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海蓝】由推孩子忽然想到的(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伤感文字

这天中午,我把在县作协签约编写的一个故事《钱与命》再一次地按照编审的意见修改了一遍后,母亲就要推我出去走走。于是我就关掉了电脑,随母亲出去了。

来到我们村的北边水泥道,由于这里有许多纳凉的人们,于是母亲就把我停在了这里。和他们正聊着天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用推婴车推着她的儿子由南边走了过来。孩子似乎是病了,不停地哭闹,只要一停下,就闹,推着走起来,就不闹。为此这位妇女开始发起了牢骚:“这是伺候孽呢!”说完,“哗啦”一声向前猛地一推车,就任由车自己向前去了。

于是,路边的人们就开始相劝了,“哎,别的,孩子不是病了吗,别惹他啊。”“这大热天的,怎么能惹他哭呢?”……

这母亲的脾气似乎很爆,根本就不听劝,依然我行我素,嘴里仍在说着:“这是伺候孽呢!”

路边的妇女则好脾气的说:“这不是养儿防备老嘛。”

“指他?谁也不指!到老了不能动弹那天,就喝点药!”她仍带着脾气说。

这时坐在车里面的孩子,则哭得不成样子了。于是路边的妇女不再和她对白了,站起身,走过去,开始替她哄起来。而孩子似乎谁的账都不买,仍一个劲儿地哭着。

由此,我忽然想到,每一个人都是有性情的,当然也包括她的耐性,但大多数母亲的耐性,都是其儿女磨出来的,其儿女就是磨人精。提到“磨”,便使我忽然想起我的母亲来。一想到母亲,我就变得格外深沉了。

小的时候,我也像这个不满两周岁的孩子一样,也特能“磨”,甚至比他磨得还要厉害。我一旦要上哪,如若母亲不依,我便开始张起大嘴嚎啕,是那种用尽浑身力气地嚎啕。于是母亲就会背起我,到我指定的地方。

母亲也打过我,掐过我,甚至抱怨过,她也有她的脾气。然而现在则没有了,不是没有了,而是“磨”没了。这一“磨”,就是三十年,而且还没有终止,还在“磨”。比起那位年轻的母亲来,她是幸运的,才“磨”了不到三十个月而已。

三十年,铁杵都将要磨成针了吧。铁杵没磨成针,但却磨出了一个伟大的母亲。

啊!我伟大的母亲呵!我爱您,我将用我毕生的生命来爱您!用我饱含深情的笔,歌颂您,赞美您!在您身上,有我书写不尽的“母爱”!

银川看癫痫病专科医院西安癫痫病医院如何诊断癫痫病武汉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