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心灵】捐肝救夫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人生哲理
   1.   在别人眼里幸福无比的肖洁和丈夫之间,竟然出现了感情危机,这让一向对自己爱情充满自信的肖洁料想不及。   她和江臣是大学同学,大学毕业后,肖洁当了一名小学教师。江臣先在一家公司当白领,改革开放的浪潮让他看到了商机,看到自己的大学同学纷纷当起了老板,过上了有房、有车的富裕生活,挑动起他的创业欲望,他霍霍欲试,因为他有专业知识,他不想让大学学的计算机知识付之东流,加上几年的工作经验,他又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知识,因此,他胸有成竹,准备到商海中拼搏一下,体现他人生的价值。   在肖洁的支持下,靠着同学的老关系,江臣在银行贷了款,开起了自己的IT公司。IT行业是朝阳行业,风光无限。江臣头脑灵活,专业对口,一路顺风顺水,公司风生水起,短短几年,资产达千万,成了城市中少有的几个富翁,他的公司也成了市里的纳税大户。   事业成功了,家庭的生活也改变了。他在富人区购买了高档别墅,购置了小轿车,在人们还在挣着可怜的工资,为生活苦苦挣扎的时刻,他率先迈进了富贵一组。   当肖洁的生活沉浸在幸福的蜜罐中时,江臣公司的员工悄悄在提醒她:看好自己的丈夫。   肖洁每天忙于自己的工作,对江臣的事业只在背后默默支持,很少到他的公司。她相信自己的丈夫,会象他们恋爱时的诺言一样:海枯石烂,我心依然!当听到别人的善意忠告,她有点不以为然:丈夫真的像人们说的那样,男人,有钱就变坏吗?   那天,她接到丈夫的电话,说公司在开会,要很晚才能回家。听着丈夫的话,她忽然有了一种预感,她决定到丈夫的公司看看,看看他究竟在干什么?   肖洁来到江臣的公司,公司的员工已经下班,楼道的走廊里静悄悄的,江臣的办公室门紧锁着,她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似乎有动静,她又使劲敲敲门,屋里变得悄无声息,她在门外面喊着:“江臣,你开开门,我听到你的声音了,你在里面,你不出来,我一直在这里等着。”   房间里又是一阵慌乱的响动,过了好半天,门开了,一个女人出现在她面前,只见这个女人窈窕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妩媚鹅蛋星脸上,一双勾魂的眼睛有些慌乱,披肩的头发也凌乱不堪……肖洁把身子堵住了门口,愤怒的眼睛紧盯着她,一个响亮的耳光搧在女人脸上,女人脸上顿时五个鲜红的手印。   “你干什么……”江臣急忙走过来,一把把肖洁拉开,女人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   肖洁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着:“你问我干什么!我还要问你在干什么!”   “你小声点……”江臣急忙过去把门关上。   “这就是你的开会?你背着老婆在办公室找女人,这就是你在开会!”肖洁依然大声地质问着江臣。   “她是我的秘书,在向我汇报工作……”江臣的话很没有底气,显得有气无力。   “汇报工作房门紧锁?什么重要的事白天不能说?要等到下班以后没有人再说?你以为我是傻子?猜不到你们在干什么?”肖洁不依不饶,步步紧逼。   “好吧,既然你猜到了,我索性向你坦白吧,痛快地告诉你,我爱上了她,咱们离婚吧!”      2.   肖洁躺在床上,彻夜难眠,泪水湿巾,那天,她撞上的那一幕历历在眼前,丈夫离婚的话说出后,顿时,她如乱箭穿心,一阵头晕目弦,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她的眼泪不停地在流着,心里在泣血:人啊,为什么能同打江山,却不能同守江山?平凡的日子,那种相濡以沫,夫唱妇随,患难与共的日子多好啊!为什么有了钱,爱心,反而背道而驰了呢?   往事如画面般在她的脑海里闪过:大学的课堂里,她靓丽的身影后,总有一对含情脉脉的眼睛在注视着她……   校园的树林中,他把她紧紧地搂在怀中,皎洁的月光下,他的初吻,让她怦然心动,她听得见自己的心在怦怦地跳,跳的难受,她浑身热血沸腾……   女儿出生了,他抱着刚出生的女儿,欣喜若狂,对着孩子看啊,叫啊,“我的女儿长的真美,像妈妈,又像我……喔……我当爸爸了……”那时的他,是天下最快乐的人……   “结婚才十几年啊,我们的婚姻就走到头了吗?”肖洁在自言自语着,曾经那个深爱的江臣哪里去了?那个信誓旦旦的爱人哪里去了?那个让她信任依赖的丈夫哪里去了?   “爱,既然已经不存在了,还留恋他干什么!”