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菊韵】门前有竹(散文)

    在乡下,数我家的房子最差,70年代的干打垒土墙,上面满是岁月风雨的斑驳。在乡下,数我家的环境最好,清幽的小山湾,青葱的小菜地,清澈的小水井。这些自不必说,最诱人的是那片环抱土屋...[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品茗(散文)

    我成长于仙茶故乡,从小即识得茶树,知晓种茶管理茶的部署要求,了解采茶制茶的必须程序,深知茶从栽种到制作为成品过程的艰辛。茶微苦,不是苦于茶茎叶本身的滋味,而是苦于茶生产制作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四月的東庵(散文)

    我爱登山,这是个人的一种习惯。小时候,我家门前有一座山,名曰“九尖山”,约300多米高,每年我都要和小伙伴们爬几次。山的右面有一个较低的垭口,那是我上中学时常走的,每天两趟来回,...[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八一】我的后娘(散文·家园)

    我的娘,确切地说是我的后娘,已去世八九年了,每当想到她,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内疚和遗憾。由于母亲去世得早,父亲身体又极差,患有支气管哮喘,加上风湿关节炎,晚年生活起居很难自理,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征文】浓浓荆芥情(散文)

    【一】有道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从小就生长在北方,习惯了北方的春、夏、秋、冬,四季分明。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像父辈们一样,喜欢上了吃荆芥。每当春天到来临的时候,勤劳...[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风恋】倾斜的城市(散文)

    对于常年在外漂泊的人来说,故乡永远是一个令人生痛的心结。不明白到底谁抛弃了谁,失落感和孤独感造成的心灵创伤远不是回几次老家就能填补的,有时候,当想家成为一种本能,回家成为一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风恋】母亲的怀抱(散文)

    母亲的怀抱,总是充满着神秘色彩,演绎着无尽无穷的爱意。母亲的怀抱,给予了我们依赖、安全、踏实、温暖、幸福、甜蜜……从降临到世间的那一刻,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群,我们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姥姥家的那棵大梨树(散文)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也正是我的孩提时代,那时家里穷得温饱不及,更没有钱去买水果吃了。我家新庄是1960年才搬迁过来的,要吃上自家栽种的水果,需要很多年才会挂果的。农谚说:“桃三杏四...[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话说摄影留“念”(散文)

    每当樱花盛开的时节,珞珈山上武汉大学的樱花园里游人如织,总能见到一些青年朋友穿着和服在樱花丛中摄影留念。有位韩国留学生见此大为不解,于是问她的导师说:“他们为什么要穿着和服去...[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沈阳城的四月天(散文)

    经历了几次风雪严寒,天又是渐渐地回暖,几日的艳阳高照,冬与春的角力中,风儿渐渐地变得柔和起来,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可爱的四月是如同美丽的少女在人们期盼的梦中醒来,悄悄走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