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春鸣】世界罕见、亚洲唯一之火山奇观——浮山(游记)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伤感散文

我的大女儿嫁到了安徽,她家离黄山很近。2014年春节前夕,我带小女儿一起来安徽,准备选个好天气实现爬黄山的愿望。老天就是跟我过不去,连续的阴雨搞得我心情万分不悦。大女儿看出我的心思,就在网上查了安徽的各个旅游景区。浮山,我眼前一亮,决定先去爬游不在旅游计划之内的浮山。

浮山位于安徽省枞阳县,古名浮渡山,三面环水,形成了“山浮水面水浮山”的奇观,因名浮山。浮山南临白荡湖,西邻菜子湖,南望九华,北靠长江,与黄山、九华山、天柱山、齐云山、琅琊山并列,为安徽历史名山。浮山又是一座古火山,被称为中国的“维苏威”,是国内中生代粗面质火山岩最具代表性的地区之一,堪称“天然火山地质公园”。

2014年1月28日早六点,女婿开车,在两个千金的陪同下,奔赴枞阳浮山风景区。一路欣赏着乡村的各异景色,那一排排白色的小楼,突然间勾起我对家乡的顾恋。大兴安岭阿里河山谷间的小林场的三十多座茅草房浮现在眼前,童年的记忆也映在最新的界面。瞬间,赶集的情景把我拉了回来。不宽的柏油马路上,牵手并行的少男少女手里提着竹篮子,隐约可见篮子里装的红纸包着的年货,还有路边拥挤的人群里的那两排穿红衣、带头饰的老大爷和老大妈,不管车辆行人的穿梭,时而并行,时而交叉的变换队形,显然是在为新年表演排练着。我还在观景的兴头上,浮山景区大门就已呈现在眼前了。我匆忙绕过停车场,走进了浮山地质博物馆。

浮山地质博物馆全面介绍浮山国家地质公园,通过火山喷发模型和实物标本,展示世界火山奇观和火山学知识,重现浮山火山喷发场景,解说各种自然景观形成,宣传地质公园的价值。博物馆融科学知识性、大众观赏性、趣味性与一体,它既是浮山国家地质公园的宣传中心,也是一个面向社会大众的科普性游览项目。我用最尽可能短的时间参观完博物馆。当我走出来的时候,大女儿已经在网上买好了三张门票。我走近售票窗口,看到窗子玻璃上有几行字,第三行对我很重要:“现役军人、记者、劳动模范、残障人士、1.2米以下儿童和70岁以上老人,凭相关证件免门票。”大女儿有些妒忌地说:“真是的,老太太一分钱不花呀,我们每人就要花上120元才能进去,这不公平!”小女儿提高声音说:“这就是范儿,有能耐你也考记者证啊,老妈就是咱家的骄傲!”

我一向都是雷厉风行,走在四人队伍的最前列。只要能看到的,在我眼里都是景。我的头像拨浪鼓一样不停地东张张西望望,不想放过每一处景色。就在我急速行走的时候,大女儿又在后面喊了:“喂,前边那位记者老太太,给我来个写真!”我回过头,“啪,啪,啪”按了三下快门。女儿跑过来看:“诶,诶,你这老太太,这是什么水平啊?三张照片都睡觉呢?”我头也没回,说:“这才叫真实写照。”走着,说着,很快就来到了海岛雪浪岩下。

海岛雪浪,峭壁千仞,石纹赤黑相间,如雪浪翻滚。岩洞心空如蜂房,立壁之上苔藓悬挂,若飞瀑坠下。雨天里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之势,人立其下,如置身海岛之中。

海岛雪浪岩熔结凝灰岩构成岩嶂,岩壁纹理成凸凹小孔密布,经雨水淋浸形成垂向黑赭相间的条纹,其下部发育岩洞。明清时期,居于浮山西麓在陆山庄的方以智祖孙三代对此处情有独钟。我们走近岩洞,清楚地看到岩洞、洞宾、野洞均发育在岩壁下部含角的部位。面对这些经过一亿多年的风雨剥蚀仍保留着完整性与典型性的陡立岩壁,有谁会不为之感叹呢!

