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暖_1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诗
陈晨生气得往地上跺了跺脚,越看那双布鞋越刺眼,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不知怎么的,他一下子跑回教室,看周围没人,就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手工剪刀,拿起鞋子来狠命地剪。布鞋一下子在他手里变了模样,七零八落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碍眼。陈晨想也没想,拿起布鞋往衣服里一藏,走到过道的垃圾箱边,扔了进去。然后赤着脚回到教室,却傻在了那里。这下子,可更没有办法回家了。   正发愣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叫:“陈晨!”   回头一看,父亲正一脸苍白地站在教室门口看着自己,手中的雨伞上水珠滚落,衣服上有些地方已经湿了,样子略微狼狈。   “爸,你怎么来了?你,你不是还没到时间下班吗?”陈晨一脸心虚,忙把放在书桌上的剪刀塞进抽屉,有些口不择言地道。想起自己剪那双布鞋,应该没有被父亲看见吧?   “今天下了大雨,想起你没有带雨伞,就请了假提早来给你送伞。你,你怎么光着脚,鞋子呢?”父亲的脸上有些异样,嘴角微微颤抖。   “哦,破掉了,我给扔了。”陈晨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朝着父亲笑着,心里却有些不安,有些尴尬。   “怎么就扔了?哦,我给你带了雨鞋,刚买的。以后下雨天你就穿它吧!”父亲动了动嘴角,想说什么,愣了愣,又接着道,“布鞋下雨天会进水,是不太好。――”   陈晨抬眼一看,是一双黑乎乎的套鞋,一看,上面标的是什么牌子,自己也看不明白,有钱买雨鞋,为什么就没钱买一双球鞋?心里顿时一阵烦躁,想要推开父亲递过来的手,无意间看到父亲有些迟疑的眼神,又愣了愣,接过雨鞋,穿了上去。看到父亲似乎松了一口气,陈晨的心里又是一阵酸楚。   “走,我们回家吧。你同学看似都走得差不多了。”父亲低声道。   陈晨一愣,想了想,轻轻地道:“爸,我想要一双耐克球鞋,你能买给我吗?”   “什么,什么克?”父亲迟疑了一下。   “耐克,是一个国际品牌的鞋子,很多同学都穿它呢!”陈晨抬起头,第一次很坦诚地对父亲说,“我也想有一双,老师说,跑步就要穿那样子的鞋子。”   父亲盯着陈晨看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道:“很贵的是吧?恩,爸爸刚给你买了雨鞋,身边没多少钱了。等爸爸发了工资,给你买一双那个什么克。你好好学习,爸爸尽量买给你。”   “好嘞。谢谢爸爸!”陈晨开心地跳了起来,仿佛看到眼前,千树万树花开的样子,那种感觉,妙极了,一下子就把剪布鞋的事情忘记得一干二净。   (二)   晚上做好作业,陈晨往床上一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睡梦中。看到自己醒来的时候,一双漂亮的耐克鞋就放在床边,陈晨兴奋地穿上它,往学校跑去。操场上,他穿着一双白色的耐克球鞋一路飞奔,同学们都投过来赞许的眼神,他一边跑着一边笑着,感觉人生真是幸福。朦胧中,仿佛有人走到自己边上,给自己掖了掖被子。陈晨笑了,父母是爱自己的,他们对自己真好。睡着的陈晨嘴角露出了笑容。   母亲站在床边,看着在一旁发愣的父亲,低声道:“你真的看到这孩子把布鞋剪了,扔进垃圾桶?”   “是啊,他仿佛很讨厌那鞋子似得。还跟我说让我给他买一双什么克的鞋子,看样子很贵!”父亲低蹙了眉角,手拍了拍自己的头,有些难受地又说道,“这孩子不是不知道我们家这个状况,以前挺懂事的,怎么如今?——”   母亲摇摇头,叹了口气:“这也不能怪他,现在的学生都爱攀比,你也知道,咱们能给孩子的太少了。”   “都怪我,不中用。找不到好工作,赚不了大钱。