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小媳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唯美句子
小媳妇,其实是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花的年龄,装满了花的愿望。大城市的灯火,诱惑着她的目光。在一个边沿亲戚的承诺下,她不容自己一丝犹豫,就踏上了她认为是天堂其实是相反的列车,最终,落在了这个小村里。   自夏娃创造人类开始,慢慢的,已经失去了夏娃的当初,人的欲望也随着进化,滋生出类似人贩子的群落。小媳妇,就是他们蹂躏后又重复地变成叠叠钞票,几经摧残跌落尘埃的残花败柳,就像鲁西北平原的夜晚,狗鸣过后,死寂幽静,没有波澜,再平常不过了。   鲁西平原的土地,总是吝啬地挤出微薄的热量,无论青壮猛男怎样辛勤,女人如何细致,它在那里,依旧是不疼不痒,一年下来,也就只有填饱肚皮的收成,李家,更不例外。   李家,在小村里是一个中下等的农户,李家夫妻,还没有来得及去想当奶奶爷爷的梦,就撒手西归了,留下三儿一女,成了光棍家庭。   没有计划生育的年代,收成远远超越了地里的庄稼,就像还没有来得及熟透的瓜,迫不及待,一个个降落。眼瞅着,李家老大已经远远超过了婚嫁的年龄,没有了双亲东家求西家跑地张罗,就更没有人给这个家徒四壁的光棍提亲了。李家老大,心,也就死了,每天,只是闷头干活,把心里欲望的气力,都使在硬邦邦的土地里,再也不去想女人是咋回事了。   春暖的时侯,鲁西平原兴起了一股旋风,给那些光棍年龄的男丁们,脸上挂满了希望。他们通过人贩子,用在当地讨媳妇一少半的钱,就可以买来一个自己想疯了的女人。在光棍们的眼里,只要是女人,或者应该说,只要是能够繁殖的女人,他们就会来者不拒了,况且,人贩子也没有让他们选择的余地。因为家里太穷了,老大,就注定是光棍了,美滋滋的事,就落在了三十三岁的老二身上了。   小媳妇,就这样来到这个家里。   雪,没有消融的痕迹,呼啸的北风,卷起小院子的破瓶乱罐,连同雪面,一同滚向土墙下的蓝色砖块的地基上,发出叮当破碎的脆响。李家老二,端着一碗落有雪花的鸡蛋面,走进小屋,放在小媳妇的面前,摩搓着冻僵的双手,有些木纳得说,“赶紧吃吧,一会就凉了。”或许是短暂的经历使小媳妇懵了,来不及去想,也或许是人的本能,肚子的咕咕叫声,使她拍不及待地稀里哗啦,连同还没有来得及融化的雪花,一起咽下,顺着脸颊,竟噎出成串的泪花。   李家老二,按部就班的把门锁死,嘎吱嘎吱地踩着有些重复的雪地脚印,由近而远。   好像填饱了肚子,就接连了思想,小媳妇让窗外的白雪刺疼了眼睛,她裹紧被子,把自己深深地蜷缩在被子深处,让自己的思绪,在黑暗里去理顺来往。朦胧里,她看见了阿妈在门前的大树下给她洗衣服;恍惚里,又看见一起嬉戏的玩伴不认识她的目光;惊恐中,一双大手死死抓住她狂奔的头发,她拼命挣扎着,一个激灵,她睁开了眼睛。“嫂子,你终于醒了,你发烧了,已经迷迷糊糊两天了,医生刚给你打完针。”随着声音,她看见了正在给自己掖被子的女孩,应该比她大不了几岁。她说她叫莉,是家里的最小,二哥叫篮,二哥其实挺好,就是因为穷,没有办法,才走了这一步,为了家里能有个识字的,就让三哥读书了。莉,喋喋不休着,殷勤地给她剥开各种水果,小媳妇忍住头痛,只明白了自己又成了这个买家的婆姨了。   一天天,就这样过着,莉,每天形影不离。小媳妇心里明白,这是在看守自己,她心想,自己一定要逃脱,就必须拉近和莉的亲近,所以,她就和莉有了些相同的话题和女孩的私语。   日子,就这样按部就班着,小媳妇的病,被莉照顾好了。在莉的陪同下,她走出小屋,来到院子,踩着残雪,她能看见了线杆上的麻雀了,也能看见远处一棵大树上的黑乎乎的鸟穴,还有家的方向。她假装着和莉说笑,心里,在盘算着怎样逃脱。   冬天的太阳总是很吝啬,吃饭的时间,不再漫长,篮,已经做好了饭菜,摆好了碗筷。饭菜,平平常常,只是篮把两个剥好的鸡蛋,放在了小媳妇的碗里,好像害怕盘子里的菜小媳妇会够不着,就故意的推到她的面前。小媳妇享受着这种额外的待遇,心里,就减缓了紧绷的念想,话语,也不再少得可怜了。   篮,每天早出晚归着地里的事,家的大小杂事,也得有他打理。