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八一】我的后娘(散文·家园)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文化资讯

我的娘,确切地说是我的后娘,已去世八九年了,每当想到她,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内疚和遗憾。

由于母亲去世得早,父亲身体又极差,患有支气管哮喘,加上风湿关节炎,晚年生活起居很难自理,急需有一个人照顾。

1988年盛夏的一天,经他人介绍,一个叫张秀英的老人来到了父亲身边。记得那天父亲让我去看她,还没进门,一个满头银发,挽着小高簪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就迎了出来。她个子不高,且有点偏胖,光着脚丫,踢踏着一双很旧的凉拖鞋,细看还是个半裹脚,一副十足的农村老太太的形象。她见了我,笑盈盈地说:“闺女来了。”

当时我不是很满意,则漫不经心地答道:“阿姨,您来了。”接着,带着许多疑问的我,满脸惆怅地问道:"阿姨,你老家距离这里很远吗?现在家里还有什么人?”

她若有深思地说:“闺女呀,我命苦啊,娘家是襄阳石桥的,老家还有弟弟一家亲人。婆家是河南邓县的。我本来也有个完整的家,前些年老头子有病去世了,留下了我和闺女。这个闺女是我和老头子年轻时抱养的,闺女长大后,找了个上门女婿,还添了两个小子。后来闺女经不起女婿怂恿,卖掉了家里的部分房屋,不顾我这个老太婆死活,带着稍微值钱的东西,投靠婆家了。从此,这个家就剩下我一个孤老婆子了,我靠捡废品维持生活。”

看她说这话时有些悲伤,我就不再多问了。

父亲则接着说:“你阿姨也是一个可怜人,什么事情都是缘分。这不,一个月前,街上来了郎中,自称能治疗风湿关节炎,我便把他请到家里为我扎针,久而久之就熟悉了。我便托付他给我介绍个能给我端水端饭的人,于是郎中便把她带了过来。”

虽然父亲这么说,但我仍然觉得有些不妥。于是,我把父亲拉到一边,悄悄地说:“老爸,她应该比你大五六岁吧,出生这么贫寒,洗衣、做饭她能不能干好,况且看上去又邋遢,只图端水端饭,能减轻我的负担吗?”

父亲听了我的话有些不高兴地说:“娃子呀,我现在这个样子,个个见到我都嫌我脏,哪个愿意来伺候我。你们姊妹几个哪家我也住不成。你工作又忙,还要照顾孩子,哪有时间管我,只要有人能给我端口水端口饭就行了,以后你只要把我需要的东西送到就可以了。”

既然父亲都说到这个份上,我便不再反对,就这样后娘和父亲就生活在一起了。在别人眼里,他们是一对很糟糕的老年人,可是他们感觉亲近,生活得很幸福。

新家组合起来了,他们各自脸上都挂满了笑容。他们自力更生,开了一块菜地,养了几十只鸡子,没事了到菜地里松松土,拔拔草,吸收点新鲜空气,过着田园般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父亲的话也越来越多,后娘也有道不完的话,父亲的生活不再那么寂寞了。每到星期天,我就带着父亲爱吃的饺子、油条、包子馍馍、水果以及父亲需要的药品等,然后帮他们把家里卫生打扫一番,把水缸涮得干干净净,再提满水,管一个星期用不完。偶尔也帮他们洗洗床上的被褥,而洗衣、做饭、烧开水,这样的杂务小活都有后娘做……

这种平静的日子持续了几年。但由于父亲年龄偏高,支气管哮喘病一年比一年严重,每年至少住两次医院。后娘一如既往精心地伺候着,送饭、打开水、洗脸、倒尿罐、拿药、请医生等,看起来都是小事,可是后娘做起来很艰难。因为她脚小,楼上楼下地来回跑,一不小心就会摔跤。然而,后娘却毫无怨言地精心照料,父亲一次次都化险为夷。

