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丁香】师生恩怨(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感散文

在我短暂的学生时代,有几个老师是令我难以忘怀的,其中就包括两个姓龚的老师。

第一个是龚运逸老师,他是在我读小学三年级时,调到我们村的。我们村小学建在一座林间满是坟墓的山脚下,据说建造学校的材料,是从拆掉的庙里弄来的,邪气很重。每到傍晚时分,整座校园就显得阴气森森,十分恐怖。因此,凡是外面调来的老师,只要离家不是太远,都不愿在学校过夜,实在回不去的,夜夜提心吊胆,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方迷迷糊糊入睡,接下来一整天,形容疲惫,呵欠连连。如此,外来的老师往往呆不了一年半载,便三番五次申请调走。

龚老师调来后,似乎并没受到任何惊扰,他虽然相貌清瘦,但每天气定神闲,容光焕发。后来听一个同学私下讲,龚老师有个镇鬼的宝物,每晚放在床头,所以鬼不敢来骚扰他。这位同学说到这儿,压低声音,一脸神秘地说,他有次进龚老师的办公室(兼卧室),就在床头发现了那个宝物,咋一看亮晶晶的,光彩夺目。

听他这么一说,我对龚老师床头的宝物充满了好奇。做为班长,我是有很多机会进他办公室的,事实上,每次进他办公室,我的眼睛都会情不自禁地往他床头搜索,结果一次次失望而归。

龚老师神情严肃,不苟言笑,一口烟黄牙,就像两排高低不平的石板路。他每次讲完数学课,都会在黑板上写下一道作业题,让我们做练习,他自己则退坐在教室一角,一面吞云吐雾,一面拿鹰一样锐利的目光,透过烟雾来回扫瞄。

待抽完一支烟后,龚老师把烟蒂往脚下一扔,再用脚碾一下,然后用威严的目光往课堂一扫。那一刻,整个课堂一片沉寂,静得能听见窗外树叶的沙沙声。尤其那些学习差的同学,面对龚老师犀利的目光,本能地脖子一缩,将头埋在书的后面,连大气都不敢出。

都说怕啥来啥,那些试图躲避龚老师目光的同学,多半被点名上来做题,于是只得硬着头皮,一脸沮丧地上来。接下来要么犹犹豫豫,一通乱写,要么就拿着粉笔对着黑板发愣。这时,龚老师就会悄悄走到对方身后,冷不丁揪住对方的耳朵往旁边拉,一时惹得同学们忍俊不禁,想要大笑,但往往笑声刚出口,立马用手捂住嘴,因为突然省悟,没准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便慌忙低下头。

记得有一次,出的题目比较难,被叫上去做题的同学,一个个败下阵来,其中就包括两个成绩不错的同学,此刻,他们全都低了头在黑板前站成两排,仿佛集体默哀。

我个子矮小,常年与几个女同学坐在最前排,每天诚惶诚恐地沐浴在龚老师的唾沫星子下,一刻也不敢懈怠,不但神情专注,而且毕恭毕敬。当时,眼看两个成绩好的同学,也成了炮灰,我心里也随之紧张起来。这时,但见龚老师的目光唰地射向我,然后对我轻轻勾勾食指。他的意思我明白,该我上阵了。一般情况下,他从不叫我打头阵,只有久攻不下,他才会叫我上,我也似乎从没让他失望过。但是这一次,我让他大失所望。当时,龚老师气得暴跳如雷,接着一拳狠狠地砸在讲台上,只听咔嚓一声响,原本破旧的讲台居然被砸烂了。

作为龚老师最喜欢的学生,他常常叫我们几个班干部在星期天帮他劈柴或挑水浇园,每当这时,我们就非常开心。当然,对我来说,最光荣的任务,就是常常在午间休息时替龚老师跑腿买香烟。可能龚老师没多少钱,每次他都让买一包两包不等,从没买过一条两条的。我们村里没有商店,要买香烟还得翻过一座林木茂密的小山,去到邻村养猪场旁的代销店。我是个比较胆小的人,在穿过那片山林时,从不敢往山路的两边看,只是一路奔跑,却不时惊起草丛里一只小鸟或山鸡,扑啦啦飞过我的头顶,吓得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有时候,会有一条蛇从旁边的草丛里爬出来,吓得我一声尖叫。当然,偶尔也会听到几声乌啼,让我毛骨悚然。据老人们讲,只要听到乌鸦叫,附近的村庄就会死人,一想到这里,我似离弦之箭,一路狂奔起来。但是,不管一路上如何惊险害怕,当我每次满头大汗地将买回的香烟递到龚老师手中,然后在他迎接的目光里看到赏赐的笑意时,我就感觉莫名的满足和欣慰。

但是,最后一次给龚老师买香烟,还是出了点状况。当时已经买好香烟从代销店出来,突然旁边蹿出一只黑影,还没等我弄明白,就感觉腿上一阵疼痛,我低头一看,是一只母狗。时值夏天,我赤着脚只穿一件背心和短裤,结果,我的大腿被那条母狗狠狠咬了一口,但见好几个牙眼里,直往外冒血。