肖洁心里终于痛下决心,她起身擦干眼泪,走进了女儿的房间,推醒了熟睡的女儿:“娇娇,你醒醒,妈妈和你说说心里话……”   睡意懵懂的女儿起身坐起来,听完妈妈的哭诉,娇娇仰起头,真挚地对妈妈说道:“妈妈,我支持您,我跟您在一起,您没有了爸爸的爱,您的女儿永远爱您!”   肖洁紧紧地搂住女儿,泪水蓬勃而长春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出。      3.   肖洁和江臣协议离婚了。江臣自知有愧于肖洁,给了她一大笔钱,留下了她住的别墅,他只把自己的公司带走了。公司,是取之不竭的源泉,只要有公司在,江臣就安心了。   曾经温馨的家,不复存在了,留下的,只有肖洁和女儿两颗受伤的心。   离了婚的江臣,很快又在别处给情人买了一套别墅,每日里回到情人身边,如鱼得水,切肤相欢。   江臣比女秘书李娜大十几岁,他见到她那妩媚的娇态,就心花怒放。苟且相欢的那一刻,江臣又如返老返童一般,神仙般欢愉,风月乐趣,终于到手了。他走进一个热情、消魂、酩酊的神奇世界。周围是一望无际的碧空,感情的极峰在心头明光闪闪,原来和肖洁的生活,只是在遥远、低洼、阴暗山隙中若影若现。   李娜,终于把江臣得到手了,报了肖洁一耳光之仇,她感到了报复的满足,心里说不出的惬意。以前隐藏的情人生活,如今,终于拨开云雾见到太阳了。她胜利了,虽然成了人们唾沫的小三,但她得到了老板的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压抑已久的感情,一涌而出,欢跃沸腾,怡然轻松。她在江臣面前使尽招数,温情地围绕在她的身边,少女灿烂的微笑,温柔戏舞在她的嘴边,双眼发射着光芒,她的青春,丰茂的美丽,弄的江臣每天神魂颠倒,回到李娜的住处,两人就在床上云来雾去,尽享鱼水之欢。江臣脑子里灌满幸福,甜美涌入他的全身,有一种温馨的快乐从他的肚子升到头上,在他的肢体上流动,他觉得自己身上侵入了完美的舒适,一种生活上的、思想上的、肉体上和灵魂的上的舒适。   他们几乎把整个世界都忘记了,他们和星星月亮一样高远,星星月亮也和他们一样热烈。   和他们的生活截然不同的是,肖洁和女儿过着平凡的生活。女儿的品学兼优,乖巧懂事是肖洁心头的安慰,白天,她把自己埋深在工作中,把爱倾注到孩子们身上。回到家里,她把爱转移到女儿的身上,让女儿享受到浓浓的母爱,让女儿不因失去父爱感到爱的缺失,她把爱撒播到女儿的生活学习方方面面,让母爱的光辉照亮女儿的人生路。   母女俩的生活很快步入正轨。      5.   光阴荏苒,转眼间两年过去了。肖洁和江臣已经没有了任何瓜葛,各自在自己的生活圈里渐渐远离。   可这时,江臣的身体却危机四伏,节外生枝。   近段时间,江臣一直感到身体不适,腹部撑胀,夜不能寐,肝区隐隐作痛,甚至有时半夜被疼痛折磨的睡不着觉。在李娜的督促下,他在李娜陪同下来到市内的著名的一所医院检查。一番紧张的检查后,医生把李娜叫到办公室,主治医生神色凝重地望着李娜:“你是他的家属?”   李娜紧张地点点头,问道:“请问大夫,他的病严重吗?”   医生严肃地点点头:“很严重,肝上有个肿瘤,必须马上住院。”   李娜一阵头晕目眩,几乎跌倒,她强支撑着精神,问道:“请问大夫,是癌吗?”   医生点点头:“不过,还好,还不到晚期,现代医术通过肝移植还有救……”医生安慰着李娜说道。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江臣忙问李娜:“医生怎么说的?我的病怎么样?”   李娜强装着笑脸,“没事的,医生说要住院观察。”   江臣盯着李娜苍白的脸,用怀疑的口吻问道:“娜娜,我的病是不是癌?请你给我说实话……”   望着江臣紧盯着的目光,李娜悲哀地点点头。   江臣顿时如五雷轰顶,呆若木鸡。   江臣住进了医院,他的情绪很低落,他知道他得的是要命的病,虽然医院说通过肝移植的方法可以获得重生,可肝源去哪里找?谁肯割舍自己的肝救他的命?那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啊!   刚开始,李娜还热心地陪伴在他的床前,无微不至地照顾他,渐渐地,她来医院的次数少了。来了,也是唉声叹气地,心情极为烦躁,江臣的身边只是公司的一位员工一直在陪着他。江臣也看出李娜的情感变化,这是一种远比死亡大的多的打击,阵阵彻心寒骨的疼痛与凄凉,让江臣心中悲哀,此时,他终于明白了,他不惜抛弃妻子和家庭换来的所谓“爱人”,只不过是暂时的快乐和刺激,不会有患难之中的相扶相携情感,他悔恨不已!   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做出了一个治疗癫痫哈尔滨哪家最好决定,当李娜再次来到他的身边,他从枕头下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你还年轻,有权选择自己的幸福,我不阻拦你。”   