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插曲儿(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感文字

【一】

时至年末,期末大考像开闸的洪水般气势汹汹地奔涌而来,震荡着每一位学子繁忙而紧张的心。南方的天气总是那么的调皮可爱,虽已寒冬,却依然能感受到秋的云淡风清、春的体贴温暖。

捧书苦读的学子一个个面露清爽而自信的表情,朗朗的书声和校园游览车那浑厚嘹亮的汽笛声交织在一起,浇筑成校园里一道独特的乐曲。四楼的自习室里早已炸开了锅,全校不同学科,不同年龄的学生齐聚在那里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备考大会战。

每年的这个时候考研的大军,就像年关返乡潮中的摩托车队一样,浩浩荡荡地驰骋在无人问津的自习室里,伴随着指针的悄无声息地转动,又秋风扫落叶般迅速地销声匿迹,留下空荡荡的自习室。青白色通亮透明的白炽灯毫不吝啬地燃烧着自己,宽大厚重的桌子旁,摆放着紫红色木板的铁椅子,通体发黄的桌子光滑透明,仿佛涂抹了一层釉彩,异常地柔滑,宛若清代遗留下来的古色古香价值连城的宝物。

我第一走进自习室,那是在上午八点左右,里面人潮涌动,整层楼摆满了整整齐齐的桌子,没有一丝障碍阻挡,宽敞的大窗户隔着一块块四方的铁丝网,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子直射进来,在油黄的桌子上映出一个个七彩的花瓣,七彩花瓣印在一个个专心读书的学子的脸上,显现出和谐而融洽的祥和音符。

我是跟着室友进去的,当我们进去的一瞬间,被里面的氛围所感染,那是一种充满活力的、生机勃勃的气息,那种气息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不断地温暖着我飘忽不定的心,那种暖意融融的感觉,启发着我奋进的心。

我不慌不忙地挪动椅子,坐在冷冰冰的椅子上,室友拍打了一下我的肩膀,同时指了指离我们四个桌子远,坐在我们斜对面的一个女孩,他挥舞手指,指了一下又迅速地勾回,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定眼望去,她瘦高的个子,留着斜斜的刘海,柳叶般的眉下水灵灵的眼睛,楚楚动人。微短的头发卷曲地铺散在淡黄色毛茸茸的袄领儿上,显得清新大方。她很爱笑,当我们望向她时,她正和旁边的女生打闹。室友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就好像<<天龙八部>>里的段誉见到了神仙姐姐时的那种表情。室友这一反常的举动让坐在他对面的好友有点接受不了。便转化成了带有挑逗性的挖苦:“去!表白!”室友马上又转过头来,耷拉着脑袋说:“不认识别人,想搭讪都难,谈什么表白啊!”

好友一脸惊讶,面带惊愕地问道:“你们不认识?瞧你那眼神,我还以为你们已经有什么进展了呢?”又好像十分不信地睁大了双眼瞪着室友。

“不认识怎么了?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室友不屑地答道。好友唏嘘道:“一句话!你说的倒轻巧,照你那样讲,天底下就没有你办不成的事?”

晚上的自习室十分嘈杂,轰隆的读书声萦绕在耳边,数计系学生承受不住蛙鸣般磨人心绪的喊叫,逐渐地退出了这块没有硝烟的战场。从侧门辗转而来的拎着暖水瓶的同学不时地炸出几个响雷,随着响彻室内的沉闷雷声,暖水瓶那银晃晃的内胆炸裂开来,一股股热流噼里啪啦地如瀑布般砸下来,溅起一条条迸飞的水注,那四处飞溅的水花缠绕起一团团白云般的烟雾,缭绕在热气沸腾的自习室里,大家也会扭头观看,这时好朋友会跑过来帮忙,面对地板上一大片水光和瓶瓦碎片,像工兵排雷一样,小心翼翼地做着清理工作。

室友突发奇想地喊道:“我要给她写信。我们大吃一惊,都目瞪口呆地望着他。溜圆的眼珠弹蹦出来。好友不忘调侃,斩钉截铁地说道:“你要敢写,我就敢当着她的面递到她手上。”室友翻了一个白眼讲道:“这回是真的,我从来不说假话。”随后又暗暗看了我一眼,好友也朝着我挤眉瞪眼,似乎等待着我的真实回答。

我看了一眼感觉认真的室友,又朝着对面的好友连声地嗯了几声,脸上洋溢着反意的苦笑,好友似乎领会了我的笑,一脸鄙视地看了看室友。

我的室友爱情方面几乎可以跟猪八戒称兄道弟,几乎没有什么免疫力,跟小猴子掰玉米似的,掰一路又扔一路,到头来一个也没落到。面对室友这种信誓旦旦的保证,我除了打圆场,还能做些什么呢?