难忘1993年夏天,这是父亲一生中最难过最痛苦的一次。由于父亲患病太频繁,咳嗽得像失控的机关枪,昼夜不停。肺膜咳破了,呼吸时气都漏到胸腔,腹部胀得像打过气一样,父亲痛苦地坐立不安。无奈,医生们每天只好用注射器,从父亲的肋骨缝中往外抽气,以减轻他的痛苦。这样反反复复,次数多了很容易感染,也会给生命带来威胁!后来,医生们翻阅资料,找到一个可以救命的办法,可是在当地医院史无前例,自然风险很大。我们做子女的,在当时只要有一线希望,都会坚决支持。在我们兄弟姊妹的再三坚持下,医院同意了手术。

那天,医生们让我们把父亲抬到放射科,首先进行胸透,然后用较大的注射器从父亲胳膊动脉血管中抽出一管血,再从肋骨缝隙中注入胸腔,让血液在胸腔中慢慢蠕动从而来粘住那个破口。医生们就这样不断地抽满一管,注射一管,一直抽了十多管。大概过了30分钟,只见父亲脸色煞白,大汗淋漓,然后慢慢地倒在地上……

医生们连忙把父亲平放在地上,奋力地抢救。我像一个受了惊吓的孩子大声呼喊,父亲无应答,已经是不省人事。经过半个多小时地抢救,父亲才慢慢地恢复了意识,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父亲被推进了病房,昼夜咬紧牙关地倚在椅子背上。因为医生交代,这种手术不能躺下,否则有生命危险。可怜的父亲一天到晚手脚都挂着吊针,不吃不喝不睡,一直低头呻吟着,大小便失禁,连蚊子叮咬都没有感觉,真是度日如年!那种痛苦让我无法形容,作为儿女的我们,只能看着心疼流泪。

半个月来,父亲一直在迷迷糊糊中度过。后娘年事已高,每天也陪我们坐在那里,不吃不喝,眼泪汪汪地望着。有一天,哥哥悲痛地说:“父亲看来是水多面少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清醒过来,不如先把后娘的事安排好。我们觉得哥哥说得有道理,反正后娘在医院里单独看护不了,不如让她回她老家算了。

于是,哥哥和后娘商量:“阿姨,我老爸的病到现在没有好转,你先回河南老家住一段时间,等他好了再去接你回来,好吗?”

后娘泪流满面地说:“中啊,过几天一定接我回来呀!”就这样,我们给后娘拿了两千元钱,收拾了她的衣物,请了一辆小车,把她送回了河南老家。

可四天后的一大早,我们刚起来,就见后娘挟着一捆衣服,手里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踉踉跄跄地来到医院,一下子扑倒父亲身上,哭着说:“老尚啊,回去了我才知道,我离不开你呀!我睡不着,吃不下饭,放不下你呀!所以我日夜紧走慢走了两天,赶了回来,你要活过来,你就是我的家啊!"

听了后娘的哭诉,父亲在昏昏沉沉中忽然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虽然听不懂说什么,但是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其实,他心里一直装着后娘,也舍不得后娘离开。

终于,奇迹出现了,父亲的病竟然有了好转。我们兄妹都喜出望外,再也不说让后娘回去了。有她守在父亲身边,父亲似乎觉得有安全感。就这样,我们轮流护理父亲又持续了将近10天。因为我们都各有工作,剩下的日子就轮到后娘全权负责了。她昼夜守在父亲身边伺候着,丝毫不敢怠慢,直到父亲能下床了脸上才露出笑容。

父亲想省钱,主张白天在医院治疗,晚上回去住,这样可以节省一点床铺费。为了方便起见,后娘就借了个板车,每天早上把父亲拉到医院,下午打完针后再把父亲拉回去。那时后娘已经七十多岁了,个子矮,脚又小,板车那么大。她驾驶板车走在路中间,可想而知,是多么地艰难!就这样,后娘每天拉着板车,在往返医院的路上,来回奔波了又是十多天,一直坚持把父亲的病治好才肯松口气……

后娘对父亲不离不弃地照顾,让我们做儿女的感动地热泪盈眶!

