神闪烁的句子,将长天划出深痕,雷鸣般的震撼心灵。

“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些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的,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浪。”这些朱自清先生亲热过的这些自然之美,自然信息,都不见了。可是,荷塘却成了当代文化中的遗迹,朱先生描画荷塘月色的词句,成了人们随口吐出的熟语,抚慰着今天南来北往的客人。

当年,朱先生是在月色下看荷,且是满月,心里还颇不宁静,又是独自一人,把荷塘中的荷花看到很纯粹,如他自己的心境一般。而今天,阳光灿烂,看荷真是再清晰不过,或许是我来的时候不对,池中不仅没有荷花,也没有看到朱先生笔下那一番样子。只是在此感受到朱先生的文气、才气、清气。先生虽然作古,而精神不朽,给后人描绘的是一幅静谧深邃的画,是一首无言的诗,是一阕耐人寻味的词,将荷塘拔高,将心绪净化。

细看,四月中旬的荷塘,当然也有些看点,稀疏朗朗,有着中国水墨丹青的雅致,摆出一副给人欣赏的苍老资态,有几处比较小巧精致,显现出几分自然之美,这仿佛影射了朱自清先生的人品和文品。朱自清先生那么喜欢和倾心荷塘,也因朱先生的作品,使荷塘闻名于全国。看到荷塘,想到朱先生;想起朱先生,必然联系到荷塘,两者都同时走入中国文化史。

这让我想起余秋雨先生在《洞庭一角》里写道的:“先是景观被人写入文章,再是文章化作景观。”正是这样,朱先生将荷塘写入文章,而后文章成为景观,两相帮衬,声景俱著。眼前的情景,与想象中的荷塘有很大的差距,内心产生那点滴失落的情绪,一想到朱先生,霎时和解,马上稀释了。

是的,荷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出现了弹性,仿佛也没有想象中的灵气和活气,这可能是我全用世俗的眼光来定调。它的一招一式,在朱先生笔墨下,是那么的经典和传奇,又固守了那么长的时间,仿佛寓言一般深入中国文化,容不得我在这指手画脚。这像面对自己的祖母,她脸上的皱纹愈多,愈是感觉万象浓荫都在皱纹里,深刻、端庄。

荷塘,实际上已经没有朱自清先生描画那一番样子了,或许是年老色丧。可是,只因它出生名门,处在清华大学高贵的胸怀中,而且曾被朱先生所钟爱,它已经成为中国人心中的一流名胜和文化景观。不仅是中华儿女,甚至是世界各地的人,都排队来拜访它,牢牢地勾引着旅人的脚步。

有些人拜访了清华园里的荷塘后,用中学生的抒情方式,把荷塘这张老脸描画出孩童般的笑意,一路的艰辛使他们不得不用夸张的口气来描画荷塘,不得不以激情来扩张自己的游历和见识,是可以理解的。不表现思想内涵可以,不表现大主题可以,内容泛泛的写春、夏、秋、冬都可以,只注重语言的花哨也可以,这些我都很理解。可迷失了对社会内容的追求,我看是不可以的;不写自己的真情实感和耳闻目睹,片面地跟随朱先生的文气脉络走,我看不必要。

朱自清先生作为现代著名散文家,他的散文以朴素缜密,清隽沉郁、语言洗炼,文笔清丽,真情实感,创造了具中国民族特色的散文体制和风格。仰望大师,我是从中学时代开始,可尚未坠入迷信的程度。朱自清在中国现代散文的地位,让人高山仰止。朱自清先生的《春》、《绿》、《荷塘月色》《匆匆》、《背影》等散文,都编入中学语文教材,我是读着朱自清的散文长大的。

看了荷塘平凡的身影之后,不想写那些不切实际的恭维话,更不想颠倒荷塘的本来面目来顺应观众的喜好。再高亢的歌咏,万里拦截到的词汇,都要与荷塘沟通对接才好。当然,也不能说它的坏话,不忍心因为我的语境使荷塘受到伤害。荷塘的倦意和慵懒,在那寂然不动。有闲的时候,诸君去看看,自然就明白了。

这让联想到,天下有些事情,不必要过于认真,纸上写着的,眼睛未必就要看到。我们不也随时对那些躺在医院病床上的生命垂危的长者说,慢慢会康复起来的。正是这些善意的谎言,一年年一天天地送走那些我们依依不舍的长者。我们看到他们康复了吗?我们善意的谎言又错了吗?眼下的荷塘一定要那么美丽吗?

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荷塘是朱先生眼里的西施。不得不说,朱先生的离去,会使荷塘承受缺少被人深深赏识的孤独。那么多的知名教授,那么多优秀的学子,特别是文学爱好者,不愿在荷塘这张老脸上再添文章。是这些优秀者们失察吗?不,他们那会失察呢,可能他们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来对待荷塘,那就是教授们到这里来散散步,学子们到这里看看书,或谈谈恋爱。

朱自清先生的文化彩排,让我怀念不已,紧靠他伟大的散文精神和文化灵魂,紧靠他笔下的遗迹,消闲半日,作文记之,抒发我亲身经历所得。

昆明中医癫痫医院好吗哈尔滨治疗癫痫病那好长春那家治疗癫痫病癫痫病多少钱才能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