你看看他同学的父母,穿名牌开豪车,他在那样子的环境里,自然不好过。只是我们好不容易送他进了重点中学,身边也没有闲钱。要是孩子也跟着别人那样子,什么都要贵的,要名牌,我们怎么承受得起?”父亲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低头叹气。   母亲想了想,转头对父亲道:“这孩子一向懂事,很少跟我们提要求,既然他想要,你也答应他了,就等我们发了工资,再省着点,我接些针线活,凑一凑,也能买双好鞋,要买就要买双好的,多贵都买,以前的事你还记得,对吧?只是我已经做布鞋成了一种习惯,昨儿个我给他又捺了一双鞋底,先把这双做好,让他穿了再说吧!”   父亲沉默了一下,最后点点头:“也好,偶尔给他买双好的,也是需要的。”   两个人盯着陈晨看了一会儿。刚巧陈晨翻了个身,被子又被压在了身子下面。   陈晨母亲不由一笑,伸手又掖了掖被子,道:“这孩子还是这样子,我想,他应该不是故意要剪坏那布鞋的,他心里可能也有说不出口的苦衷吧。我们以后多注意一点,平时和他多说说,沟通沟通,相信他会明白过来的。”   父亲抿了一下嘴角,点点头,转而轻叹道:“你晚上又要熬夜做鞋子了吧,真是辛苦你了,希望这孩子能明白我们的苦处,哎!”   “放心吧,他会明白的。”陈晨母亲伸手握了一下陈晨父亲的手,微微一笑,转身回房间了。陈晨父亲在她身后长长叹了口气。   睡梦中的陈晨此时正梦到自己在打篮球,白色的耐克鞋是那样子的显眼,他开心得笑了,仿佛就像多年的梦终于实现了一般,这一次,是他人生中不一样的历程,终于可以不用担心被人盯着鞋子了。可是,就在他兴致冲冲的时候,脚下的耐克鞋突然又变成了黑色布鞋,陈晨顿时惊得哇哇直叫,一身冷汗地醒来,才知道自己做梦了。抬眼一看,母亲的房间还亮着灯,母亲的影子落在窗子上。陈晨知道,她又在做布鞋了,心情顿时郁闷之极,一下子又躺回了床上,盖着被子生了一顿闷气。又做布鞋,又做布鞋,不是答应自己给买双耐克吗?又做,又做!陈晨把被角使劲地扯,心里真是又气又急。   母亲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陈晨忙闭上眼睛,装作睡着的样子。   母亲似乎走到了跟前,伸手整了整陈晨的被子,又似乎在陈晨的床子边上放下了什么东西,最后沉默了一段时间,微微叹息地走了出去。   陈晨听到母亲走远,起身一看,床子边上果然放着一双新布鞋,还是和以前一样子,朴素得就像母亲一样,安静内敛,不起波澜却也让人觉得无趣。陈晨看了一眼布鞋,嘟了嘟嘴,又一下子躺回了床上,眼泪都要出来了。又给自己做了一双新布鞋,那就是说,耐克鞋子的事情又没有着落了。他真是委屈得想要大喊大叫一番,可是又觉得这样子不太好,只是抓着被子抽泣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别的孩子什么都有,他就连一双鞋子那样子小小的梦想都实现不了?哭着哭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着了,再也无梦。   (三)   天亮了,陈晨醒来,窗外已经有阳光照进来,这天天气很好。父母和往常一样,已经出门,桌子上放着已经煮好的鸡蛋,还有一碗热着的核桃调牛奶。陈晨知道,父母肯定又是喝了些白粥就着咸菜就上班了。他知道父母亲对他好,书上电视上说什么营养什么长脑,父母亲总是想尽办法给他补充营养,自己却什么都舍不得吃。想到这里,陈晨又是一阵心酸。   床边的布鞋还摆在那里,陈晨走了过去,慢慢地穿上,迟疑了一下,又脱下,愣了一愣,又穿上,接着又脱下。布鞋很柔软,很舒适,可是他的心里苦。他生气地把布鞋往地上一扔,走到门口穿上昨天父亲买的那双雨鞋,直接出了门。   学校离家不算远,就一个公交站点的路,只要十几分钟就到,所以陈晨一般都是自己走着去,一般在平时,陈晨总是一路走一路欣赏风景,看看花看看草,看看来往的车和行人,一路上很挺自在。可是今天,陈晨却觉得这路特别的长。大晴天,路上的行人偶尔会侧目看看陈晨,陈晨都觉得他们是在看自己的鞋子,又是窘又是生气,大晴天,他竟然穿了一双雨鞋出门,早知道,还是穿布鞋好了。一想到布鞋,他又很郁闷,为什么父母就是不肯给自己买一双球鞋?为什么?顺手抓起路边的一朵野花,陈晨狠命地把它折断了。