【二】

一阵谈笑之后,室友不忘我们的初衷,高一声低一声地背诵着课本上的内容,好友也深一嗓浅一嗓地嚎叫,此起彼伏的喊声连续不断地回荡在室内,笼罩着这个人杰地灵的广阔空间,声音清亮而高亢,仿佛战斗打响时的号角。

的确,战斗已经打响,那滚滚的浓烟已经蔓延至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楼后面的石阶中间是一个小小的平台,冰冷的石阶寒气逼人,透露着一股肃煞的死寂。而今却充满了灵动,温和的阳光洒在石梯上,深沉的翠竹也按耐不住寂寞,昂起了垂得弯曲的头颅。红褐色的台面显得异常的鲜艳亮丽。灰色的石凳也精致可人。楼前的草坪上更是人满为患,三五成群,蹲坐在地上,枯黄色的草坪,散发出枯枝烂叶特有的青涩的气味,凌乱地铺散在砖红色的大地上,略显苦酸的气味给人一种奋发的力量。草坪紧挨着湖泊,湖里满蕴着淡蓝色的水,在寒冷的冬季,在平静的湖面,竟能看到冒着白色气体而未结冰缭绕着升腾的画面,竟能见到可爱的野鸭在水中嬉戏追逐,更让人心中温暖。也许,这也是湖边能聚集人气的原因吧!

清晨,当我跟着室友再次来到这充满自由气息的自习室,学姐们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我们的座位上了。室友说,他也是临时借用了学姐的座位,多次坐在这个得天独厚的座位上,才注意到这位漂亮的学姐的,才有昨天那一段场景!这样一来,我们不得不另寻他处,为这充满魔力的考试做着最后的冲锋。

昨天晚上,临近熄灯的时候,室友突然对我说要到那个漂亮的女孩座位上瞧瞧。学生陆陆续续地离开了,还是有很多同学在零星的座位上读书,在这个时候突然跑到一个陌生的座位上不免有些唐突。会不会那个女孩还未走远,在某一个角落里一探究竟呢?我的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怦怦直跳,嘴上还是兴奋地答应着。室友背着一个黑色的女式双肩包,一道道深红色的条纹镶嵌在黑色皮革上泛起一层层波浪式的涟漪,一个圆形的大五角星是整个背包最显眼的,略微鼓起的背包里放着文学史类的书籍,背包的侧兜放的是一个布满樱花的保温杯,室友这一套偏柔的装束,引来了不少人惊咤的目光,他却充耳不闻,直径向前走去。我也不甘示弱,连忙跟上去,没有一丝的不自然,这次行动竟没有引起多少轰动,甚至没有人关注,室友跑到座位上开始翻动那女孩留在桌子上的书,桌上的书实在太乱了,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上面的书样式跟新的一样,连一个字都没写,更不用说名字了。室友有些不甘心,不自信地问道:“是这个桌子吗?”我抬头目测了一下我们的桌子,坚定地答道:“嗯,没错。”室友忙了一阵子还是一无所获,除了知道她是社科系的,其他的一无所知。面对一本本无字天书似的课本,室友变得失望起来,嘴里还不停地嘟哝:“被她发现了就坏了。”看他一脸的怅惘,我又鼓励道:“她不可能记起谁动过她的书。”

【三】

室友的转悲为喜,吓了我一跳,看到他啼笑皆非的样子,跟一个疯子没什么两样。

他看到一本书上写了个名字——田竹青。三个秀气的黑色字体像一双眼睛一样眨着,对着室友笑。室友如获至宝,嘴角微微翘起,清凉的笑意在脸上荡漾,当即拍摄了下来,他要留作纪念。

当我们瞥向对面时,奇怪的发现漂亮学姐桌边一个人也没有,我们不觉有些发愣。我们退了出来,踏在去足球场的路上,漆黑的柏油路软绵绵的,室友侧了一下身子对我讲道:“昨晚我写了一首诗,今天早晨六点半的时候放在了学姐的桌子上,留下了我的电话号码和微信。我十分怀疑地白了他一眼。

停课后你哪天八点前起过床?六点半天还没亮呢!虽说自习室早晨六点开门,乌七八黑的冬季清晨,谁会起得那么早?

