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征文】浓浓荆芥情(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文化资讯

【一】

有道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我从小就生长在北方,习惯了北方的春、夏、秋、冬,四季分明。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像父辈们一样,喜欢上了吃荆芥。每当春天到来临的时候,勤劳的母亲总喜欢领着我们,拿着铁锹,在院子里开辟出一小片地来,然后施肥、翻土、浇水,撒上荆芥籽。

一开始,我们还耐心等待,但是对孩子们来说等待的日子真的很难熬,一天要问上好几遍:“妈妈,我们种的蔬菜籽是不是不会发芽啊?”妈妈总是安慰我们说:“等着吧,快了,快发芽啦!”过个几天,果然像妈妈说的那样,荆芥的小芽就会破土而出,长出嫩绿的、小指甲盖大小的叶子来。再过些日子,荆芥越长越漂亮,绿油油的一片,在太阳下叶子闪闪发亮。不久,这些荆芥就会成为我们餐桌上的美味了。

暮春,中午的时候,妈妈会拿着擀面杖在案板上“咚咚……”地擀着面条,那声音像在敲鼓一样。等声音停了,我知道妈妈已擀完面条,就等下锅了。妈妈大声地唤着我的乳名,急切地对我说:“阿巧,快去摘些荆芥叶过来,等着下面条用呢!”每当这时,我仿佛接受了光荣的任务似的,乐得屁颠屁颠地跑到荆芥地旁边,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一个叶片,一个叶片,唯恐会伤到荆芥的根部,小心地掐来一把荆芥叶子。接着便跑到厨房,把它用清水冲洗干净,放到锅台上,等妈妈下好面条捞出来,在面条上面浇上一些鸡蛋炒番茄的卤汁,最后放上几片荆芥叶片,不但看着美观,红绿相间,而且色香味俱佳,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尝上一口,那就是人间最珍贵的美味呢!

荆芥的叶片不像别的植物那样,有的植物你掐了叶子之后,它会枯萎,然后慢慢地死掉。而荆芥的叶子则是越掐越长得旺盛,在你掐过的地方,荆芥会长出好几片新的叶片来,像雨后春笋般地层出不穷。如果荆芥叶子一天天地长大了,你没有掐掉它,它会越长越旺,然后叶子就会变老,上面还会长出荆芥籽来,这时候的荆芥叶已老得不能吃了。

在我的心里,妈妈总是无所不能。她能用自己的一双巧手,为我们做出许多香甜可口的美味来。妈妈用它做成荆芥面托,荆芥饼,凉拌荆芥黄瓜,有时还会用槐花和荆芥,包上一顿素馅的大包子,那香味别提多诱人了。它能随风飘得很远,惹得邻居家的小妹妹跑来要包子吃。

荆芥,是季节性的蔬菜,在寒冷的冬季,市场上是没有卖荆芥的。春天来了,荆芥也要上市了,我总会买上一捆,把叶片一个一个地择好,清洗干净,拌上面糊,给孩子做煎荆芥面托,看着孩子吃得津津有味的,我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二】

我爱人由于工作的原因,长年飘泊在外。从遥远的东北大庆,到西北的戈壁滩,到东南的海边小镇……每一处都留下了他走过的足迹。但他无论走到哪里,那浓浓的乡音不会改,那殷殷的乡情不会变,他和我一样有着深厚的荆芥情结。

有一年,他来到了宁夏的一个小镇工作。那年夏天,我和女儿坐了一夜的火车赶去探亲。一家人团聚的时光是最甜蜜的。家里有了女人,才有了家的气息。我每天给他们洗衣服、做饭,感觉特别幸福。有一次,我忽然想给他们做顿家乡的捞面条,就到镇上的市场里,去买些荆芥做捞面条用。我转遍了整个市场也没有看到荆芥的影子,当地的人根本不知道荆芥为何物。

