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父母的爱情果(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玄幻小说

情至真,爱至深,一段恩爱的夫妻缘,结下了深厚的爱情果,那是父母亲体现在夫妻间和儿女中的可贵情感。在苦难的年代,父母用甜蜜的爱情,孕育着累累硕果。我和弟、妹六人就是父母的爱情果,父母把我们视若珍宝捧在掌心窝。如今,我姐弟六人虽然都拥有了各自的代代果,快乐地享受着天伦之乐,但是,曾经在父母身边,那一切的一切,却常常回旋在我的脑海中……

【一】

秋天,像一位披着金黄色外套的贵妇人,在累累硕果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地来到了人间。一阵微风轻轻吹来,金黄的麦田,翻起了层层波浪,宛如一锅沸腾的金水。高粱儿笑红了脸;玉米儿乐开了怀,它们在微风中摇摇晃晃,荡荡悠悠,仿佛在向人们招手,又如在向人们点头。

房前屋后,金灿灿的桔子,黄澄澄的柿子,还有那红通通的海棠,在人们的视野里呈现出一派秋的景色,展现出一片果的盛况。秋,给人们带来了满心的喜悦;秋,给人们带来了美好的希望。

“哇……哇……”吃完早饭,人们兴高采烈,有说有笑,正忙着下地秋收,一阵新生儿清脆的啼哭声,随着门前老桂花树的花香,从松柏镇蔬菜队王家园的小土砖房里传了出来,它如同一首美妙的音乐,给秋的画面配上了悠扬的伴奏。

“好大的声音呀,我崽崽以后肯定是个会唱歌的哟!”父亲双手捧着刚降生的我,目不转睛地瞧着,乐不思蜀地说着。

“女儿刚刚落地,还没擦洗干净,看你就高兴得抱着舍不得放手了。”外婆一边忙着照顾刚生产的母亲,一边打趣着喜不自胜的父亲。

听了外婆的话,愣头愣脑的父亲如梦初醒,赶快托着我的头,放在盆里的温水中轻轻地擦洗起来。

“孩子她爹,你赶快去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听到产后母亲疲惫的声音,父亲小心翼翼地把我交到了外婆手上,三步并作两步,急忙跑到屋外的坪里,用历来流传的老土办法,手搭凉棚,看了看太阳升起的位置,又利用拇指和食指叉开的八字,量了量门前老桂花树下的影子。

“多好的天气呀!多好的季节呀!”父亲一边快步进门,一边兴奋得自言自语地说着。

“现在大概是十点钟左右。”回到屋里,父亲告诉躺在床上的母亲。

“快算算,这是什么时辰。”母亲仿佛忘记了产后的疼痛和疲惫,急忙吩咐精通天文地理知识的父亲。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父亲掐着手指,嘴里细声地念着,心里认真地算着。

“应该是巳时。”父亲郑重地告诉母亲。

“这个时辰好不好?”母亲心急如火燎地问。

“好啊!好啊!有什么不好的?哪个时辰都要生人,哪个时辰都是好时辰。我女崽生在好季节、好天气、好……样样都好,是个有吃有穿的好八字呀!”父亲像是喝醉了酒,一口气跟母亲说了很多个好字。

人的生辰八字,是父母留给孩子人生的第一手资料,这个流传几千年的习俗,无论如何也难以被打破。所谓“生辰八字”,就是指一个人出生的年、月、日、时辰。

那时,父母家里穷,没有什么钟表来计算时间,太阳的高度、门前那棵老桂花树的影子,就是祖辈们历年流传下来的作息时间表。父亲从小就从老辈们那里学会了看天定时间,测影定时辰。

随着一年四季太阳照射的不同角度,根据秋季家门前那棵老桂花树所投影子的长度,父亲判断我是出生在巳时,也就是在上午九点到十点这个时间区域。

“恭喜!恭喜!”我降生的啼哭声惊动了左邻右舍,一些婆婆婶婶们满怀欣喜,蜂拥而入,对着父母亲拱手作揖,祝福不断。

“哎呀,这娃崽长得好俊秀呀!”

“你看这白白嫩嫩,区区光光的皮肤,就像一个刚剥出来熟鸡蛋哟!”