当我含着眼泪,拖着血淋淋的伤腿回到学校时,龚老师也给吓坏了,正要带我去看医生,旁边一个同学建议说,他们村子里有一个老妇,专门用口水治疗被狗咬伤,只要用了她的口水药,很快就会没事。龚老师听了,将信将疑地带我去找那位老妇。那位慈祥的老妇看了我腿上的伤口后,就蹲下身子,一边嘴里念念有词,一边往地下吐唾沫,然后用手指把唾沫和泥搅成糊状,一点点抹在我的伤口上。一会儿,她又从灶房里刮出一勺锅灰,然后用桐油研成糊状,再次抹到我的伤口上。奇怪的是,当那黑乎乎的锅灰刚抹到腿上,伤口立即不疼了。一个星期后,伤口结了痂,此后,连个疤痕都没有。这就是民间秘方的神奇之处。

这一次事件之后,龚老师再不敢叫我给他买香烟了,而是让一个个子比我高大的学生去买,还再三嘱咐他注意防范。那一刻,我感觉属于我的荣耀被人夺走了,一度非常失落。

一转眼到了五年级下学期,龚老师却突然被调走了。临走前,他给我们讲了一番鼓励的话,我清晰地记得,他讲话时,眼里闪动着泪光。临末,他将目光投向我,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去。

那一刻,我心里满是恋恋不舍,却又仿佛如释重负。

接手龚老师的,是一个平反不久、重回讲台的老教师,可能十年的压制磨掉他的锐气,他过度的温和和宽厚有如放纵,让我们有如龙游大海,虎入深山的自由和快乐。那一个学期,我几乎没有好好念书,每天就是玩耍取乐,成绩也因此一落千丈。那年的小学升初中考试,我两门功课居然只考了104。一个原本优秀的学生,就因为严师的离开,就轻易毁掉了自己。多年之后,我常想,假如龚老师不调离,而是在他严厉的要求下,继续认真学习,我没准会考上重点中学,那么,等待我的将是另一番人生。问题是,人生没有假如,正如时间不可以重来。

也许真是命中注定,上初一的时候,我再次遇到一个很欣赏我的老师,他姓颜名铁山,多年后才知道他是一个业余作家。在一次背诵课本时,他对我大加赞赏,说我的背诵抑扬顿挫,且富有情感,总之特别好,不像别的同学,背书时一顿哇哇乱叫。可是不久,他被清退了,理由是,他是一个“不合格”的民办老师;读初二时,我又遇到一个姓蒋的数学老师,我很喜欢他和风细雨似的讲课,对于我不懂的地方,他往往一点就通。可是不久,他同样作为一个“不合格”的民办老师给清退了。

就在这时,一个姓龚的老师,作为接手被清退的蒋老师,教我们班的数学课。其实,他当时也是民办老师,但因为“合格”,后来转正了。为了区分前面的龚运逸老师,我就叫他龚二老师吧。

那是龚二老师第一次给我们上课。或许他很想急于树立自己在学生面前的威望吧,那天他来了个杀鸡儆猴。不曾想,我就成了那只倒霉的鸡。

因为前面是课间休息,厕所的门前排起了长队,等轮到我时,已经快打铃了,加上那天我上的是大号,结果,龚二老师第一天上课,我就迟到了。

进教室前,我是喊了报告的,可龚二老师并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一直不让我进教室。想我读书以来,基本上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处处受到优待,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当时,我独自一人站在教室外面,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怨恨,发誓此生与龚二不共載天。

出于怨恨,只要是龚二老师的课,我一般都不听,而是搜索枯肠,写我所谓的小说,我甚至在小说里,把龚二老师写成一人十恶不赦的大坏蛋,然后被人杀掉。为了真实刻画龚二老师的长相,他在上面滔滔不绝地讲课,我在下面细致入微地观察,这时,我发现龚二老师的身子干干瘦瘦,黢黑的脸上满是沟壑,于是脑海里就出现了“复活的木乃伊”的句子。当我想到这个所谓的妙句时,兴奋得差点跳起来。当然,这一切没有逃过龚二老师的法眼,他当即点名让我回答一个问题,结果我一问三不知。于是他厉声向门外一指说:“出去!”这次,我不再感觉屈辱,相反,我就像一个得胜的将军,昂首阔步地走了出去。

此后,我的数学成绩一落千丈。更要命的是,读初三时,又是这个龚二老师,教我们班的化学课,可想而知,我的化学成绩又是如何糟糕透顶。

那年的中考,我毫无悬念地落榜了。家人让我复读,可我已经厌倦了学校,毅然决然选择回家务农。数年后,又出外打工,成为千百万普通打工者中一只飞来飞去的候鸟。

如今,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似乎早已尘封。直到两年前,在朋友父亲的葬礼上,我又见到了久别的龚二老师。数十年没见,他似乎没有显老,还是那么干那么黑那么一脸的沟壑,只是头上添了许多白发。我当时出于礼貌,叫了他一声龚老师。一开始,他并没认出我,毕竟几十年未见,我的变化太大了,当我说出自己的名字时,他先是微微一愣,然后点点头,露出一脸慈祥的笑容。正是这慈祥的笑容,让我心里一动,心里堆积的数十年的块垒,一瞬间粉碎、融化,之后化作一股暖流。那天,我们同坐一桌,我不厌其烦地给他斟酒夹菜,酒醉后的龚二老师明显脚步踉跄,于是,我又恭恭敬敬地搀扶他上车,并目送载着他的面包车,一点点远去。

这时,我就想起了另一个老师,龚运逸老师,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他是否过得可好,或者说,他是否尚在人世。毕竟,在教过我的所有老师里,我知道的已经有六位不在人世了,这其中就包括当年被清退的民办老师、业余作家颜铁山老师——六年前,他因肝癌去世,享年五十二岁。

长春市到哪治羊癫疯好兰州那家治疗癫痫好陕西哪里的医院医治癫痫更有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