每逢在夕阳西下,他都会扛着疲惫的农具,光顾在村里的小卖铺里,他用带着汗臭味的皱巴巴的零钱,挑选着他认为小媳妇喜欢吃的零食,拿回家,送到小媳妇的屋里,还叮嘱妹妹不要贪嘴。   小媳妇在篮的疼爱下,也就不再那么反感莉的形影不离了。或许,篮没有像以前的买家那样摧残过她,也或许是篮给了她父亲般的呵护,小媳妇竟对篮,没有那么排斥了。   那一年的冬天,好像春给它悄语了很多蜜言,雪,一夜之间,偷偷融化。朝阳,暖暖的,撒在小媳妇和篮的身上,小媳妇,坐在池塘边,静静地看着篮在熟练地摆弄一张面积不大的渔网。篮许诺,要给小媳妇烹饪一盘新鲜的小鱼,他欢快地忙碌,结实的臂膀,在阳光下来回晃动,小媳妇就这样看着,看着,眼睛,竟有些恍惚了。几个月的相处,她好像习惯了他的呵护,就像有些依恋父亲的孩子,那种暖暖的感觉,让她模糊了曾经来时的疼伤。   在篮的心里,他一直把小媳妇当成自己的小女人,他,是真的很喜欢她的,他宠她,她惯她,他在用爱,等她长大。终于,十七岁的小媳妇,就在一个临近春节的好日子,和篮,真正成就了老夫小妻的夫妻生活。没有波澜,没有心颤,就像一个孩子对长辈的顺从,把自己,给了篮。   女人,一旦把性托付给了某人,心,就跟随了,莉,再也不粘在她身边了。她和篮,有了自己的小天地了,篮走到哪里,小媳妇就跟随到哪里。在外人眼里,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父亲领着自己的孩子。但是篮不在乎,脸上每天总是乐呵呵的。   春暖花开的季节,小媳妇当了妈妈,孩子的降生,使她知道自己要学会如何去做个女人了,虽然照顾孩子都是篮的事。她学会了给篮做饭,学会了给篮做手工的鞋子,忙碌中,也催熟了自己的身体,细腻的皮肤,丰满但身材很到位的婀娜,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总能让在门前路过的男人们的眼睛停留。   如果岁月就这样进行,或许小媳妇认为这就是生活,平淡中日出日落,和篮,就像自然中的自然,无风无浪。可是,另一个男人的出现,从此,掀起了她的波澜。   意,是李家的老三,高中毕业,无缘再去深造。有点文化,谈吐说话就是不一样,因为没有在黄土地里历练过太阳的威力,所以,皮肤,白白的,一张阳光的脸庞,总是笑得那么自然。在外人的说笑里,都认为小媳妇和意才是真正般配的一双。或许,正是缘于别人的玩笑,小媳妇和意才有了眼睛的碰撞。世间,人,就是这么奇怪,有时,人与人一辈子在一起,都会熟视无睹,可有时就是一个无意的对眸,就注定了会是惊天动地。小媳妇,第一次体验了什么是脸红的心中嘭嘭,意,第一次看见了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彼此在一起,再也没有那么自然了。   毕竟,小媳妇是意的嫂子,那种心里的情愫,只能掖在腋窝里,因为,他知道,这种碰撞,是不能见光的。可是,他把这份心动,隐藏错了地方,心,没有停止,反而在腋毛的滋养下,四外蔓延。他不敢看小媳妇的眼睛,不敢看她婀娜的身姿,可是小媳妇每天就在他的面前,轻柔地像一阵风,好像故意让风扑入他的怀里。这种煎熬,小媳妇同样感应着,两个房间的灯光,经常错落有致地相伴很晚。   就在小媳妇心如潮水的时侯,老家寄来了信件。从离开家到现在已经接近三年了,自从有了孩子的牵绊,小媳妇的心也就静下来了,打消了离开的念头,稳定了心情,篮也看得出她是踏下心来过日子了,就给她的老家寄去了一封平安的信。老家的信里说,双亲年纪已经不适应远处走动了,一定让女儿回家一趟,要亲眼看到三年杳无音讯的女儿。篮想,孩子都蹦蹦跳跳了,小媳妇也应该回家看看了,他打点着老家的土特产,又东西两家地拼凑了一些钱,一切准备就绪了。或许上苍有时是真的存在着有冥冥的安排,南与北的遥远距离,对于从没有出过远门的篮来说,他胆怯了,自然,意就是最好的人选了。意,识字,能辨清方向,能照顾小媳妇,就这样,意陪小媳妇踏上了南归的列车。   平时故意地躲避,到现在的面对面,两个人都有些局促不安,意,刻意掩盖,小媳妇眼睛迷离,一层窗户纸,都不敢去戳破。   终于到了老家,阿妈不知道在门前的大树下翘望了多久,一番相拥的泪流之后,阿妈上下打量着意,感觉和自己的女儿,还是蛮般配的,心里的揪心,就没有那么严重了。   