李娜悲哀地叹着气:“原谅我,我实在受不了家庭的压力,也无法面对现实……”   一张30万元的银行卡,终结了这段恋情,为他们的“爱情”画上了句号。      6.   了断了与李娜的爱情,江臣万念俱灰,他拒不接受治疗,输上液的针头给拔出,甚至用绝食来消耗自己的生命,他的精神世界彻底崩溃了,他想起了自己的前妻肖洁温情的眼光,想起了女儿纯真的笑脸,心中充满后悔,想到自己不久的将来将变成一把骨灰,心中又充满悲哀和恐惧,各种矛盾的心情,在痛苦地绞缢着他,他仿佛跌入一个深黑的土坑,感到了腐朽般窒息样的昏迷,他的心越来越重的往下沉,他盼望一个天崩地裂的大变动,将他活埋在土里。   得知江臣的消息,让肖洁那颗刚刚平静的心波澜又起。   虽然江臣曾经深深地伤害了她,她和他之间也没有了夫妻关系,但他们毕竟一起走过近二十年的恩爱、温馨的岁月,她不希望这个自己深爱过的男人就此倒下去,因为他还是女儿的爸爸,她不希望女儿失去她挚爱的父亲,只要有一线希望,她也要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肖洁决定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江臣。   肖洁和女儿来到医院,来到江臣的床前,见到前妻,江臣一下子愣住了。   看见曾经帅气的爸爸被病魔折磨的消瘦了许多,虚脱的不成样子了,女儿的心一下子刺痛了,娇娇一下子扑倒爸爸的床上,哭着问爸爸到底怎么了?肖洁也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肖洁安慰江臣;“现在的医学很发达,你的病一定会有治的。”   江臣摇摇头:“谢谢你的关心,但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我自作自受,这大概是老天报应吧,我认命了!”   肖洁激动地说道:“你理解我现在的心情吗?我和女儿来看你,仅仅为了同情吗?不要忘了,你是女儿的爸爸,不为自己,为了女儿,你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从那天起,肖洁每天往来于医院和家之间,逼着江臣接受治疗,给江臣在家里做好营养的饭菜,送到医院里,一口一口地用勺子喂到他的嘴里饭,女儿也经常放了学来到医院,依偎在父亲的身边,在肖洁和女儿的关爱下,江臣心情好转,精神也振作起来,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脸色不再是蜡黄的,变得红润起来。      7.   听到主治医生说肝移植可以救江臣的命,肖洁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决定捐肝给丈夫,用自己的肝脏,让江臣重获新生。   听说了女儿要捐肝给江臣,首先反对的就是肖洁的母亲。心痛女儿的母亲,这几年目睹着女儿的不幸婚姻变故,对无情无义的女婿充满怨恨,她恨江臣的无情无义,可怜女儿的不幸命运,当听说女儿要捐肝给江臣,她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能给这个无情的小人做牺牲,你怎么好了伤疤忘了痛?你忘了他是怎么伤害你的?再说,你要捐了肝,你的身体受影响怎么办?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老两口将来怎么活?你怎么这么傻啊!”   肖洁摇着妈妈的身子:“妈妈,我咨询过医生的,不会对我身体有影响的,它只需要人的肝的一小部分,很快会再痊愈的。再说,虽然江臣和我离了婚,但我心里还是爱他的,毕竟他和我是结发夫妻,是娇娇的爸爸啊,妈妈,你愿意你的孙女找个后爸爸,看着她的亲爸爸眼睁睁死去?这对于娇娇来说,不是太残酷了吗?妈妈,你不是经常教导天津羊角风医院哪有好的我,为人要有一个菩萨心肠吗?”   妈妈说道:“就是身体没影响,可这个人太可恨了,他伤害的你们母女俩还轻吗?”   肖洁动情地说道:“相信经过这场大病,他看出谁好谁坏的,也会良心受到谴责的。”   爸爸说道:“可怜女儿一副慈善心啊,老天也会感动,别说江臣了……”爸爸说着,抹起了眼泪。   妈妈不再言语,不过她心里仍然顾虑重重。   见爸爸妈妈不再反对,肖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医生,医生说,你如果捐肝,必须和江臣是夫妻关系,否则,在伦理委员会就会否决,会怀疑你和江臣有买卖关系,如果伦理委员会通不过,手术是做不成的。 共 583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