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梦里江南(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感文字

烟雨迷蒙,扑朔迷离的境界,漫游其中,恍若仙子。身着一袭清雅旗袍,极尽美姿,曼妙随着步履延伸,延伸……

——题记

【一】

曾经多少回,我站在旗袍前踌躇不前,该倾向于惊艳还是水墨之淡雅?一时间摇摆不定,作难之中,忽然念起曾经印在脑海里的西湖。记不得是哪一年,因公差去了苏杭,仰望了它的温柔,更艳羡杭州西湖的朦胧。在西湖见到三潭印月,雷峰塔依旧,却不见许仙和白素贞的千年故事之痕迹,不禁有些遗憾。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不求上苍保佑我这小女子能够姻缘到白头,但只求能圆我江南一梦。

在我懵懂的年龄里,就对秦腔中的《断桥》有了几分印象。这次,怎么也要寻觅传说的起源。等到来到这里,才看到了断桥其实就是短桥,大致是说,夫妻二人相聚甚短。可是,我却要从这里走上一遭,方觉得心中舒畅。移着莲花碎步,轻摇着夏之梦,将经年故事演绎,虽没有我的官人在此,我却依旧能够很快融入其中。然而,就在我沉浸在这美好的遐想时,天公却不作美了,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这会便雨水涟涟了。我是一个随性的人,既然这样,不如就顺从了天意吧!这么好的机遇,岂能错过?

慢慢地从桥的这头走向那头,没能遇见我的官人。然,那个千年传说却让我想到了自己的生活。曾记得,我新婚之时,母亲说我像白素贞。不论是发型还是服饰,或者说是神态气质;去年,我去西安参加一个会议,友人夸赞我的散文颇有江南女子的气质;前几日,碰见一位文化界的领导,也说我颇有古典江南女子的韵味。一时间,我有些飘飘然了,更想念和向往那江南的日子。

在江南的那几天,我喜欢那里的清静、宁谧、温柔、淡雅。住在古香古色的房子,呼吸着屋外湿润的空气,惹得我不由自主的挪动步子,来到邻水的长堤上。一块块条石、一湾湾清波、一叶叶小舟、一位位阿娇……它们锁住了时间的流淌、光阴的蔓延。换上在江南买的旗袍,配上珍珠首饰,手执一把香扇,徜徉在曲调飘扬的湖边,任凭风儿亲吻脸颊和发梢,任凭那雨儿从空而降。此时,我缺少了什么?哦,大概是丁香姑娘手里的那把油伞吧?不,我姑且不要那把结着愁怨的伞,还是亲自去买上一把带着清雅色彩或者有着泼墨挥毫痕迹的纸伞,更能让我诗兴大发,填上一阙平仄不论的词,吟诵一首唐诗,不是《满江红》、《定风波》的词牌,那《忆江南》最为贴切。对,那种温柔的情调,更能激起我心中许多爱恋。

在江南会有才子出现吗?答案是不确定的。一切或许就是在冥冥之中有所安排吧。就在我仰望远处的当儿,一位黑发俊生的背影闯入了我的眼帘,看那架势,应该是在借助手中妙笔,在素白宣纸上彰显洒脱,以此抒怀。等我走近了发现,果真如此。铺开的宣纸上只有黑、白两种颜色,不奢华,很低调,像是筛除了彩虹的绚丽,像是结束了红尘里的姹紫嫣红。在尚未完工的水墨画前,一种淡泊明志的主题,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女人或许天生就是感性的。我不由得看看画外的江南,这心境也发生了变化。不知是否因为我的出现,让才子改变了初衷,将一位撑着纸伞的女子添在画中。顿时,这幅画,成了另外的一种格调了。

【二】

那年的江南一行,虽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是在我心里每每念起,都是一次美好的回忆。那烟雨、那才子、那幅画……它们沉淀了我如飘落在秋天里的梦和心情,给了我一种新生的力量。这些年,我对旗袍的感情愈加笃厚,只叹息我是一位适合穿越在大唐的女子,丰腴几分。于是,便买回来挂在衣柜里,得空的时候,便裹在身上,手捧一卷诗词,斜倚在阳台上的竹椅里,静看流年,仰头欣赏云舒云卷。休息的间隙,端上一盏承载着对江南思念之情的龙井,慢品细嚼曾经的岁月。那清淡袅娜的热气,莫非就是江南水乡的氤氲?那一片片茶叶,莫非就是飘逸在西湖上的小舟?

怀旧,属于那些大脑储存回忆的人,我诚然也是其中的一个。泛黄的相片里依旧有着江南的影子,那里的莲花,带着周敦颐、朱自清的影子,让我看到北方的山城——一个打造的“水韵江南”名片的地方里的荷花,不假思索地想起了《爱莲说》和《荷塘月色》。这个江南虽然不及江浙一带宽广浩淼,但是依旧能让我在这里找到些许感觉,穿越时空,寻觅江南给我带来的心梦。倘若说山城江南是个玻璃球的话,江浙的江南就是一个水晶球。它晶莹剔透,韵味十足,清亮淡雅,不容亵渎,唯恐因为爱不释手,一不留神,掉在地上,打碎了它,也就是打碎了一场夏梦。

“葳蕤华结情,婉转风含思。”风儿懂得我的心,带着我的思念,掠过葳蕤的绿景寻梦江南。若干天后,我将江南的清雅带回,将它镌刻在我的茶杯和花瓶上,这就是我潜心做成的“青花瓷”。随后多日我的情绪总是随着北方的风儿,飘向温柔的水乡。又在一个万籁俱寂的夜,聆听虫叫蛙鸣。任由思绪飘转,坐在屏幕前,将心中一串串的回忆,变成一个个带着感情的文字;摘下挂在墙上的长笛,悠悠我心化成一个个跳跃的音符……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站立在雕花窗前,听风吟闻雨唱,怎一个“畅”字了得?蒙蒙烟雨中,白素贞与许仙依旧情意绵绵,谁人能知他们经历了怎样的煎熬。夜晚,楼前的湖面泛起粼粼波光,将白昼里的精彩掩藏,化成阵阵松涛,奔腾到长江。那里的水阔船多,又让我想起了江南那如诗如画的胜景。

江南,你在我的心里、我的梦里。一回回、一次次,都会让我为之痴醉。曾写过几篇关于江南情结的拙文,但仍旧不能满足我对江南的思念之情。几日后,我在旗袍专卖店里选择了那款烟雨江南的旗袍,也算是对得起那份思念、那份期待。

江南是温婉的女子,和香茗、小曲是天生一对的。不论是老白干还是醇香的白酒都不适合她,顶多来点陈酿黄酒,绵绵的,清清的。玲珑女子,温婉可人,极尽美好之词,也难描她的清美、俊逸。“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不光是说的江南美景,应该还有女子。

江南的美,靠我单薄的几个语句是有些淡化了它。期待着下一次能和友人再次感受西湖、周庄、同里水乡的静柔、清雅……

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好宝宝双眼上翻怎么回事洛阳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