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星月】班前的战斗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伤感文字
无破坏:无 阅读:810发表时间:2018-02-05 18:47:58 2018年的雪,在苏南人民的期盼里,久违了多年之后,终于来了。下得那么透,那么厚,覆盖那么广,晶莹剔透,一片白色洁净世界,是多少年没有的壮丽景观了。   雪带来了美景,同时也带来了严寒,主题就是冰冻。朋友圈里:高架桥,汽车轮子明明向前滚着,想往上爬,身子却不听话地往下滑。路上冰冻,人们走着走着,突然往后一仰,一屁股坐地,就成了滑滑梯……在这严寒的天气里,学校放假,上班的人们不得不比往常提前出门,蜗牛一样小心翼翼地前行。   我家虽离公司较近,但也不敢大意,早早的骑车出门了。浑身裹得像粽子,才出门,戴着棉皮手套的手先是疼痛,后就冻得没了知觉,身上一点热气都没有,只剩下“咯咯”地抖。   一路挨着……终于到了公司大门口。眼帘中,厂房四围绿化带上,覆盖着厚绒绒的雪,房顶也是,晨曦红日映照下,熠熠闪光。公司大楼像是戴上了围脖和绒帽,姑娘般娇艳妩媚,白里透着微红,挚着厂旗,高高飘扬招展,用她的美,迎接着严寒里来上班的员工。看着就让人舒坦、踏实,自豪感油然而生。想着我的下半生将要依托公司来生活,共荣共昌,冰寒的身体立时陡曾了许多的热情与能量,整个人立马欢快活跃舒展了起来。   “叮当——!叮当——!……”   刚进到厂区操场处拐弯口,就听到仓库后面停车棚那里,传来清脆激越的声响,并感到脚下冰冻大地传导来的“咚咚咚”的震波。   转过弯,但见:韩卫东主任正用一根铁杵撬棒使劲地冲击着一块水泥石板四边的缝隙处;他双手紧握铁棒,浑身跟着上下使力,一蹲一提,一起一伏。一问才知道:这石板是水表井盖子。果然——前方,仓库后面吸烟室旁、放托盘的地方,一水龙头正“哗哗哗”地喷射着水柱,势头相当强劲,像疯了似的。韩大(同事们对韩主任的亲切称呼)一大早开仓库后门时——这是外协和部门之间往来联络送货的必经之道——见了,冲去想要关了水表阀门,无奈水表井盖子上面结着厚厚的冰,无法打开,所以找来工具正在死命敲碎水泥井盖上的冰呢。由于是仓库西北面背阴处,冷上加冷,夜里的雪水都结成了冰,很厚也很硬,和水泥石板粘连在一起,铁板似的,太难敲碎了。旁边,已经归哈尔滨癫痫哪家好拢堆积了厚厚一层敲下来的冰渣子——显然已经干了有一阵子了。   他的棉袄外套已经脱掉了,挂在仓库大门旁边的一根防护柱子上,在北风里不时还摇曳着,像人摇头一般,说:不要,不要。韩大头顶冒着热气,握着铁棒的、戴着两副沙手套的手,却被冻的再加震的生生的疼,不时地停下搓着,或捏拳、或叉开,舒放活动着麻木的手指来取暖。也不让人轮换,说:“一个人干的热,停下来反而冷。再说,也不必大家都把手套和手弄脏了。”我担心他攥冰冷棒硬铁撬的手出泡出血,大冷的天可不容易愈合好的,赶忙取来两块绵沙布包缠住铁棒,缓冲些压力,抓着也暖和些,不至于直接和冰冷的铁棒接触哈尔滨癫痫药物。忙碌的他不忘给了我一个无言的感谢的目光,一旁同事也是——应该是赞许;我心一热,在这个寒冷的早晨,彼此间顿时多了许多的温暖,像空中的电波,又建起了无形的心灵基站。   水在“哗啦啦”地响着,抢修的战斗在继续着……   心疼这白花花的自来水,一旁的我想起了秋天的一次早会上,黄小红经理列举的水费单子:最多时候,一个月竟然达一万多块钱的水费——这是钱那!谁堪承受这么重的浪费?每一个把公司当家、休戚与共的员工,谁不心疼?难怪黄小红经理话语这么沉重,节约的期望这么殷切……我一面睹景思事,一面赶紧把还停在半道上的电瓶车骑武汉看羊角风去哪个医院放到停车棚里去,然后,试着想去摁下水龙头,减小下水势……无奈,夜晚严寒太重了,水龙头冻裂太厉害,怎么摁,也摁不下去水势。虽然预先知道下雪天严寒的到来,提前做了准备,管子都做了保暖维护,仅仅留了水龙头处一小点地方没有包裹——由于时常开关,不便也不好包扎,仅仅因这一小点,结果夜里受不了冻,早上终究还是冻裂喷发了。