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留香】又见桃花开(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大赛

冬衣还没换去,就有桃花迫不急待地开了。冷冷的风里,它们变魔术般地摇上了枝头。两朵,三朵,沉睡一冬刚醒来的桃树派它们先来看看天色。更多的小骨朵们,缩着头,揉着眼,都怨风寒春信早。

一夜过去,枝条间繁茂了许多。风起时,已多了些许暖意。枝头或大或小的白色精灵们,兴奋地上下雀跃,左顾右盼,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在梦中,可不止一次听桃树描述过。

不经意间,似乎是再看过去,桃树已臃肿不堪了。那星星丛丛的白,很容易在山坡上发现它们的踪影。顽皮的孩童找过去,折下几枝拿在手里,到处跑,胡乱叫。没有人责怪孩子,这是自生自灭的野桃树,毛绒绒的野果无人问津,偏又花儿开得早,自成了孩子们踏青的乐趣了。一朵娇小洁白柔弱的花儿,看一眼已让人怜惜,况且是如此的枝枝条条。一朵的清幽已让人沉醉,满目的沁人心脾又怎么不令孩子们欣喜若狂?

我承认,它是美的,可我总觉得它不够完美。那年,她欣喜地带着一束桃花走进教室,我感受到春天气息的同时,也产生了浓浓的憾意。它是白色的,它却是白色的。它为什么是白色的,而不是红色的,那种深艳的红?“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首诗早入我心,诗后美丽的爱情故事更让朦胧少年感叹不已,因此对白桃花产生了偏见。她是个走读生,学习不算太好,家境一般,长得也不漂亮,可她青涩的笑容却久久留在了我的脑海。我开始关注她,偷偷地。一直到毕业,我们也没说过几句话。

后来,我们在两个城市开始书信联系。很纯真的问候,写一些很可笑的诗。有一次假期,我骑自行车去一个朋友家,路上看见了她,喊她,不理我,很纳闷地在后面跟了几百米,女孩回头说,你把我当成我姐了。尽管途经她家,尽管我每个假期都要路过几次,却从没去过。再后来,书信很少了,知道她毕业了,回了镇安,我们失去了联系。

那次,是红色的桃花。一大片的桃林,正是花期,花儿开得很艳。我们嬉戏打闹着,笑着,叫着。累了,坐在地上,晒着太阳,听着风,什么都不说。女孩儿如花的脸有些僵硬。我忽然想起了那张青涩却生动的脸,那记忆中的白桃花。红花固是艳美,却也并非完美。这是我第一次追女孩子。一个月后,我去了另一个城市。九个月后,我写了一首诗《丢了,我的爱》——

桃花,从那年的春天,

绽放

在我落寂的记忆里经年

红了,你的脸

淡了,你的笑

风,迷乱了岁月的眼

脚步

穿行暗夜守望的光年轻轻

树不在,花在

你不在,我在

伸出手

却捉不住转身的声音

回头,花落

心在枝头一抖一抖

再见到她时,是个冬天,她有些迟疑地喊我的名字。我弯下腰,抱起身边的小男孩,说道,喊爸爸。她骂道,不要脸。于是纠聚了一大帮进城在城的同学,喝酒唱歌打麻将。她早已成了一个贤妻良母,浑身洋溢着成熟自信的魅力。一片热乎吵闹声中的好吗?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便尽力减少这种聚会,远远感受她的幸福并祝福。

她是爱花的,不仅仅是我记忆中的那束桃花。终于明白,生活并不能如人所愿,人生本来就是不完美的,重要的是要学会珍惜,学会爱护现有的美。

有一次,她问我,该成家了啊。我说,今年的桃花开得好旺。她笑着说,你要走桃花运了,喜酒有望啊。我笑着说,可不是,先把贺礼送了。

山西治疗癫痫病河北癫痫治疗哪里好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沈阳哪里有治癫痫专业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