室友又接着说道:就是那篇《静女》。说着便背诵道:“静女其姝……”我还是不确信地问道:“你懂诗意思吗?”他翻动着嘴唇,冲我一笑,就是男女之间的爱恋……

法国梧桐焦黄的树叶旋转着飘落下来,充满了恋恋不舍的情愫。瓦蓝瓦蓝的天空中掠过几只低飞的喜鹊。温暖柔和的阳光撒在校园的每一个学子的脸上。

足球场内人潮涌动,熙熙攘攘,碧绿的草皮上学生们围在一起,沐浴着暖彻心底的阳光,或躺,或坐。深蓝色的天空被太阳照得发白发亮,明晃晃的,直刺人的眼睛。被烧得乌青的云朵也躲在了千里之外的天际。

坐在草皮上聊天的室友惊叫了一声:学姐来短信了!他兴奋极了。打开短信的瞬间又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干瘪,毫无生气。

那位学姐不叫田竹青,他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像鲜红鲜红的高梁酒般,变得害臊起来,他没有想到自己会送错人,没想到一腔热情刹那间被浇灭,更没想到造化会阴差阳错地捉弄他,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怎么办。现在那个叫田竹青的女孩发来短信询问情况,可急坏了室友,不得不解释一通。道歉过后,窃窃地回复道:“我是想送给你旁边的那个短头发的女生。”

一阵冷风吹过,躺在草皮上的室友抖动了一下身子,面朝阳光,一片红晕飘浮在眼前,他看到灰白的手机屏幕上多了一条信息,不禁狂喜,嚷嚷着,难抚心中的激动。失望再一次降临。学姐发来了一条让他哭笑不得的消息,让他左右为难:“我的身边有两位短头发的,不知你要送哪一位?”室友急得不知所措,眉头紧锁,嘴角略微鼓起,喃喃自语,迷蒙地望着手机。我看了一眼室友,记忆的碎片瞬间连织成网。对室友讲道,拎红包的那位。室友如梦初醒,搜罗着残存在记忆深处的念想,在键盘上敲击着,很快学姐又回复了一条:“明白!”这是一条只有两个字的短信,简约并不简单,看似一句受到了指示的话语,它却承载了太多太多的内容,接连而来的是学姐的亲切友好的关怀:“这是她的电话号码,学弟加油!”他马上回复道:“谢谢学姐!”

室友得到了学姐的鼓励,脸上绽开了花朵般的笑容,这种千里传音似的交往美伦美幻地进行着,如梦幻般充满浪漫,充满芳香,二泉映月般悠扬婉转,高山流水般清亮,透彻。

自习室里读声爽朗,我和室友又回到了我们的座位,漂亮的学姐依然坐在离我们只有四五米远的地方,与我们隔空相对,那一身淡雅的着装,点缀着她甜甜的笑容,幽雅的身姿在自习室里穿梭,鲜红的挎包在油亮的桌面上影射出一个巨大的心形。如放飞的风筝飘荡在辽阔的苍穹。

后来,室友告诉我,学姐加上了他的微信号,每天与他聊天,愉悦的心情溢于言表。我听了,哈哈大笑。朗朗的读书声回荡在自习室内,一科科的考试像一个个无底洞,荡涤着空旷而紧张的心,冰冷的空气在风里飞扬,沉闷压抑的气氛像锅盖一样平压下来,压缩着没有活力的狭窄空间。

......

深夜,寂静的心再一次被火车轰鸣的汽笛声震醒的时候,我的思绪又飞回了严肃而紧张的考场,空旷单调的考场里我发泄着内心的积淤,一点一滴地描绘着我内心充满困顿的氤氲世界。

湿漉漉的笛声在耳畔回响,烦躁的心情一次次被短暂的回忆抚平,那点燃我内心火一样热情的点滴,只是我生命中短暂的过客……

合肥治疗癫痫专科医院比较好?左乙拉西坦吃多久起效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