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文海弄潮儿(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感散文

2017年9月,古老的粤北始兴县城,一则喜讯迅速传播:始兴县作家协会主席陈志强同志被评为“广东省基层宣传文化能人”,并荣获广东省省委宣传部颁发的2万元奖金!

熟悉陈志强的人莫不竖起大拇指,对这位五旬汉子啧啧称赞!

1962年4月6日,中国刚刚度过了最为艰难的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地处始兴县城上围街一户姓陈的贫苦的农民家庭里,迎来了一个难忘的日子。这一天,陈家诞生了一个鲜活的生命。一位瘦弱的男婴呱呱坠地,带着凄厉的哭腔来到这个世界。对于新生命的降临,陈家喜忧参半。喜的是,陈家添丁,后继有人;忧的是,家徒四壁,又多了一张嗷嗷待哺的小嘴,以后艰难的日子可想而知。

这位男婴排行第二,陈家给他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志强”,希望男婴长大后有志气、有志向,干出一番事业,光宗耀祖,为陈家支撑门面。

岁月流逝,陈志强渐渐长大了,可令陈家始料不及的是,跟陈志强年纪相仿的小孩能在地上奔跑如飞,而他却蹒跚难行。父母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有一次,陈志强不知什么原因鼻孔流血,却难于止血。慌乱之中,父母赶紧把他送进医院,医生给他打了止血药水,却仍不能奏效。医生觉得十分奇怪,通过进一步检查,惊讶地发现,原来陈志强患的是一种极其罕见的“血友病”,需要用特殊药物才能止血,但即便如此,病情不能治愈,只能控制。医生郑重其事地嘱咐说:“这孩子天生腿脚不灵便,不能跟正常的孩子奔跑,并且你们千万要注意,不能让他轻易受伤,否则会带来危险!”陈志强的父母闻言,只觉得天旋地转,一时懵了。

因为陈志强的病情特殊,他的童年失去许多乐趣,他不能像健康的孩子那样纵情奔跑,看着小伙伴们尽情地嬉戏,疯狂地玩耍。每当孩子们聚在一起打闹嬉戏时,陈志强只能默默地站在一旁,露出无限羡慕的眼神……

随着岁月的流逝,陈志强渐渐长大。那一年,他考上始兴中学读高中,也许是病魔的折磨,养成了他多愁善感的个性。在所有科目中,他最喜欢语文学科,那些鲜活灵动的文字就像有一股魔力,令他着迷。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读到了司马迁写的《报任安书》,当他读到“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盖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明失明,厥有《国语》……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乃如左丘无目,孙子断足,终不可用,退而论书策,以舒其愤,思垂空文以自见。”司马迁对古代名人抱守穷困而最终愤发有为的精辟论述,令他心头一震。这段精妙的文字就像阴暗天空中的一道光芒,驱散了他心中挥之不去的阴霾。从此,他发愤苦读,每天尽情地徜徉在书海中,令他留连忘返。

陈志强迷上了写作,他写了一篇又一篇热情洋溢的小作文投向《始中校报》。令他兴奋不已的是,校报每期都刊登他的作品。

临近毕业时,《始中校报》指导老师卢德春见陈志强酷爱写作,文采飞扬,是一个好苗子,对他喜爱有加。卢德春老师特意找到陈志强,跟他促膝谈话,鼓励他说:“你的作文清新自然富有文采,希望你今后在这条路上坚持下去,写出更多优秀的文学作品,做一名作家!”

卢老师的话让他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1979年夏季,陈志强踌躇满志地参加了高考,他的语文高考成绩优异,名列全县第一,令人惊叹。可令人遗憾的是,他的数学成绩和化学成绩却并不理想,过早的偏科给他带来了致命的打击,拖跨了他的高考成绩。他仅以数分之差与中专学校失之交臂,从而失去了进一步深造学习的机会,他黯然失色地离开了始兴中学的校门。

“当年阴差阳错,跟着一群要好的同学报读理科,选错了方向,导致一败涂地。如果我报读文科,估计情形就会大不一样!这真是时也,命也!一步错,步步错!”

