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怀恋我的“干妈”(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心的句子

人家有一个妈妈,可我有两个妈妈,那就是我的“干妈”。我的“干妈”,虽然没有生养我,但她对我的爱,并不比世上任何一位亲生母亲少。她把对我的爱,默默地融在一言一行中。这份爱,从我出生开始就一直陪伴我,直到她寿终正寝:这份爱,带给我太多的幸福和满足,我要把这份爱珍藏在心底,让它永远温暖我的心......

——题记

“干妈”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比母亲大十几岁,几乎不识字。她又瘦又小,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她走路好快啊,有时候我们一起赶路,她踏着小碎步,一阵风似地走在前面,人高马大的我,迈开大脚慌慌地跟在后面,等她停下等我时,我早已累得气喘吁吁了。

“干妈”不但走路快,干活更是利索。加之为人本分厚道,很得乡人的尊重。听母亲说,每每村里谁家有红白喜事乃至于孩子过百日、盖房上梁等等小事,人们总是忘不了叫上“干妈”。

从她进入人家开始,忙碌的身影,就总是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来去如一阵风般。人们在忙完一阵后,主人往往会招呼帮忙的人,吃主人端来的美食,人手一杯,主人亲自泡的茶或者饮料。这时大家坐在一块,边吃喝边说笑,只有干妈依然跑前跑后,收拾别人干活留下的残局。她是一个干净整洁的人,无论在哪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任凭主人和同伴如何邀请拉扯,她也不肯坐下歇会。但如果是在我家,只要我甜甜地喊一声“干妈”,撒撒娇,她就会“乖乖”地,放下手里的伙计跟我走,她是心疼我,不想让我为难。吃饭了,大家热热闹闹地围坐在一起,“干妈”却以胃不舒服为由拒绝了,手里拿块馍馍,也不夹菜,边做主人交代的工作,边就着白开水吃。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干妈”的秉性,便不再强求,只笑着称她为她“怪人”,说她“只干活不吃饭”。

听母亲说,在我出生的时候,干妈去看我,我突然甜甜地向她笑了一下,此刻,干妈的心,瞬间便被我可爱的样子融化了,当即就认我做了“干女儿”。这可能就是我们的“母女缘“吧!

干妈只有一个儿子,在我出生的时候,干妈的儿子已经十几岁了。老来“得”女,干妈自然欢喜异常,每天都要抽空来看我。后来又向母亲提出收养我的想法,母亲跟“干妈”是好姐妹,看到“干妈”如此喜爱我,又没有女儿,而她还有姐姐陪伴,于是跟爷爷父亲商量后,决定等我会走路的时候,让“干妈”正式收养我。

日子在“干妈”的期盼中一天天过去,年满两周岁的我,出落得更加清纯可爱,说起话来小嘴儿甜甜的。每当笑的时候,两腮便露出两个又深又圆的小酒窝,当我奶声奶气地喊着“干妈”的时候,“干妈”总是激动得无法自持。直至我长大,“干妈”还常常说起我小时候那惹人怜爱的样子,说起我爬的时候与别的孩子的不同,自豪和满足感溢满了脸庞......

按照之前的约定,在父母家人依依不舍的注视下,我被“干妈”抱到了她家。由于我聪明乖巧可爱,“干妈”的一家人,上至古稀之年的老奶奶,下至干爸哥哥都很喜欢我,特别是“干妈”,更是把我当成她手心里的“宝”,呵护疼爱有加。

刚到“干妈”家时,我的家人不放心,母亲常常抽空去看我,担心小小年纪的我,在陌生的环境中哭闹。令母亲感到意外的是,我已经适应了新的环境,融入了新的大家庭。母亲每次去探望我时,看到我衣着整洁,可爱的小脸粉嘟嘟的,穿梭来往于大人间撒着娇,“咯咯”的笑声回荡在院落中,脸上总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干妈”是这样的疼爱我,希望我能陪她度过后半生,她的愿望却未能如愿。

在我到“干妈”家三个月后,退休在家的爷爷,禁不住对我的思念,忽然后悔了,硬是让母亲把我抱回家,并向“干妈”承诺,等我五岁的时候一定送回来。我就这样回到了自己的家,并在家生活了两年多。这两年多,“干妈”依然每天来看我,给我带好吃的,眼巴巴地等着那个令她向往激动的时刻的到来。后来我常常想,如果当初我还能继续留在“干妈”家,替她分担一份痛苦,也许勤劳朴实的“干妈”不会凄然地早早离我而去吧?!

......

去“干妈”家的日子,终于在“干妈”的日思夜想中到来了,然而已长大几岁的我,并没有如“干妈”所愿,给她慰藉。在到“干妈”家的当天晚上,我便一直哭闹,再也不肯待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环境中,任凭一家人怎么哄也无济于事。无奈之下,“干妈”只得连夜把我送回家,从此,“干妈”只能在想我的时候来看看我,这也许是她一辈子的遗憾吧!

