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青衣】霓虹闪烁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唯美句子
   琼弯腰摸了摸儿子的脑袋,亲了一口,把他抱到沙发上,开电视,选了儿子喜欢的动画片哄道:“宝贝乖,滢滢阿姨找妈妈有事,你别去,先看电视,改天妈妈带你去逛公园。”      儿子乖巧的点点头说:“嗯,妈妈你要快点回来。”      琼再次摸摸儿子的脑袋,微笑着说:“我的小宝贝真乖,好的,妈妈很快回来。”      琼来到酒吧的时候,滢在一杯接一杯的狂饮,好像她跟酒有仇似的。      琼怜悯的用目光轻抚着滢责备的说:“别灌那么多,要不呆会又要我侍候你。”      滢帮琼叫了一杯鸡尾酒,喷着酒气说:“没事,几杯酒算什么?!再喝几瓶我也不会醉。”      琼摇头轻轻叹了口气,滢这话这副样子她也记不清听过几回看过几回了,早已习惯了,在接到滢电话那刻她就做好准备了。      吵杂的音乐声、人声混杂在摇曳的霓虹里,这里大多是些寻欢的、买醉的、体味刺激、品味寂寞、挥洒无奈或苦闷的人。      琼和滢是在一个一块长大的伙伴、密友。琼的家里很贫穷,滢的家里很富,她们都很聪明,都是公认的靓女,因了穷,琼很勤快很节俭也很努力,因了富,滢很娇气很奢侈也很慵懒。      高中毕业后,她们一同来到了这座城市的同一所大学,不同的是,琼是自己考上的,滢是她爸爸花钱帮她买上的,所以她们在不同的系不同的班学着不同的专业。      毕业后,她们都选择留在了这座城市,琼的勤快和优秀让她很快就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而滢向她爸爸要了一大笔钱开了自己的公司,聪明的脑袋加上充足的资金,钱滚钱,滢的公司帮她滚出了可以让她任意乱花的钱。      滢常常对琼说:“喂,姐,到我公司来帮我,我给你比你现在多三倍的工资。”      琼总是说:“好的,我考虑考虑。”可她永远是考虑而已,因为她知道她只要去了,她就要仰视她,她就会俯视她,她们的友谊就有了距离,甚至有一天可能会因为某种原因某些缘故而终止。      “你发什么呆?”滢摇着琼的肩膀对她喷着酒气问。      “哦。”琼回过神来应道:“我过来前和我老公吵架了。”      “吵就吵呗!他又不是第一次跟你吵,你舍得就跟他离,离了就不会再吵了,舍不得就忍着,吵完继续过呗。”      “妹,你喝多了。”琼有点不高兴。      “多什么多,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妹我的酒量。”滢挥了挥手,抓起杯子,一口气又灌了一杯。      “你知道我今天见着谁了吗?”滢问琼。      “我知道你见着谁?我又没跟着你。”琼觉得滢问得好笑。      “我见着峰了,我中午陪客户去吃饭,他和他老婆还有儿子也去那吃饭,他让他老婆点自己喜欢的菜,可他老婆点的全是他喜欢的菜,他搂着儿子,亲着他老婆,好幸福好幸福。”滢流着泪呐呐的说。      “傻瓜,他是做给你看,气你的,你一个大公司的总经理怎么像个十几岁的傻妞似的上这当,难怪人家说被爱扰了心的女人智商为零。”琼握着滢的手拍拍她的背安慰道。      峰是滢读书时的男友,也是她和琼的师哥,学的和琼一样的专业,比她们高一届,是学校学生会的主席。峰是先认识琼后才认识滢的,他最初喜欢的是琼,可琼是那种表面很优秀但内心特不自信的人,她对太优秀的异性总是视若虎狼,深怕自己会被伤害被吞噬。峰怕吓着这样一个让人怜爱女孩,所以他选择了和她的好友滢交往,他也弄不明白自己和滢谈了两年的恋爱是否曾经爱过滢,还是只是为了有更多的机会接触琼。      峰先他们一年毕业,毕业后,找工作一直高不成低不就,没找着。他希望滢能向她爸爸要十万块给他做生意,可滢那精明的爸爸不同意。自那以后,峰便开始冷落滢,而且不到一年,滢还没毕业,峰就和一个肯拿钱给他创业的富家女闪电般结婚了。      峰结婚那天,滢不上课,躲在宿舍里整整哭了一天,琼怕她想不开跟班主任装病请了一天假,静静陪她帮她递纸巾。      滢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迷上了喝酒的,而琼也是从那时候起下定了决心不跟太帅太优秀的男人交往、结婚。      滢漂亮、有钱又大方,约会常常主动买单,所以追求者排着长队等候着,但滢再也找不到恋爱的感觉了。梦里常常是一双双色迷迷的、贪婪的眼在追逐她,捕猎她,而远处是一双冷漠的讥笑的眼在遥遥看她。      滢醉了,趴在了吧台上,嘴里不知在哼歌还在说话,在这个霓虹闪烁的嘈杂地方,她的话连同她一起都被淹没了。      琼慢慢的将杯子里最后的酒啜完,付了帐,搀扶着滢出了酒吧。      夜幕下,这座城市被闪烁的霓虹点缀得分外漂亮。      上了出租车,看着身边喷着酒气说着呓语的滢,酒气和感伤涌上了琼的心头。      滢生气和无奈的话语从遥远的记忆深处飘了出来:“琼,你疯了,嫁给这个比你老、比你丑、比你穷还这么小气扒拉的男人,你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你就等着后悔吧!”      琼使劲的甩了甩头,她要把烦恼和记忆甩掉。      侍候完滢,正准备离开,滢的手机在包包里响了起来,琼拿出来按了接听键不吱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磁性的男中音:“宝贝,今晚寂寞吗?要不要我过去陪你,让你舒服舒服。”      琼的脸瞬间烧了起来,通红通红,她定了定神冷冷的说:“回家陪陪你妈吧!让她舒服舒服。”      “你是谁?滢滢呢?她怎么了?”电话那天传来了讶异焦虑的声音。      “她醉了,睡了,没事。”琼挂了电话并随手关了机。      琼看着熟睡的滢,突然觉得她有点可怜。她帮她开了暖暖的橘色小夜灯,悄悄的出去,帮她锁好了门。      走出了滢的家,琼在小区门口站住,远处有出租车过来,她扬起了手又迅速放下,撩了一下漆黑柔软的长发,朝公车站走去。   大街上,霓虹依然在闪烁,不知道有多少美丽在寂寞里迷失,也不知道有多少平淡在无奈中叹息。   治疗青少年癫痫病怎么做用苯巴比妥来治疗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更靠谱湖北癫痫医院哪家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