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柳枝长(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大赛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娟子了,她走的越远,可能心里才能得到安宁。

上星期,娟子突然从澳大利亚回来了,听说我定居在承德,便请我在饭店吃饭。分别八年了,见面后,我俩都非常地激动和高兴!可是,我发现娟子只是叙说国外的往事,细说她的家,孩子和孙子,就是一字不提我们青春年少时的故事。

吃完饭后,娟子沉默一会,对我说:“迎春,明天陪我回趟矿区,陪我去看看凤龙好吗?”这时,我看见娟子的眼睛潮湿了。我点点头,她抓住我的手,使劲地摇了几下,没有说话。

我和娟子、还有凤龙,从小就是好朋友,同一年先后出生,还是好邻居。矿区的住房就像摆放的火柴盒一样,门与门之间挨的很近,一栋十家,我们三家挨着住,拆了院墙就是一家人。我们俩女一男,自打懂事起就整天泡在一起玩,在院里过家家,夏天上山摘山杏;上学又在同一个班,感情自然是很深的。一晃初中毕业了,娟子和凤龙都下乡了。我因姐姐下乡了,按政策我留城,在矿上的医院当了一名护士。

漫长的三年插队生活结束后,娟子和凤龙都抽调回矿上班,可是他俩的感情深化了。俩人都在一个生产队,同吃、同劳动、同甘苦,有说不尽的情话,而且爱得很深。娟子在我们医院收费室工作,凤龙当了一名井下工人。我和娟子经常在一起有说不完的悄悄话。娟子的悄悄话多半离不开凤龙,她说多了,我就有些嫉妒凤龙了,说她重色轻友。娟子笑着说:“三年的同甘共苦,你知道我们有多少酸甜苦辣,和多少难忘的故事啊?”看着她幸福的笑容,我真是羡慕他俩。

天有不测风云。记得34年前仲春的一天晚上,我值大夜班突然来电话说井下出事故了,让我们做好抢救准备。救护队送来了三个伤员,其中有一个送来时就已经死了。当时,我上前察看时,脑袋嗡地一声轰鸣,大脑一片空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凤龙啊!!我立刻就想到了娟子,她怎么办?她能接受这个现实吗?

我不知道娟子,是怎样熬过那几天肝胆欲碎的日子的。因凤龙是因工伤死亡,矿上按部就班地处理完后事之后,我想该好好的陪陪娟了。可是单位、家里都不见了娟子的身影;她只留下一个便条说:放心,我没事,不用找我。

几天以后。娟子回来了,只见她人瘦了一圈,一副疲惫失神地样子,虽然外表很平静,但从她那深陷的眼窝,失去光泽的眸子,我知道她的心碎了。娟子悄悄地跟我诉说,她好像死过了一次、两次……经过了炼狱般的痛苦和煎熬。她没说去了哪里,也没人问她去哪了,但是我心里知道她去了哪里……娟子和我说:“凤龙出事前的那天晚上,他就在我家坐着,眼看到上大夜班的时间了,可他就是坐着不想走。我催他快走,别迟到啊,凤龙出屋走到院子里,望着天上的星星,还是不想走。我又催他一遍:‘快走吧,记着明早下班,来我家吃饭啊!’之后他走了,他真的走了,其实那天他还感冒着那呐……”

后来,娟子随父母调到了市里,嫁人成了家。但是每年的清明节前后,娟子都要回到矿区给凤龙扫墓。记得八年前的5月,龙凤忌日的前一天,她回到矿区跟我说,她要随爱人和孩子,去澳大利亚定居了,这一走,不知啥时候能够再回来。她邀请我陪她明天上山看看凤龙。她还带着两颗柳树苗,说是要栽在凤龙的坟上。

第二天,我俩一人背了一塑料桶水上山了。在凤龙的坟前,娟子亲手把两颗柳树苗,一左一右载在了凤龙的坟茔前。我当时问娟子,人家坟前都种苍松翠柏,你为啥种柳树啊?娟子说:“柳树枝长啊……”

白驹过隙,八个春夏秋冬一晃就过去。我和娟头天下午来到了矿区。第二天,我俩早早来到了龙凤的墓地。

八年没见了,那两棵相对而立的柳树,已经长的枝繁叶茂,修长的柳条随风摆动,就像一对青春恋爱季的少女少男,静静的伫立在那里,彼此欣赏着对方的美目俊脸,像一对彼此深深生死相依的爱人,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当微微的山风吹来时,两棵柳树的枝条,颤抖着,很自然的相触缠绕在一起,就像男孩轻轻的拉着女孩的手,在与她诉说着什么;也仿佛像女孩撒娇似地,依偎在男孩子身旁……

娟子把带来的鲜花、水果、点心、酒水等等摆好后,端坐在坟前诉说心声:“凤龙,这几年,有这两柳树陪着你,你不寂寞吧?在国外我家的院子里,我也种了两棵柳树,也都长大啦。每逢到你的生日,或者想你的时侯,我都会在树下坐上一会,听树与树的说话;当风吹来时,那树叶晃动着,发出的沙沙的轻响,那是只有我能听懂的语言,就像你当年,你在我耳边不厌倦地说着那些缠绵的情话,我的心里呀,就有一种很踏实的幸福感。”娟子叹了口气,又说:“老了老了,还说着这些,凤龙,你可别笑话我啊!”

西天的阴云漫卷过来,就要下雨了。祭奠过龙凤,我俩就要下山了。这时,山谷里突然刮起了大风,只见娟子站在那里,蓦然回首凝视那两颗柳树,突然大声喊道:“风,你再大些吧!”

这时,我也回头看去,只见那两颗柳树被风吹弯了腰,树冠依偎着树冠,它们伸出了所有的手臂,借助着风力彼此拥抱着;它们是那样地喜欢对方,幸福地陶醉在紧紧相拥地时刻;树根在地下连理交叉,枝脉相拥在云天里……这时,我看见娟子满脸泪水,但是嘴角却漾起微笑。我想,这一定是她穿越了时光隧道,沉浸在最美好、最幸福、最快乐地时刻了。

我终于明白了,明白了种树时娟子说过的话;“柳枝长啊……”

我的脸有了凉意,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涌流下来,在心里默默地为娟子和凤龙祈祷着:风啊,你来的再猛烈些吧,吹得更持久些吧……

治疗癫痫办法有哪些江苏正规癫痫医院怎么找天津哪里癫痫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