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菊韵】芦苇之行(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伤感文字

先前只在京剧《智斗》里面听到过沙家浜这个地方,一直以为只有铿锵山水才能孕育出阿庆嫂那样不卑不亢的人物。不曾想2013年开春后,我有幸可以亲眼目睹位于常熟阳澄湖畔的沙家浜之姿,不料却是如此柔婉明净,如清丽伊人,敛一切狂风波澜于安静水眸,不见丝毫端倪。

那一日骄阳带着初春微朦的色彩,绿水幽幽清风依依时,心底升翠处,恰见一曲红廊绕着澄净的湖水横波而过,颇为古朴典雅。顿时驻足,但见其侧天空湛蓝,芦苇丛生。时值三月,苇叶不免枯黄。但黄叶纤长,入目苍劲。参差交织,虚实相错。层次映衬间有盈光拂动,飞虫明灭。始觉岁月源远流长,而“智者乐水”之志久恒也。偶有淘气的白鸟忽然展翅,惹得众鸟飞鸣不已,四散于淡蓝天幕中。碧波涟漪中倒影和谐,融贯天地人之间的唯美。此景此情,不似茂林修竹繁盛,却自有一番细水绵长的沉淀之美。

曾经看过一个无声视频,名字叫《忧郁河上的桥》。大概是落日黄昏里的康桥吧!那座桥因为一个人,一段往事而成为佳话中的音符。乘着乌篷小船在芦苇迷宫中游荡至蒹葭桥,我不免想到了另一本书。《诗经》里说“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我多想在漂流的时光深处掬一捧绿,放在手中,轻轻地畅想!虽然那千年前的故事和这座桥并无瓜葛。可摇着木筏,轻巧而过时,我似乎还是看到了蒹葭苍苍,晚霞为装,秋水碧影,一捻馨香!遥想碧波之上,月亮之下的伊人,是否曾与我有过同样的心结,是否曾与我共有同一片天堂。

走到这个乍暖还寒的季节深处,忽然发现暗合了心灵的节拍。瞳孔边影,一抹幽蓝泛着微微的宁静。抬眼,墨绿的叶子点缀着天空,同时也在生活的边缘勾勒出淡然的印痕,反射出点点明朗的光。既无风雨也无晴的日子,水天相接的远景近景都一起默然。那些凉亭建筑也开始悄然地退后,殒落成纤巧的想象。徒留那茫茫芦苇一簇簇一丛丛铺排成苍翠的记忆,连那倒影都一并苍劲地耸立着。终有一天狂风会卷起层叠玉浪,但是我依然记得那一天——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依然记得那一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柳丝低垂,百鸟纷飞,悄悄将沉睡多时的春天唤醒,将海子的期盼点亮。有句话曾穿过乱红秋千,穿过杏花春雨,穿越喧嚣的人生百态,终于在这个宁静的所在开成一片安然。这里有一湖清幽荡着微不可见的涟漪。黛青色的屋顶,纯净的白璧,整齐又庄严的肃立。掩映在芦苇半遮半露的梦境里,以一种守望的姿势清晰着。而那大片漫卷的芦苇俨然成了辅助的节点。盘根错节低诉着生命偶尔的荒芜与无力。那苍松碧柏的倒影亦像翡翠丝带,环环绕绕若隐若现,尽显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希望。见过此景,有了此情,懂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玉树临风剪剪,小桥流水细细,雕廊画壁无泥。这一路处处皆是干净细致清灵透彻的自然泼墨。究竟有多美?我真的写不出!不能长时间停留,更不敢轻易驻足。害怕轻轻的一呼一吸都会将她宁静的梦惊醒。也只有那朝阳明月才可以拂慰她的颦笑。因为这里不需要太多的人声。我只是这样在心底痴念着,这才是真正的江南,真正的灵魂栖息之地!当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怕是也没有如此的钟灵毓秀之气吧。都说远离尘埃的陈旧之地才能抗拒时间的流逝。那么我相信,我的心底已种下了古老的精灵。任地老天荒,任斗转星移,心灵一隅 ,不灭灵犀。

曾有朋友说心思细腻的人,对美的追求都是极致的,但我并不知道究竟怎样算是他说的极致。向着阳光的时候,我想象不出这里的每一颗芦苇都是怎样顽强地同敌人周旋过。走过青石板路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两边的特色饮食被多少文人当成过欣赏的文化。

一步步丈量脚下的土地,我不知道有多少专业人士曾担忧过,怕现代文明把这里的古典淹没。我只知此刻我的心,早已醉在这些柳丝依依、廊坊高耸、芦苇摇曳、流水明媚里。作为一个平凡宁静的女子,只有一颗安然无奇的心,没有那样的高度和深度,自然也体会不到那些远虑!也许有一天,她也会面目全非,熙熙攘攘。但我始终相信,她的内心最深处依旧深藏着芦苇的心魂。任来往人群如何络绎不绝,沙家浜就是沙家浜,是那位曾在芦苇的柔韧中,千锤百炼直到波澜不惊的伊人……

癫痫病发作时如何处理河北哪里的癫痫病医院好治好癫痫得花多少钱?哈尔滨治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