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梨花记(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玄幻奇幻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对于梨花,最深刻的印象便是这句诗了。当年读到这诗句的时候,曾经想象过梨花在一夜之间开遍山野的画面。然而,真正看到大片大片的梨花,却是在十几年前的成都。季春的风吹过大地,那梨花也就如雪花般飞舞在我的头上。那些白色的精灵,飘飘洒洒,美丽得让人无法呼吸。那一年春天,我的印象里似乎全都被梨花所占据。

梨花的白相对于桃花的红似乎更让人喜爱。不过,我却不想说这春天的梨花。春天的梨花太过平常,似乎少了些惊艳的味道。我想说的是秋天的梨花。很多人要怀疑,这梨树秋天还开花吗?答案是肯定的。

每年九月到十一月,重庆山区的梨树便会开一次秋花。秋花的花期通常比春天的花期要长,大约在两个月左右。因为气候和温度的关系,每年秋花开得盛与不盛也有关系。比如去年,可能是温度比较高,所以从九月一直到十一月梨花都在绽放。放眼望去,山坡上总是能跳出几抹亮眼的白。但是今年的气温似乎略低一些,虽然从九月开始零星的有些梨花在开,但开得并不多,不如去年的时候壮观。

母亲总是说,开这么多秋花有什么用,只会给来年结果添加负担。果不其然,在去年秋天那场漫长而又盛大的梨花盛会之后,今年夏天,梨树结下的果实就少之又少,还有几棵树连一颗果子都没挂,着实让人失望。花儿总是美丽的,而这份秋花美丽的背后却是果实的减少。所以,懂得这个规律的果农总是在梨树开秋花的时候人工摘去一些花朵,以保持果树来年营养的供应。

我不懂种果树,而母亲亦不是果农。只是自家房前屋后倒是种植了一些梨树,只供自己家人吃。其实,果子多了,倒也没有那么喜欢。毕竟,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就腻了,这梨子也是一样的。但是,我喜欢这秋天的梨花。在渐渐冷下来的天气里,在渐渐开始枯萎萧瑟的季节里,梨花的白总是能让人惊喜。远远望去,那白白的梨花在秋风中摇曳,就像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我把梨树的秋花拍下来发在空间里,有人不信,说是春天的梨花。于是,我费了很多口舌来解释秋天为什么能开梨花。我想,应该有很多地方的梨树秋天是不开花的,所以才给了人们那样的误区,认为梨花只在春天盛开。然而,这样的误区似乎又给了人们意外的惊喜。自然界真是奇妙的世界,不用你去往遥远的地方,总能给你不一样的精彩。

秋夜里的一场雨,总能让梨花多上几分娇嫩。清晨雨后的那份湿润还在梨树上未曾褪去,而梨花里的水珠似乎又在诉说着昨夜未完的故事。我喜欢看那雨中的梨花,淅淅沥沥的雨,像是要把人的心情都淋湿,所以梨花才含着泪。蓦地,想起了那句“雨打梨花深闭门”于是,忧伤的情绪便开始无边无际地漫延。

雨打梨花深闭门,不敢问来人。老宅院里的台痕上有了新绿,若是不小心些,或许就会摔个底朝天,那份疼痛会让你一辈子记住那些新绿。我还记得,儿时手欠,便会摘些梨花满院疯跑,母亲总说我整天像个疯子。那时候,我以为我长大了真的会成为疯子。可是,好像疯子并不偏爱我这样的女子。

时光淡去很久之后,老宅附近的土地大抵都因为退根还林种上了树木,自然也就没了从前农人时常劳作的画面。梨树也在无人管理之下自生自灭。无论是春天开花,还是秋天开花,其实并没有什么人会去欣赏。当然,我这样的‘疯子’除外。傻傻地拿个手机东拍一张,西拍一张,并没有成就什么了不得的照片,可是我依旧乐此不疲。

古时的文人大家也偏爱梨花,所以留下了许多关于梨花的诗词。比如刘方平的“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又比如纳兰容若的“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再比如晏殊的“燕子来时新社,梨花雨后清明。”那么多优美的诗句,一字一句都落入时光里,落入历史的惊艳里。可是,这些句子都是写春之梨花,却没有一句是为秋天的梨花书写的。看来,古时的文人大抵也是没有见过梨树开秋花的。不然,怎么能错过这番别样的美。

我时常会站在梨树下瞧着枝头上那零落的几朵小小白花,在秋风中有些瑟瑟的样子。孤独如斯,却又骄傲如斯。我突然想到了自己,当别人都挤破脑袋要出去的时候,我却走了回来。这小小的山村,这宁静的山村,幸好还有秋天的梨花陪着我。

重庆的癫痫病专科医院癫痫患者要做好哪些生活护理工作?沈阳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