走近雪浪岩底部,有一种美妙的感觉,岩壁看上去就是一副雕琢的巨画。我投入了,在岩壁下方从左向右仔细观察,岩壁遮住了头顶的天,仿佛修筑的一面雨搭。在岩壁的中间部位,女儿们进入岩洞,岩洞的左壁半空有两块凸出的石块儿,上边刻有“野同岩”、“行窝”

“野同岩”位于雪浪岩前,方大镇(1560—1629),字君静,浮山人,方以智祖父,明万历进士,理学家,官至大理寺左少卿。天启甲子年(1624),时朝中阉党当道,方大镇出使四川,卜之于《易》,得“同人于野”卦辞,随辞官归里,隐居浮山。

“行窝”也在雪浪岩前,方以智的父亲方孔炤(字潜夫,官至湖广巡抚),晚间梦见北宋名士邵雍于雪浪岩前种松,次日即命其子方以智于此题刻“行窝”二字,意指浮山是名士隐居之所。就在我看完两块石碑简介回转身时,我看见平时最不喜欢拍照的大女儿双手手心向上,做出一副擎天的动作,面向我做了个示意,我赶紧端起相机认真调焦,只听咔、咔两声响,查看照片时发现女儿双手擎起头上的巨石咬牙切齿在用力。太成功了,我又一次为自己的摄影技术地提高在心里偷偷地小乐一把。就在我转身准备下山时,小女儿头上包裹着豹纹丝巾,中指和拇指相扣,左手托着右手站在石板路中央,像是在模仿观世音菩萨。这时大女儿也发现了妹妹的举动,她忙从我手里夺过相机,帮妹妹拍下这难忘的镜头。我走过去正要继续时,发现队伍中少了唯一的男士—大女婿。我环顾一下,发现他仰脸朝天,在观看雪狼岩顶那棵圆圆的、像是被修剪过的树,我不确定它是青松,但它却不畏干旱,亭亭屹立。我见过雪山顶上一青松,傲然挺拔,不畏严寒,今天有幸见到这光秃秃的山顶上独树一帜,有谁会不为之感慨赞叹呢!突然,大女儿的声音把我拉了回来:“呃,你在看什么?我们要去天池啦!”我忙追赶他们,可是才走了五分钟,前行方向的左手边半山有一座庙,庙门正中悬挂着“张公岩”三个大字。

“张公岩”景区是浮山主景区之一,此处集宗教遗迹、火山岩洞、摩崖石刻于一体。我们只做走马观花,穿过渡仙厅一路观光,看了石刻。我们绕过一个小山岗,眼前出现个小凉亭,我直奔凉亭而去,却有了一个小小的惊喜,天池,正是天池!

天池是火山碎屑流中火山气体喷出来的地方,即垂直喷发孔带在地表罕见的遗迹。天池积水不溢,久旱不枯,水质清澈。“天池云影”是浮山胜景。我每游一处总想带点纪念性意义的植物回家,梦想在家里享受南辕北辙的惊喜,于是我走下天池,脚踏池边,预伸手摘一枝带根系的溏藕小叉,放在一个瓶里培植。大女儿见此情景偷拍下一张照片,不知情人看了还以为我在救人呢。

走下天池,向山谷间望去,一座不大的建筑勾起了我的好奇心,白白的墙体,顶盖儿中间隆起,两房山为阶梯形,后墙身中间高,左右各两层阶梯,前墙身除了有相同的房脊外,正前方有个门,门两边是不到一米宽的防风墙,墙垛顶上是黑瓦镶嵌的龙头,墙垛外是两扇窗子,是庙吗?不像。我按奈不住心中的惊喜并走过去。门上方的一块绿色的长方形铁板按下了我的好奇心。原来,这么一座漂亮的古亭建筑是个卫生间。不能白欣赏,拍张照片吧。女儿也很赏识这座独特的古建筑,她双手掐腰走上台阶,碰巧闯进我的镜头。我随她之后走了进去,哇,里边更是高级,真正的全实木装修。

