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品人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感文字
摘要:大医精诚,医者仁心送给他最适合,一直想酝酿一篇文字,却久久未动笔,片言片语难以表述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大爱无疆,爱出者往返,愿他们的明天更加美好! 古意悠悠,雕栏画栋,周边是几个零零散散的古玩市场,顺着一条悠长逼仄的小巷就看到它的所在地了,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颐正堂。是一所集合了中医药大全的民间诊疗医馆,而我想说的,是我与它源远流长的缘分故事。   颐正堂堂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2000年,孩他爸娶我的那日结识的,他话不多,用当时仅有的一辆面包车帮我们搬东西,真诚而勤恳,又出钱又出力。平时相处,孩子他爸偶尔带我去他家药店串门,憨厚又实在的一个人,知道他是中医药大学毕业的,师从本地很有名的一名中医老教授,擅长用小剂量中药医治疾病。   2013年,对于我来说那是段最不堪回首的日子,我承受了身体与心灵的双重痛苦,将近一年,我的世界被灰霾笼罩,甚至产生过轻生的念头,因为身体不适,当地两家三甲医院都诊治不清到底是什么病,病理诊断一致让去区外会诊,淋巴组织增生,其中有一家病理科大夫,他直接就说明,你看看,你这么年轻,就得了这么个病,有时候掐灭你人生信念的那个人往往是你最信赖的人。等待北京化验出结果的那些日子,没有人敢给用药,痛苦绝望时时侵蚀自己心灵。眼看着人渐渐虚弱下去,炎症不控制也会要人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们找到了他。几年不见,他的头发全白了,他的出现就好比远方的灯塔,在深不见底的黑暗里闪亮的那一丝光明。他安慰我们,“没事,你哪都别去,就在我这里喝中药,时间长点,能好。”看着络绎不绝进进出出的患者,当时说心里话,真没底,但自己是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第一周开了六服中药。   他的诊治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种平和,没有盛气凌人高人一等的寒意,也没有强烈措辞的必须,往往在医院里,医生和患者有时候是不平等的,你必须怎么怎么样,甚多的时候,有着浓浓的火药味。而他总是那么不温不火的,当时找他的大部分是癌症病人,不时有病人家属急急忙忙找到他,“大夫,我父亲右半肺不工作了,出不上气了怎么办,要不要去医院抢救?”他簇了簇眉头,“不要折腾老爷子了,他的片子里显示已长满了癌细胞,你就能贴就贴点止疼缓解痛苦的药,好好陪着老人家吧!”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他更擅长舌诊,嘴巴张得大大,卷起舌头,大致也能看个一二三,再把把脉,有些你身体里的症状,不用你说,他也能说出个八九不离十,“最近不想吃饭吧,睡得不好吗?”中医药治疗,结合他给开的艾灸,拔罐,舌下放血,足浴,足部治疗,日子飞速流转的过着,而足部治疗是闻所未闻的一种技术,总以为和马路上按摩店里的足疗差不多,其实相差甚远,更准确是压根不沾边,这里的足疗先是用藏红花,等名贵中药材木筒里泡半小时后,再用类似锥子样的东西,只不过这是木头的,顺着脚部的经络行走,遇到疼痛的地方,可以再用几种得手的工具碾,压,搓,中医上讲究,不通则痛,在足底有许多脏器的压痛点,痛就说明这个地方有问题,比如指头对应的是头,而它的两个侧面代表的是头部的神经,心肝脾肺肾都有对应的穴位,治疗的刚开始是比较痛苦的,有的人忍受不了推碾结块的痛苦,会把一次性医疗垫蹬的希烂,但第二天又会乖乖躺在上面去,有许多长了子宫肌瘤妇女,当然直径比较小,太大需要用手术切除了,经过足技师的推拿,超声显示已不见踪影。这里聚集许许多多的疑难杂症病人,每日二千平米的一二楼摩肩接踵,有时候挂号提前一个星期,而我们因为有这层熟识关系,方便不少,更让我感动的是半年间将近花费两万多元医药费,他和他的妻子照顾我们,减免将近六千多的费用,而我的中药里,有许多贵重的中药材,红参林芝等本来价格不菲。   如果他们只针对熟人赠医赠药那你又错了,在我治疗半个月后,这里来了一个三十九岁的瘦高女人,病理显示她是宫颈癌,她生病后,遭遇了丈夫的背叛,娘家人的冷遇,没有钱去大医院做治疗,而这里的中医药费也难以通过她微薄的收入支付。这里的女主人也是有着菩萨心肠的人,她大笔一挥,免了,不知这个女人后来怎么样,曾经的善举让她泪湿心房,也感到了家的温暖。   将近半年,我渐渐了解了这家人,他们是一家喜欢传统文化并将之发扬光大的人,女主人经营仿古家具店,男主人接诊看病,整个医馆布局散发着浓烈的古味,大大的屏风,雕廊画壁,进门处摆着一圈太师椅,上二楼的楼梯转弯处供奉着地藏菩萨,仿古木式家具别有一番趣味。男主人喜欢武术,古琴,熟读《黄帝内经》,平时着装也是很中式的,二层独僻一间大厅,用以清修,研习之用,上午出诊半天,其余时间他或上山打坐,或躲在这间大厅里研究古医书,有几次推门而入,他赤着脚坐在团垫上废寑忘食查资料呢!怪不得他几年不见,发已全白,为了医理,为了病人他呕心呖血,找到了一生为之奋斗的事业,不惜发白人消瘦。他们早练习一般是五禽戏,只在古籍里见过,看他们使出动物们的各式动作,尤为新鲜,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里,他们和这个传统的中医药医馆显得是那样的别具一格,传统而又雅致的美常让我流连。   絮叨至此,前些日子,听说他去韩国讲学了,美国人也慕名找到他诊病,交流,医馆依旧车水马龙,他的医馆也成了各大医学院学生的观摩学习之地,大医精诚,医者仁心送给他最适合,一直想酝酿一篇文字,却久久未动笔,片言片语难以表述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大爱无疆,爱出者往返,愿他们的明天更加美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呢哈尔滨看羊羔疯哪个医院好河南西药能治好癫痫病吗黑龙江可以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