我知道,管子自己也该是尽了力了,坚持抗衡到了天亮上班前才裂开的口子,这由旁边路面泄淌的水迹可知,仿佛委屈受伤的孩子见了大人才哇哇地啼哭。不管怎样,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对今后工作也是一个警示。能从点滴教训中改善前行,总是好事。   终于敲碎清理掉了石板上的积冰,几个人帮忙,抓牢石板边缘,一起使劲,掀开还粘连着冰块的水表井盖子。韩大赶忙俯身下去,好快快关了水龙头阀门结束喷涌;结果,一看尽是冻结着的泥浆,阀门被遮盖的没了踪影——附近钢厂污染太重,天空中灰尘太多,估计是平时下雨泥浆顺着缝隙淌了进去,天长日久,就淤积变厚盖住了的阀门。这下可不能随意瞎敲了,得一点一点地、估摸判断着阀门的位置,从外围入手慢慢靠近阀门,同时还得一直弯着腰,俯身清理扒开敲碎的冰渣子。凡是俯身工作过的同事们都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感受,不要说过道里还正吹着的凛冽的北风,不得不摸的透骨的冰渣子——时间久了,实在是熬不住寒冷和手脚的麻木疼痛的——得快快地干!   后续又有几个人上班过来了,于是几个人围着,主动帮韩卫东主任挡风,他戴手套的手已经湿透,因为要一边敲一边清理探摸,好慢慢靠近水表阀门……我站在那专注看着,心里暗暗替他使劲,于是,不由得又想起了关于他抢救公司财物的另一件事。   那还是几年前,达川总任副总的时候,任职期满,大家欢送他回家乡日本总部述职,宴会上,他依依不舍,感情真挚,作报告回顾总结以往工作,期间,特地提到了韩主任。说的是,有一年(我还没进公司)下大雪,几十年一遇,许多工厂的厂棚被雪压塌了,我们公司也是,那还是老厂房,许多的机器设备被雪覆盖着,韩主任是如何不辞辛劳,不知疲倦,与灾害斗争,努力挽回公司财产的事。台上,达川总讲述回顾,动情感人,心怀可鉴;台下,听的人屏息敛神,身临其境,感触良多。直至今日,仍历历在目。以前的事我只是听了没有看到,今天却看到了,还正在做着。   韩主任平时人也随和,没有一丝架子,手下同事有时做事不到位,他也难免发火责备,但也只是为了工作——为了我们松井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为了我们大家未来的生活有恒久的依托,毕竟厂好我们才能好,家才能好——过后,该关心的还是关心。我孩子曾经在他手下工作过一段时间,有时做的实在不好处,年轻人,他该训斥还是训斥,过后还是好言安慰,讲清楚这是工作,也是为了你好,年纪轻轻,培养起好的工作习惯比什么多好。有一次,我孩子因工作上一个不专心的疏忽失误被他着实教训批评了一通(用韩大过后对我的话说,他是把他当自己孩子看待的),孩子当时气的都不想理他,而韩主任第二天得知我儿子有胃病,早上怕迟到没来得及吃早饭就来上班了,他就一个人不声不响去买了早点送到我儿子手里,感动的我儿子不要不要的。如今离开公司多少日子了,一提到问到公司情况,就想到这事,依然感动。其实细想一下,何止是韩大一人心系公司呢,我们的企业文化造就了或正造就着一大批这样的、值得信赖、开城相报的领导和员工呢!   ……还好,石板下面由于地气的缘故,冰不厚,只是表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冰翳,韩大铁棒一敲,用手一探,不一会就找到了阀门。立刻,水停了!大家和韩大一起,一下子舒坦起来,脖子也不缩了,像卸了一副重担,直了起来。那会,掀开井盖的一瞬,由于又看见了冰,前面已经工作了一段,冷的有点惧怕,就把困难估计大了,以为和上面一样结着厚冰,结果实践起来一做,发现远不是那么回事,困难没有预想的那么大,于是劳累中多了一种预估不到的喜悦——工作里原来也有喜人的事,不尽是劳累!   韩大直起了腰,脱掉了乌黑冰冷的手套,穿上工作棉袄,眼前的雪在宽阔的厂区操场上、树稍上、屋顶上、绿化带上,越发得晶莹剔透的美了。大家一点都不冷,因为上班的铃声已响起,大自然彻冷的另一头,我们热情火热的工作才开始. 共 305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