继续行走了一段路程,女儿的手指向一块简介版,我们同时走过去看了上面的文字:“指月石”,明代释元亮题。每当新月初升,人坐石上,得月最早,所以叫得月石。此石平阔,古时有亭。清大学士张英数度游浮山,均坐其上,饱览佳景归纳为浮山观光“十坐处”之一。我左右张望,寻找“指月石”。小女儿就是淘气,她右腿抬起,左手放在额前,右手放在右腿之上,在“指月石”前摆出一副望月空的动作,我赶紧定焦,又一幅成功的摄影作品诞生啦!

我们顺岩洞继续前行,来到了“阮集之读书处”。

“阮集之读书处”,明代著名喜剧家、诗人阮大铖(字集之)少年时曾在此读书。在“阮集之读书处”八个大字下面的石凳上两个人正直盯着我,我定神看清楚,是大女儿和女婿,就让他们激活这张照片吧。

走过读书处,左边有个上山的石板阶梯路。我顺路爬上山去,嘿,浮山也到处是惊喜,一座很是陈旧的古塔促使我三步两步接近它。在人行石版路的那个方向,塔中间部位刻着“三宝塔”三个字。我喜出望外,赶紧拍照吧。之后,我围着“三宝塔”转了一圈,就急匆匆走下山,来到家庭队伍中,我们一同观赏了“会圣古刹”。

会圣岩宽敞开阔,幽深别致,是宋时远禄大师的居所。昔日,远禄大师与欧阳修“因碁说法”的传说流传至今。欧阳修任滁州太守期间,来到浮山,浮山高僧远禄以下围棋作比,简明佛法哲理,使欧阳修叹服。走出会圣,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中午12点了,需要找个地方卸下女婿背上那沉重的给养包袱。于是,我站在那里巡视一番,在前进方向的幽洞里有个可以乘坐三人的实木秋千。我立即决定,午餐就这里进行啦。平素的我生活非常有规律,一日三餐,到点开饭。此时,我的肠子肚子已经开始打架了。就在我刚迈步预走过去,两个女儿同时跑上前挤在秋千上。大女儿今天不同寻常地喊:“娘,快给我俩拍个照!”是啊,我的两个千金还是二十年前合过影,这么多年我一直忙于工作,女儿们忙于学习,就连一公里远的海边都有几年没去了。能一路远行游玩还是第一次。我举起相机,选择她们不同的姿势,为她们留下许多美好又亲近的记忆。与此同时,我眼圈有些湿润,心里热辣辣的。

午饭结束了,我这个先头兵却有点猥琐。由于我的膝盖出行之前受过伤,下上台阶时有痛感,原本雷厉风行的我越来越为下山路途的遥远而发愁,更担心爬黄山的计划成为泡影。可是既来之则安之,石刻是必看的。

浮山现存483块摩崖石刻,或铁画银勾,或清瘦严谨,或丰润饱满,或端庄秀丽,大大小小的石刻构成了浮山之名景,并成为宝贵的文化遗产。历代名人王阳明、白居易、范仲淹、王安石、欧阳修、方苞、姚鼐(nai)等在浮山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迹,故有“中国第一文山”之美誉。“鬼斧何年开石室,人行此地作金声,山中信是神仙宅,不羡繁华浪得名。”这首诗就是孟郊当年游览浮山发出的羡慕和赞叹。或许是对摩崖石刻情有独钟,我时时忘记自己的伤腿,一会儿走到这儿,一会儿到那儿,欣赏着每一位名人的珍贵笔迹。小女儿也是出于自己喜欢书法的缘故,她一直陪我观赏着。当我们接近“云父讲堂”前时,最不想做教师职业的女儿从地上捡起一根竹竿,指着石壁上的字目视着我。说实话,能拿起教鞭是我对她的期望,我便认真为她摄影留念。当女儿看到照片时对我说了一句话:“唉,老妈,你看我还挺像那么回事?要么毕业后学你,去教英语吧。”