当我慢慢长大后,每年春节必定要去“干妈”家拜年。每当看见我,正在忙着招呼客人的“干妈”便会赶紧跑过来,乐呵呵地问长问短。吃饭了,虽然干爸的外甥比我还小几岁,干妈干爸却总是赶过来招呼我,“我娃长,我娃短”地叫着,我幼小的心里感觉暖呼呼的。这样亲切的称呼,一直持续到我参加工作;这样亲热的称呼,也曾招来家人及乡邻羡慕的“嘲笑”。

我参加工作的那年,干爸已经病了一年了。由于工作繁忙,离家又远,我很少回家,即使回家也是来去匆匆。这样一来,“干妈”想见我,只能在我偶尔回家的时候来看我。而我因为经济拮据,很少去主动看她,更别说买礼物了。在村人的印象中,“干妈”脾气不好,但在我的记忆中,“干妈”总是笑容满面,和蔼可亲。她从没怪过我的无心,却总是想尽办法倾其所有接济我。

“干妈”家有两座房子,儿子一家住新房。“干妈”因为舍不得老房子,也由于嫂嫂为人比较苛刻,她不想仰人鼻息,甘愿与干爸住在老房子里,自由生活。每当收获的季节,黄豆玉米等粮食,便会堆放在老房子的院子里,这样,“干妈”既能照顾干爸,又不至于耽搁干活,还能使天生爱整洁的嫂嫂心情愉悦,何乐而不为?

在自由的空间里,辛勤的“干妈”,除了干好自己的本分外,等到夜幕降临,哥哥嫂嫂回到新房子后,她便像地下工作者一样,挑选颗粒饱满的黄豆,偷偷储藏起来,待得知我回家时,趁兄嫂不注意,赶紧送到母亲家,随着黄豆一并带来的,还有“干妈”平日里偷偷攒的辣椒面。

那个时候,“干妈”老房子的后院里还有哥嫂养的蛋鸡,那是群养的鸡,每天能收获二十几盘鸡蛋。我不知道“干妈”是如何背着哥嫂藏这些的,只知道每次“干妈”送来的鸡蛋,都是经过她精心挑选的,个大皮薄,大小均匀。

后来,哥嫂决定不再养鸡了,鸡和鸡蛋要一并卖掉。得知消息的“干妈”,特意提前为我藏了几盘鸡蛋。那次,我下午去看她,晚上八点多,侄子快放学时,一向极力挽留我的“干妈”,一再催促我拿上鸡蛋赶紧走。当我还在喋喋不休时,一向温和的“干妈”竟然冲我大发脾气。在我茫然不解地看着“干妈”、满眼委屈时,侄子进门了,“干妈”顿时显得很尴尬。那一刻,我才真的理解“干妈”为啥会发火。好在侄子很乖巧聪明,看到眼前的一幕,他早已明白了其中的原委,豁达地冲我们一笑便走了。

除了在生活上接济我,“干妈”还开口向她的妹妹索取我的日常所需。据她的妹妹告诉母亲,“干妈”曾经给她家织过布和抹布,每当完成的时候,她总是对妹妹说:“不管你给谁,我要先给我女儿拿一部分”。之后,我再也没有为抹布的事操心过。“干妈”说,自家织的抹布吸水性好,再者,你也不用花钱买了。如今“干妈”早已驾鹤西去,我的家里却还在使用干妈送给我的抹布,看见它们,“干妈”的音容笑貌便清晰地出现在眼前,使我倍感亲切!

......

结婚一年后,我有了孩子。由于婆家较远,母亲又需照顾弟弟年幼的孩子,这时干爸的病还比较轻,自己能照顾自己。心情异常激动的“干妈”便主动提出去照顾我。

平日里只知道“干妈”干活利索,从不曾体验过她照顾人的感受。勤劳细心的“干妈”,年近七十了,每天六点起床,就开始忙碌。由于我家的锅小,每次只能蒸几个馍,而我平日里是不会也不蒸馍的,总是从单位食堂买。“干妈”为了让我们吃好,坚持每天蒸馍,她蒸的馍又大又白,惹得老公食欲大开,连吃几个。

除了每天蒸馍外,“干妈”还严格遵循老家坐月子的惯例,每天给我烤一些干馍。她不停地干活,每天总是先做好我的饭,之后又开始准备她和老公的饭,虽然每天需做六顿饭,但她从未因为吃饭耽误老公上班。每当做完饭,“干妈”又开始洗衣服,洗尿布,稍稍休息一会,又得准备下一顿饭。晚上,困倦至极的我,从来没听见孩子哭,“干妈”总是在第一时间抱起他哄,并给我掖好被我蹬开的被子,有时候我醒了,对她说“热的慌”,一向迁就我的“干妈”,在这件事上却很“绝情”,执意要我盖好被子,我知道拗不过她,只好作罢,心里却有股股暖流在涌动着......