谈及那段难忘的岁月,陈志强无限惋惜地说。

始兴地处粤北,山青水秀。自古以来,始兴文风蔚然,名人辈出。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这首传唱天下名扬四海的名诗出自盛唐名相张九龄手里,可很少人知道,张九龄就是粤北始兴人。

少年时,张九龄离开岭南,远赴千里之外的长安参加科举考试。没料到他竟一炮打响,高中进士。张九龄在朝为官,官越做越大,最后做到了相宰的高位。最为难得可贵的是,张九龄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他虚怀若谷为官清正,心怀社稷苍生。张九龄才情横溢,工于诗文,被唐玄宗誉为“文场元帅”,他对繁荣盛唐的文学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也许深受九龄遗风的影响,始兴人秉承“耕读持家”的古训,崇尚诗文,注重修身立德。历朝历代,始兴学子以张九龄为楷模,勤奋好学,涌现了一大批人品诗文俱佳的读书人。

改革开放后,始兴文学焕发出了蓬勃的生机活力,涌现了一大批诗文爱好者,他们在始兴文坛上异常活跃。

陈志强这个身残志坚的年轻人,正是在那个时候崭露头角。

离开学校,踏进社会,面对前途和未来,陈志强眼前迷惘。

人生在世,总得要谋一份职业解决温饱。在父母和亲朋的劝说下,陈志强操起理发工具学习理发。可他艺成出师后,觉得理发枯燥无味,全无诗意。他毅然放弃理发,东挪西借筹措经费,租了一间小小书屋,出售和出租书籍。在书屋里,他忙完业务,便操起书本,津津有味地研读古今中外名著。当灵感来临时,他心潮彭拜诗情涌动,他便挥动手中的笔杆子写下一首首充满激情的诗篇。

1980年的某一天,陈志强惴惴不安地把自己创作的一首新诗小心翼翼地投进邮筒,向《广东文艺》投稿。令他喜出望外的是,他的处女诗歌作品《村庄》竟然发表在该刊物上。这首诗以清新的诗风,轻快明丽的语言,讴歌了当时改革开放的农村新气象。

陈志强从中受到了巨大鼓舞,他的创作热情更加高涨,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随着投稿的增多,喜讯频传,令他笑逐颜开。他的报告文学《彩梦》荣获全国“骏马杯”征文大赛一等奖,诗歌《冬天里的祝福》获得全国东方诺贝尔文学奖“诗星”称号……

那时候,陈志强与一群志同道合的文学青年成立了始兴县丹凤文学社,他们相互唱和,吟诵诗篇,抒写青春情怀,描绘美好的未来。

青春美好,令人留恋。陈志强忽然有了创作长篇小说的强烈欲望,几经酝酿,他跟一位文友合作,收集素材,潜心写作,反复修改,长篇小说《激情青春》终于横空问世。小说出版后,在始兴引起轰动,年纪轻轻的他在始兴成为一位名人,引来无数羡慕的目光。

在初尝成功的喜悦后,陈志强清醒地认识到,要想在文学的道路上走得越远,必须加紧学习补充养分,就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我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陈志强悄悄报名参加了广东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学习,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日夜攻读。那时候,要参加广播电视大学学习,首先要参加自学考试,取得“入场券”后,才有资格成为一员正式学员。在毕业论文的选题上煞费苦心,他以自己的诗歌创作经历作为毕业论文的选题。令他惊喜的是,他的论文《自我诗歌赏析》获得了指导教师的高度评价。自然,这篇论文不但顺利过关,而且荣获优秀毕业论文的称号。

二十世纪初,始兴文坛热闹无比。

刚四十出头的陈志强众望所归,他光荣地加入了广东省作家协会,被推举为始兴县作家协会主席。

那时候,始兴县委县政府定下战略决策,决定着力深挖始兴得天独厚的资源,把始兴打造成闻名全国的生态县。为了配合县委县政府的这一重大决策,陈志强瞄准了生态文学,他把作协的主要工作放在生态文学的创作方面上。他紧密团结始兴作协的领导,连续举办了达十数年之久的“始兴县生态文学征文比赛”,从生态文学入手,普及生态知识,传播生态文明,有力地促进了始兴生态建设。

陈志强从事生态文学的创作中,清醒地认识到,要繁荣始兴的文学创作,必须后继有人,才能保持长盛不衰的发展势头。为此,他借助始兴县生态文学征文比赛,发现并培训一批具有良好潜质的文学新苗,鼓励他们多读诗书积极创作,并创造一切机会让他们参加培训学习,开阔创作视野,提升写作水平。

担任始兴县作家协会主席后,陈志强的事务更多了更加忙碌了,可他并没有停下手中的笔杆,而是带头带领始兴作家进行实地采风,勤奋创作,树立了榜样作用。

2004年,为了收集香港铭源资金有限公司在始兴县成功援建希望学校的感人事迹,按时完成《未来将告慰历史》系列丛书的编写作务,陈志强与始兴一位童话作家邓旺山骑上一辆男装摩托车,从县城出发,驶向数十公里外的北山。