在宁东小镇,这个偏僻的地方,连树都很难生长。有一次,我坐车去一个地方游玩,一路上没有见一个人,到处都是光秃秃的石头,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植物也学得聪明了,杨树的叶子为了储存那点可怜的水份,都是背面向阳的。在建设工地的旁边,尽管喷灌的水龙头不停地浇水,可是在水浇不到的地方,有些花啊草啊,眼看着慢慢地枯萎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只有那些生命力旺盛的植物,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艰难地生长着。

就在一排工地宿舍的前边,我爱人和他的同事小肖在工作之余,专门开辟了一小块小菜园。他们把从遥远的家乡带来的荆芥种子,撒在了翻过的坚硬的土地上。小肖每天精心地给荆芥浇水、施肥,你可别说“功夫不负有心人”,荆芥慢慢地长出了绿绿的小叶子,是那样的娇嫩,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更加惹人怜爱。由于放暑假了,工地上来了许多探亲的家属。这些远道来的妇女们,早就对那片绿油油的荆芥地虎视眈眈的,尤其是中午要做午饭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妇女,在荆芥地边转悠,时不时地还美言几句:“这荆芥长得真旺啊!”每当这时,小肖总是不接茬,他亲手栽种的荆芥,在他的心里就像他的孩子一样,特别是在荒芜的戈壁滩上,能存活下来,多么不容易啊!其实他心里最明白,这些女人们“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这片茂密的荆芥地,这块荆芥地就是一块肥肉哦,大家多想吃上一顿家乡的荆芥啊!

小肖是在城市里长大的,他哪里知道,荆芥这种植物是越掐越长得旺盛。如果不掐,时间长了,叶子老了,会结出白色的花来。说实话,我也想掐一把荆芥,每当走过那片荆芥地,那种滋味,就像饥饿的人看到面包放在你面前,光让你看不让你吃一样的难受。

机会终于来了!有一天,小肖要回河南老家办事,他临走前把那片荆芥地托咐给了我,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好生照料这些小生灵。第二天中午,做面条的时候,我来到那块地边,思考再三还是下手去摘了几片荆芥叶子,我又对那些来度假的女人们说:“大家都可以摘一点,但只摘叶子,不能伤了根。”那一天,家家户户都像过年一样高兴。原来幸福就是吃上一顿荆芥面条啊!四天后,小肖回来了,我来了个先斩后奏,把用荆芥做的面托,端到他面前,也许他开车累了,拿起一个来吃得很香甜。等他吃完了,我才小声地对他说:“小肖,不好意思,我掐了你的荆芥叶子,荆芥的叶子可是越掐才能长得越旺啊!”小肖听了我的话,半信半疑,快步走到门前,看到荆芥叶一片葱绿,提着的心才放回肚子里。我理解小肖的一片苦心,在他的眼里,这不是一块普通的荆芥地,是远在他乡的游子思念家乡的一片浓浓的深情啊!

后来我才知道,这把荆芥是老乡从河南捎过来的种子,当地的土地也不好生长,他们就把荆芥种在一口大锅里,里面用了上好的泥土,好让荆芥更好地生长。荆芥也不负众望,长得是那样的葱郁、那样的茂密,在异乡的土地上就像一朵奇葩。

......

又是一年暑假,在福建的一个小渔村里,我又遭遇到了同样的尴尬,这里没有我想吃的荆芥。和在西北时一样,这里的人们不知道什么是荆芥,更别说荆芥是什么味道的了。有一天中午,一位老乡给我带来了一把荆芥,我喜出望外,用它做了家人最爱吃的荆芥捞面条,那种久违了淡淡的荆芥味道扑鼻而来,对,就是这个味道,浓浓的家乡的味道!

在远离故乡的日子里,我才深切地体会到:家乡的味道,原来是最难忘的。但愿这片片荆芥叶能给那游子的心带来些许的安慰……

南京去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更好?男性癫痫患者服药中可以要孩子吗?癫痫中医治疗的方法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