随着时间地推移,季节地转换,父亲和后娘相依为命又过了七八年的安稳日子。2001年,父亲再次犯病,又在昏迷中送进了医院。可是这次运气并不是那么好。住进医院三天还没有清醒过来,我心里有一种不祥之感,急忙找来院长(我的学生),让他召集全院权威医生会诊,其结果是:无能为力,病入膏肓,只能看造化了。

听了这话,我和哥哥弟弟妹妹心里凉了一半,都在想让父亲能多活一分钟而商讨办法。父亲也在昏迷中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很不舍地说:“我每次都能死里逃生,这次老天爷怎么不开恩呢?”我知道父亲舍不得我们,也不放心后娘。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我们都在无奈无住地等待中,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慢慢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种生死离别的悲痛是无法诉说的,我们只感到万分痛苦和莫大遗憾。

对于父亲离开,后娘是撕心裂肺地大哭:“我的亲人啊,你这么狠心地撇下我,让我怎么办呀!我是那样地爱护你呀,你还是丢下我不管了……”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听到她的哭声,看到这样一个白头苍苍的老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流泪。

父亲走后,后娘一个人默默地守候在父亲活着时的那间屋里,十分孤独。依然日出而起,日落而睡,再也没有了欢声笑语。只有我的到来,她才眉开眼笑地说:“闺女来了,我闺女来看我了,下周还来看我啊!”那种渴望戳痛着我,我依然像父亲活着时那样,送粮食,买生活用品、衣服,给她提水、打扫卫生等等,每个星期天都抽空看望她,让她感受亲人的温暖。

这样又过了五六年,这时后娘已经是86岁高龄了,生活实在难以自理,我们只好找到政府养老院领导协商:我们出钱,他们帮我们照顾后娘。后娘就这样住进了养老院,这期间,我找了个住在那里的老人,帮后娘端饭、打水、倒尿盆,每月给人家拿几十元钱作为酬劳;还在那里请了一个医生,常年累月给后娘看病,记下所有账目,年末了我去付款。冬夏换季,我给她送去被子、棉衣、单衣,平时隔一段时间买上礼品去看望。

让我揪心的是,每次看望后娘后离开时,她总是眼里噙着泪花。我每走一步她就跟着撵一步,一直追得很远都不舍得离去,嘴里还不停地唠叨:“闺女啊,你有时间了一定来啊,我想你啊!”

最让我震撼的一次是一个星期天,我提了一件饮料,买了两套夏天的单衣服给后娘送去。她见到我,拼命地哭,用手死死地揪住我的衣服,不让我再离开她。我强忍着泪水,好言哄着她才肯松手,我才得以离开。

然而,我却不知道,这竟然是我与后娘的最后一次见面!

2009年10月10日的上午,我正在教室给学生上课,校长突然来到教室门口,急切地说:“养老院打来电话,说你后娘不在了。”

我当即怔在了那里,昔日我与后娘在一起的情景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瞬间,我的嗓子哽咽了,眼睛也模糊了。

那个佝偻着身躯,目光呆滞的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床边小凳上,眼巴巴地盼望与女儿会面的情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与我相见成了她的奢望,前几日她还托人带口信让我去看她,说特别想我。是我的无知而错过了与她的这一生的最后相见。她一生无儿无女,无牵无挂。可她早已把我当成了她一生中最亲最爱的人。她似乎要把一辈子埋在心里的话,都向我诉说。可我呢,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好心痛,好内疚好遗憾啊!

为了让后娘在阴间有个依靠,我们按照农村的风俗习惯,为她披麻戴孝,排排场场地把她安葬在父亲脚下,让他们在阴间依然亲如一家人,相互关照。

娘啊!我应该好好地感谢您,是您代替了我的亲娘,陪伴了父亲多年,给他带来了不少欢乐;我要感谢您,又是您给我减轻了负担,让我平时不再为父亲的生活起居操心,安下心来干工作,才造就了今日的我。

娘啊!今天、明天、后天乃至若干年,我都不会忘记您,每年清明节我都会带上纸钱,到您坟地跪拜祈祷,希望您在父亲的身边继续享受幸福美满!

娘啊!永别了!但愿您在另一个世界里好好地安息吧!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癫痫治的好拉莫三嗪治疗癫痫的副作用是什么石家庄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更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