野花给自己有仇吗?没有,但是我就是生气,就是生气,陈晨嘟囔着。   来到教室门口,刚好赶上铃声响,陈晨才发觉这条路自己竟然走了四十多分钟,如果再磨蹭一下,可能就会迟到。慌慌张张地走到座位上坐好,拿出要用的书本,才微微舒了口气。第一节课是数学课,老师在上面讲什么,陈晨压根儿没听进去,傻愣愣地坐了四十五分钟,还好老师没有点到要他回答题目,否则,他真不知道能回答出什么。   下课后,同桌小樱问他:“陈晨,你今天怎么了,失魂落魄的样子,还有,你今天怎么穿了一双雨鞋,大晴天的,发生什么事了吗?”   陈晨瞟了她一眼,粗声粗气道:“不关你事,要你管?!”   小樱微微一笑:“怎么怎么了,这副嘴脸,谁惹你了?没吃早饭吗,我这里有个苹果,给你吃。”   陈晨摇摇头:“不吃。”   小樱叹了口气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以前最爱数学课了。今天一节课,我看你魂都不知道哪里去了,踩到狗屎还是被狗咬了?”   陈晨生气地朝小樱瞪了一眼:“你才踩到狗屎呢!”   小樱这才有些不安地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和老师说一声?”   陈晨低下了头,看了看小樱,又摇摇头:“我没事,只是没睡好。”   “哦!”小樱愣了愣,“那我不打扰你了,趁下课你趴一会儿。”然后转过头看书去了。   陈晨刚趴下,就听到后桌的两个同学为什么事情吵起来了。陈晨刚想说什么。就听到小樱轻微的声音:“你们安静一点,要不出去吵,陈晨昨晚没睡好,你们让他趴一会儿,合一下眼。”   后桌似乎有些尴尬,笑了笑:“哦,是吗?那我们出去说。”   陈晨的心里,仿佛一阵暖流轻轻经过山野,夹岸的花都开了,迎风飘来一阵花香。   几分钟的下课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接下来的是陈晨最不喜欢的语文课。陈晨有些疲倦地趴着,想要起来,转而一想,又趴了下来。几分钟的休息让他刚刚有了一些困意,想想父母连一双球鞋都不买给自己,真的很想任性一回,让他们知道自己对他们有多么不满。   小樱伸手拍了拍他:“陈晨,起来了,上课了。”   陈晨瞄了一眼讲台,刚好看到语文老师走进来,放下书本。陈晨低声对小樱道:“我有点不舒服,还想趴一会儿。”   小樱点点头:“我去跟老师说说。”   陈晨看到小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讲台那里,在语文老师耳边说了什么。语文老师点点头,然后目光扫了一下陈晨,微微一笑。   小樱走了回来,坐到位置上,然后对陈晨说:“我跟老师说了一下,说你有些不舒服,想要趴一会儿,老师说没事,你安心趴着吧。如果哪里实在难受,老师让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   陈晨摇摇头:“没事,我趴一趴就好。”   小樱轻轻一笑:“那好,你趴着吧。”   语文老师在上面说:“同学们,今天我们的课是作文课,题目是《暖》。暖是什么?暖是父母的爱。——”   陈晨扯了扯嘴角。   “暖是阳光的温存,暖是朋友的关怀,暖是下雨天的一顶伞,暖是公交车上的让座,暖是你困难时候别人伸出的手,暖也是工作上的兢兢业业,暖还是你心中对爱的憧憬。暖有很多很多种,同学们可以根据这些展开想象,体裁不限,题目自拟,根据自己身边或者看到的事情充分发挥,字数不少于800字,好,现在就开始写。”语文老师朗声道,“下课了就要上交,请尽快完成。”   陈晨趴在那里,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妈妈在缝鞋子,爸爸把雨伞举过他的头,冬天里妈妈打的围巾,自己脚下的雨鞋,如果让自己写这样子的文章,自己会怎么写?   眼睛上翻身体抽动是癫痫症状吗儿童良性癫痫如何治愈哈尔滨的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癫痫病对人体有危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