北山,竹海茫茫,山高路险。邓旺山载着陈志强,小心翼翼地穿过崇山峻岭,来到北山深处的奇心洞希望小学。陈志强腿脚不灵便,邓旺山搀扶着他艰难地爬上学校的台阶。两人不顾路途劳累,立即掏出笔记本,现场采访学校负责人李阶城及众多师生。邓旺山创作了《满目青山夕照明》的报告文学。陈志强通过多次采访而获取的感人事迹,以独特的视角,满腔热情创作了长篇报告文学《待到山花烂漫时》,全方位揭开了香港铭源资金有限公司在始兴县援建希望学校的艰难过程及取得的显著成绩。

在始兴县大力普及生态文明教育中,陈志强带头走进始兴县中小学传授生态文学的写作技巧。2006年暑假,他搭上班车,翻山越岭走进山区学校澄江中学,亲自走上讲台,进行为期两周的生态文学写作专题培训。他结合始兴生态文明建设的实际,结合自己的创作经历与经验,点面结合,用鲜活具体的例子,形象生动的授课,强烈地吸引了广大师生,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效果。

培训结束后,澄江中学校长谢永明向他发起了热情的邀请:“陈主席,我真诚地希望您明年能再来我们学校,继续开展生态文学写作讲座,以便全面提高山区学生的写作水平!”

提起在澄江中学举办生态文学讲座的往事,陈志强感慨不已地说:“当时条件艰苦,我们进行生态文学讲座,没有丝毫的报酬。我每次搭班车进出澄江镇,均是自掏腰包,自行解决车费。我一日三餐的伙食跟师生一样,在饭堂打饭,没有搞丝毫的特殊化。”

陈志强带领一帮始兴本土作家奔走在始兴县中小学校园里,他们以生态文学为依托,大力宣传生态文明教育,传授生态文学写作方法。他们每到一处,均受到广大师生的热烈欢迎。

十多年来,陈志强拖着残躯,活跃在校园里。一批始兴本土作家紧跟在他的身后,一边潜心创作,一边走进校园,传授童话、诗歌、小说、散文、故事的写作方法。

始兴县历届县委县政府着力打造生态县建设,薪火相传,取得了一串串傲人的成绩:

2001年6月,始兴荣获国家级生态县称号;

2009年12月,始兴获“中国最美小城”称号;

2010年3月,始兴获中国绿色名县称号;

在生态县建设中,始兴县作家作为一支生力军,积极投身到传播和普及生态文明知识,充分发挥了先锋作用,为始兴的生态文明建设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最令陈志强欣喜的是,在普及生态文明建设中,始兴县涌现了一批文学新苗,他们纷纷聚拢到始兴作协的队伍里,舞文弄墨,在报刊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篇热情洋溢的作品。

始兴作家以本土为立足点,积极挖掘资源,潜心创作,不断创造条件,纷纷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向更加层次迈进!

何丽芳就是其中的一位杰出代表。早年,她在学生时代积极参与始兴县生态征文比赛,荣获一等奖。参加工作后,她不辍笔耕,终于脱颖而出,迎来了创作的丰收季节,她在杂志上发表大量文章,出版了散文集《你是我杯子里的糖》,并荣获韶关市首届张九龄文学奖,顺势加入了广东省作家协会。

经过多年的努力,另一位女作家李京平也取得了不凡的成绩,她兼顾诗歌、散文和评论的创作,写作功力与日俱增,尤以诗歌见长。如今,她的诗风逐渐成熟,在粤北韶关享有盛名,并光荣地加入了广东作家协会。

法官出身的青年作家陈伟宁专注于长篇小说创作,他已经创作了两部长篇小说。目前,他的第三部长篇小说《断线的风筝》已经完稿,正在进行紧张的修改和校对之中。

党的十八大以来,始兴的文学创作迎来了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机遇,一批始兴本土作家迅速崛起,成为文学创作的主力军,他们快马加鞭,在文坛上发起了强有力的冲刺!

每当周末、节假日,陈志强家里热闹非凡。文友们聚在一起,高谈阔论,相互切磋写作技艺,或紧张地校稿,商讨出版刊物事宜。

2016年,陈志强听说省里有一项扶持社团发展的专项资金,他跟始兴作家协会的几名主要负责人奋战了数天数夜,填写有关表格,提交相关材料。经过省里有关部门的严格审核,好不容易申请到了30万元的扶持资金。当这笔经费到帐后,陈志强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对文友们说:“我们要千方百计用好这笔的经费,我们要把一分钱当作两分钱来花。有了它,我们可以做许多实事,可以编辑出版一批具有价值的书籍。”

西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癫痫治疗的费用贵吗陕西治癫痫哪里比较好甘肃哪里专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