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母亲的葡萄树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都市
   秋天的时候,姨妈从乡下来看我们,顺便带来一篮子葡萄。   看着水灵灵的葡萄,不由得让我想起,老屋院子里的那满架的葡萄树,还有满架子的葡萄。   现在,老屋早已不在了,更别说那葡萄树了,但是,我的记忆里,还是那么清晰地记着,那架葡萄树,和挂在枝叶间一串又一串的葡萄。   如果我没有记错,那是我刚刚上小学一年级。那时,老屋刚刚盖好,一溜四间的砖瓦房,绿色的瓦,红色的墙,在秋天的阳光里,是那么亮堂和宽敞,还围着一个大大的院子,院子的地面也是水泥的,干净极了。   父亲嫌院子空荡荡的,就和母亲说,种一些葡萄吧,夏天能纳凉,秋天还有葡萄吃。母亲想想,也是,就同意了父亲的说法。母亲还说,再种上几盆花花草草,让院子漂亮些。   于是,父亲买来水泥条和细钢管,搭起了一个高高的,四方的架子,面积占了院子的三分之一,母亲买来几株葡萄树,还有几盆花,我记得是月季,菊花,茉莉花,美人蕉,和蝴蝶兰,还有文竹,让院子青枝绿叶,姹紫嫣红的,格外好看。   由于葡萄长势快,短短的一年时间,长得枝干粗壮,盘曲多姿,鸭掌似的叶子,葱绿苍翠,细细的青蔓,也与细钢管纠缠一起,像恋人一样,缠缠绵绵。搭起的水泥架子成了绿色的凉棚,成为院子里的一道风景。   阳光明媚的春天,阳光从稀疏的葡萄叶缝洒下来,圆圆点点,可爱极了。我和弟弟也会用手去接那丝丝光线,那地上的圆圆点点就会跑到我们的手心里,好玩极了。   炎炎夏日,我和小伙伴们常在青枝绿叶的葡萄架下,不是做功课;就是猜谜语;要不然就打扑克。因为玩得开心,爽朗的欢笑,常常打破小院的宁静,惊飞蹲在院墙外树上的麻雀。   父亲工作忙,无暇侍弄葡萄树,就把照顾葡萄树的活交给了母亲。母亲是个善良而又勤劳的人,对待葡萄树,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那么细心,那么耐心,施肥、捉虫、喷药、修剪……   在母亲的“疼爱”之下,满架的葡萄长势喜人,没有多久,葡萄一串串,一串串地成形,再吸取充足的阳光,滋润甘甜的雨露,日益成熟了,到了黄叶辞枝的深秋,满架葡萄早已熟透,串串饱满,颗颗滚圆,紫中透亮,嚼在嘴里,清凉凉,甜蜜蜜,那种清凉甜蜜的味儿,我现在似乎还能感觉的到。   葡萄收获时,母亲让我和弟弟拿着大篮子,她站在凳子上,用剪刀把葡萄一串串,一串串的剪下来,让我们放进篮子里,还吩咐我们动作要轻,因为葡萄熟透了,吹弹即破,如果手脚过重,就把葡萄弄烂了。   葡萄熟了,自然招惹一些顽童来偷,他们都是乘着我们都不在家,翻过院墙偷摘葡萄。等我们回来,他们早就跑了,是邻居告诉我们的。因为都在一个村里住,是哪家的孩子也都认识,母亲说,算了,都是一些孩子,葡萄多,摘就摘吧。   满架的葡萄是吃不完的,母亲就装了满满的几大篮子。第二天起个早,母亲就用架子车把葡萄驮到街上去卖,换来一些钱,不仅能贴补家用,还能给我们买一点水果或糕点解解馋。那个时刻,母亲快乐,我们也幸福。   如今,母亲老了,老屋不在了,葡萄树也没有了。可是,那些关于母亲的葡萄树的快乐记忆,却永远铭刻在了我的心里。我知道,不管再过多少年,这份记忆永远都是美好的,一如母亲给我们的爱一样,永远让我们难以忘记。 武汉癫痫手术能好吗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痫好呢武汉到哪家医院能医治好癫痫癫痫吃什么药能控制的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