“你就是当老师的料,有气质,有力度,知识面又广。”我赶紧接茬,不料,女儿的一个转念让我目瞪口呆:

“别想了,我才不学你当了一辈子孩子王,家不要,孩子不要!”女儿的话让我沉思了许久,是啊,一辈子的大好时光都默默地奉献给了教育事业,所有的耐心送给了学生,只能用痛苦侵蚀着心灵。留下的只有沧桑的岁月,留给孩子的只有严厉和冷漠,留给自己的只有衰老,外加伤心和酸泪。好在我有一对理解和牵挂我的好女儿和一个忠厚懂事的女婿,这让我感到很欣慰,最重要的是我有健康的体魄,对我来说这些足矣。在小女儿的搀扶下,我心事重重地继续着。经过了一个小时的艰苦跋涉,终于爬上了妙高峰。

妙高峰海拔165米,是浮山最高峰。妙高一览,天开地阔,群山环拱,气象万千。元末,陈友谅扎寨浮山,在此起墩指挥兵马,故称“点将台”。浮山第一峰妙高峰之巅屹立着文昌阁。明嘉靖年间,县令樊仿在此建亭阁,后毁于战火。2009年,浮山风景旅游开发管理有限公司投巨资在原亭阁旧址上扩建亭楼,名为“文昌阁”。

文昌阁高二十六米,共三层,气势雄伟,建筑风格古朴典雅。阁内雕梁画栋,每层都有展示浮山历史和风景名胜的精美画幅。第三层陈列文昌塑像,悬挂文昌钟。

离开文昌阁,我已经不能正常走下山的台阶了,我的左腿不敢弯曲,只能两步一个台阶,这导致下山速度明显减慢。下了坡路,又走半小时的平路,来到了状元桥边。小女儿马上要考研究生,此时的我忘记了腿伤的疼痛,忙追赶上去,偷拍她昂首阔步,威风凛凛经过这座状元石桥画面,寓意顺利通过研究生考试。就在我审视照片时,我的腿又发出了黄牌警告,提示我该休息一下了,不然爬黄山计划将是南柯一梦。我决定尽量少蹬台阶,不再像以前那样美景都要收进眼底,在浮山计划走完最后一个游点“金谷岩”。

“金谷岩”古名大寂岩,岩内为古刹,因金碧辉煌之殿藏于山谷而得名。半岩上悬有石阁,面积约35平方米,可以栖身,号曰“隐洞”,又称复岩。洞中四时之景各异。唐代诗人孟郊《金谷岩》诗云:“鬼斧何年开石室,人行此地作金声。山中信是神仙宅,不羡繁华浪得名。”

“金谷岩”内的“金谷禅寺”始建于宋,它躲在一个古朴苍凉、被风雨剥蚀的牌匾下的破落的山门后面,屡经毁建。斑蛰进山门,便可到达青烟袅袅、冥灰飘飘的寺内。那里的石雕莲花座是宋代制造,石壁上还保存有宋、明佛雕29尊,至今保存完好。斑驳的石面上镂刻着大小不一的石佛,也刻着岁月的痕迹。你看那些虔诚的男男女女卑膝地面,陆元钧邀鹏“胜集”的情景同时再现了。

下午4点20分,我们结束了浮山之游,在返程的路上,我梳理了所见景观。浮山洞壑藏幽,峭壁凌空。峰峦叠嶂,奇丽多姿,其“削成绝壁千寻峭,生就悬崖万窍空”的卓绝风姿,浮山奇景美不胜收,令人神往。这偶然之旅,偶然的收获,偶然的感慨,留下了偶然的诗句:

“远观石壁近瞄岩,

亿年岩洞半山间,

八方来者寺庙会,

洗净尘颜万寿欢。”

南宁治癫痫哪家好甘肃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黑龙江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