丰盛的晚饭之后,阿爸阿妈体恤他们在车上已经好几天了,提前整理出一间房间,让他们早点休息,还没有来的及解释,阿妈就殷勤地替他们关好了内门。   一间卧室,面积很小,除去一张和卧室不协调的大床,其余,也就没有多少闲余的地方了。猛然间,两个人单独的在一个卧室里近距离的面对面,彼此的呼吸,都能听见。小媳妇想挪开占用空间的那把椅子,可恰恰就被椅子的腿,绊了一下,不偏不斜,扑入了意的怀抱。就是这一个错误的扑面,点燃了彼此两个人已经很久的一眼万年,就像两座亟待喷发的火山,那是两个人共同的感觉,什么伦理,什么道德,在此时都是死亡的。他们相互交缠,那种云里雾里的忘我,使他们真正懂得了什么是真爱的味道。小媳妇第一次感觉到了身体地颤动,第一次感觉到了做女人的幸福。云雨之后的她,软绵绵地贴在意的胸口上,醉意坚定地说,她,要做意的女人,她要让意叫她霞,她只属于他的霞,她不再是别人口中的小媳妇。   爱,是彼此两个人共同的感觉,意和霞,沉醉其中。意,在自责和愧疚的时刻,被霞的唇,吻的遥无踪迹了。   缠绵的时间,总是过的太快,转眼,已经过了一个月,篮的信件,吹醒了两个人的甜蜜。同样的一个问题,同时出现在彼此的脑子里,回家,该如何去面对这畸形的恋情。   窗外,一对鸟儿在绿意盎然的树上,相互亲吻着。霞收回眼光,坚定地对意说,和你哥,那是一个错误,那是老天为了让我等你而错安排的一个擦边。和你哥,我没有爱,只是我无助时的一个温暖,和你在一起,我才知道了什么是女人,我欺骗不了自己的爱,我不管什么伦理,我爱你,我就跟定你。意,煎熬着落下了泪。   还是那间破旧的小屋,篮,一张痛苦的脸,深深埋在两腿之间。他有过预感,和霞的姻缘,或许根本就没有长远,毕竟,霞是一朵才开始绽放的娇花,而自己已经是被岁月雕刻成远远超过了实际年龄的苍老,可为什么偏偏是自己的弟弟?指缝里,流下了他的泪。   霞说,篮,你不要去怪意,意,给我的感觉,是你不能给我的,我不想欺骗你。我和意,是爱,和你,从一开始就是一种亲情。或许多年以后,我和意也是一种亲情,但是,现在,我阻隔不了对意的爱,无论你是否同意,我也要和意在一起。   几个昼夜,篮好像更加苍老了,霞的坚定,意,毕竟是自己的弟弟,他,把霞的所有衣物,整理好,送到了霞和意的房间,只把他和霞的孩子的所有,留了下来。   没有仪式,没有喧哗,好像也知道这本来就是不光彩的事,好在,和篮,也没有结婚证什么的,就省略了很多扩及之外的闲言。   开始,霞和意,很少出门,或许,真爱之前,毕竟有过鲁西平原少有的插曲,他们三人,心里的各种纠结,还得需要时间来慢慢打开吧。   秋收的季节到了,莉从婆家回来,帮着哥嫂收秋,一家人,还是在一个锅里吃饭,霞的女儿吃睡都跟随在她的身边。夜里,篮,就只有一个人睡了。小村的闲言,也在这几个月的次第下,逐渐平静了,好像一切,原本就是正常的。每个家,都过着自己的日子,饭后之余,互相叨叨着每个家的趣事。时间长了,也就麻木了,不正常的,也正常了,一切,也就自然了。   霞和意,在春暖花开的时侯,生了一个儿子。李家有后了,篮,脸上竟有了笑意。一家五口,霞是一根纽带,篮和意打工挣得钱,都心甘情愿地交到霞的手里,霞,就把喊着不同爸爸的两个孩子,打扮得锦上添花,也把兄弟俩的衣食,照顾得井井有条。   岁月,已经过去了二十个春秋,篮的女儿,大学即将毕业,意的儿子,也已经是一个高中生了。以前的破旧房子,连同那些过去的岁月,都是过去式了,霞,在明亮的房子里,每天做好可口的饭菜,等着篮和意辛勤的回归,星期天,一同和孩子们开心的丰盛一次晚餐。霞的脸上,溢满幸福。   如果说,霞是不幸的,可她最终有了自己的意中人,如果说霞是幸运的,可老天又给了她一个不愿意回忆的开始。就像这个大千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离奇百怪的人生,谁能去评论每个人的是非对错呢?   篮和意与小媳妇的这段离奇的恋情,是不是也是那个年代的缩影?   西安靠谱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如何治疗癫痫病最好儿童癫痫除了治疗还应该注意什么青海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