日子就这样周而复始地过去,我的“干妈”却从来顾不得吃一口我们为她买的水果。人常说“好人有好报”,在我看来,这只是受苦受难者自欺欺人的话罢了。我的干妈,一生辛辛苦苦,勤劳朴实,与世无争,与人为善,助人为乐,却在干爸去世后,那样凄惨地生活着。

那年夏天,阴雨时大时小下了二十多天,“干妈”所居住的老房子因年久失修,地势较低,被阴雨浸泡得摇摇欲坠。“干妈”被哥嫂强行带离了老房子,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嫂嫂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皮肤白皙,她从不和“干妈”顶嘴,但也不给“干妈”好脸色,进进出出都板着脸。结婚十几年从未喊过“妈”,称呼起来都是以“他奶”代替。在嫂嫂的感应下,哥哥也从此不会喊“妈”。

当我无意中听到哥哥这样称呼“干妈”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由的一阵疼痛,眼泪差点掉了下来。那一刻,争强好胜的“干妈”,只能忍气吞声!那一刻,我对哥哥充满了怨恨,饭也没吃完便借故离开了。我恨那场阴雨,是它夺去了干妈的自由和人格,让干妈以后的日子更加屈辱和煎熬!

秋天来临的时候,我去看“干妈”,刚一进门,看到她正艰难地扶着墙壁慢慢挪动着,看起来很虚弱,瘦弱的身子,更是形如枯槁。我赶紧上前搀扶住她,让她坐到凳子上。询问后才得知,她拉肚子已经十几天了,这是刚做完饭准备取东西,因为没力气,走路才扶着墙壁的。哥嫂忙着秋收,没顾得上领她看医生,她自己就买了点药,弄点生柿子吃吃,谁知不轻反重了。我责怪她,有病干嘛不歇着,让嫂嫂回家做饭就行(其时,侄子侄女已经相继考上大学,家里就他们三个人),“干妈”却只是说,“他们忙,我能行”便不肯多说。我坐了一会,只好无可奈何地告辞。

回家对母亲说起此事,我的情绪还很激动,母亲却好像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只是淡淡地说:“你‘干妈’她不做饭行不行,昨天因为没按时做饭,还被你哥嫂收拾了一顿。”停顿片刻后,母亲又说,春节时候,我给干妈买的蜂王浆,“干妈”见也没见就被嫂嫂拿回娘家去了,当时“干妈”并不知道,是一次母亲和“干妈”闲谈的时候,母亲随口问“干妈”吃了我送的蜂王浆感觉怎样时,“干妈”才知道我送她的礼物。“干妈”当时很气愤,脸色煞白,嘴唇颤抖,不停地说:“我女儿送给我的东西,我见也没见,她为啥要送给她妈?”原来以前风风火火的“干妈”如今竟是如此凄惨,强烈的愤恨和心痛,使我禁不住浑身颤抖,母亲说:“你‘干妈’害怕你知道担心,才隐瞒实情的。”

心理和疾病的双重打击,使“干妈”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并迅速恶化,短短的几个月,便含恨而去。这期间,哥哥可能良心发现,与专门请假回家的我一同照顾“干妈”,嫂嫂却依然对病中的“干妈”恶语相向。我却敢怒而不敢言,看着由于并发症失明的“干妈”虚弱地躺在炕上,我无语凝噎,惟有泪千行......

令我惋惜的是,在干妈弥留之际,我却因为陪住院的老公而未能见她最后一面。当电话那头的母亲泣不成声、断断续续地告诉我这个噩耗时,在病房里,我不由得嚎啕大哭起来。我曾天真的以为,“干妈”永远也不会老去,即使在她病重之际,我仍然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想法。

在“干妈”的葬礼上,侄女泪流满面地告诉我,“干妈”弥留之际,断断续续地念叨,她为我老公和孩子做的厚厚的一沓布鞋,放在老房子里被阴雨淹坏了,这是她今生最大的遗憾!我的傻“干妈”啊!她不知道,她一针一线用爱编织的布鞋,早已被我“束之高阁”了。她却依然坚持每年做,她是想让她的爱永远陪伴在我身边啊!

......

我的“干妈”,她只是千千万万妇女中最普通的一员。我的“干妈”,年轻时,她把自己全部的爱给了她的儿女们,给了我这个“干女儿”,只是付出,不求索取,从没有享过一天福,却在年老体衰时凄惨地度过余生。

我不知道,此刻在大城市享受天伦之乐的哥嫂,是否能想起你生病时母亲焦急的眼神、温暖的怀抱?是否会想起你出门在外、母亲盼儿归的心境?是否能想起,校门口母亲撑伞接你的情形?是否会有“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遗憾呢?

逝者长已矣!我勤劳一生的“干妈”啊,祈愿你老人家在天国一切安好!

......

西安癫痫医院脑神经内科排名比较高的黑龙江治疗癫痫哪家医院靠谱癫痫病患者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