“你看这模样儿,和她爸爸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吔。”

“哎呀这就最好啦!常说‘女像父亲,一生富贵’。”

“这个娃崽以后肯定能嫁个好老公呀!”婆婆姥姥们在父母面前把刚出生的我夸个不停,赞个不歇,父母亲听了,直乐得笑在眉头喜在心。

【二】

“这个崽和我们有缘,今后我们大人就是再苦再累,也要专心专意把她带好,养大成人。”父亲抱着我爱不释手,坐在母亲的床边深情地说。

“这么说,以前那些都是怪我没专心专意带好啰?”父亲的话,好像无意中勾起了母亲的心酸往事,顿时,不由得满心委屈地黯然泪下。

“蠢妹子,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啦,好啦……我们不要再提过去,那些躲躲藏藏,吃草咽糠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我们用不着再去伤心了。”父亲耐心地哄着母亲。

母亲从16岁嫁给父亲,基本每一、两年就要怀一个孩子,我是父母亲生的第七个孩子。在未生我之前,母亲曾经连损(即怀在母亲肚里不足月就流了)带生,经历过六次怀胎。由于解放前那些挨饿受惊的日子,使得母亲之前的六次怀胎都遭到了痛苦的洗劫。

在我上面的那些哥哥姐姐没有哪个能够长到成人,就被无情地夺去了幼小的生命。曾经,在日本鬼子的一次轰炸中,连一个已经长到了六岁的姐姐,因经不起在山林里东躲西藏,既吓又饿的折腾,回来后一病难医,也夭折了,为此,那一年,父亲伤心得掉光了一头乌发。

“现在已经不打仗,全国又马上要解放了,日子也慢慢好过了。生儿养女是人生的大事,孩子投胎到我们这里来,也是我们的福气,我们把他们生出来,就要尽全力把他们好好养大成人。”父亲轻言细语地跟母亲解释着。

“我现在都已三十六岁了,你虽然比我小九岁,但也不算小了,要想再生也肯怕不容易。对于生儿子生女儿,我都是一样的看重,一样的喜欢,不会有什么二样心。再说,我也不希望你过度辛苦劳累。”父亲接着一番苦口婆心的话语,深深地感动着母亲的心,母亲也觉心情舒畅了不少,她深情地看着父亲,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我出生的第三天,是为我“打三朝”的大喜日子。为了祈求我能健康平安长大,父亲倾其所有,办了两桌酒席,除了为答谢亲朋好友们的祝福之外,主要为请当地一个具有远见卓识,一言九鼎的老先生来为我取名祈福。

生孩子办喜酒,请人取名,对于当时的穷苦老百姓来说,还没有谁开这个先例,但是,父母亲为了我,却破例地这样做了。

“书名呢,就由你们父母自己去取,我就给这个娃崽取个小名叫‘带’。”酒桌旁,那个老先生看着我,还没端杯,便若有所思,慎重其事地跟父亲说。

“‘带’有几层意思,希望这个娃崽将来给你们家里带来福气;带来运气;带来弟弟妹妹一大路,也希望给她自己一生带来富贵,带来平安。”

听了老先生的这一番吉言,父亲乐得举杯连连感激道:“好名!美名!小女承蒙老先生吉言,健康成长!感谢老先生金句,我女儿一生平安、富贵!”

于是,我就有了“带子”这个乳名。

【三】

不久,全国解放了,父母家里日子也逐渐好过了,我更显得贵气了。在父母亲的万般呵护和关爱下,我健康快乐、无忧无虑地成长起来。

在我两岁那年,母亲生下了大弟,取名叫富子,同时,父亲把全家的户口由蔬菜队迁进了离家不远的一个黑铅炼厂。那个黑铅炼厂,在解放初期改名叫白铅炼厂(因为后来冶炼技术改进了,炼出来的是白铅),再后来,又改名叫松柏冶炼厂。父亲成了厂里的正式工人,结束了解放前在那个厂里几十年的临时工生涯,而且,母亲也被安排了工作,当了幼儿园的保育员,我和弟弟也成了工厂里的子弟。

尽管我是一个女孩子,生在一个艰苦的环境里,但是,父母亲却把我一直当成掌上明珠,小心地捧着,细心地呵护着,哪怕后来生了弟弟之后,我这个“千金”老大,也没掉过丝毫“价”,特别是父亲,比母亲更器重,更溺爱我。

记得小时候,每年到外婆、姑婆家去拜年,父亲总是喜欢带着我一同前行,来来回回,还老让我坐着“高马”。

到外婆家,要经过离家不远的一条小火车路,走过一段火车路之后,还要爬坡通过几里山路。遇到落雪下雨,那坑坑洼洼,滑溜溜的山路,深一脚,浅一脚的满是泥泞,父亲总是不辞辛苦,让我稳稳当当地坐在他的肩上,用手紧紧地抓住我的一双小脚,小心翼翼地来回步行着。

记得五岁那年,父亲带我去给外婆拜年,我们从家里出发,来到了那条小火车路上。那是一条由铅锌矿到父亲冶炼厂的矿石运输线,大概有二十来里路长,中间还要通过一座小桥,小桥的下面不时有人划着小木排通过,排上的人喜欢一边撑着长竿,一边“咦咦哟哟”地唱着一些听不懂的山歌,越是见得桥上有人经过,他们越是唱得起劲。

走到桥上,父亲指着小河的一端告诉我说:“小河的那一端就是湘江,这是湘江的一条支流。”听了父亲的话,我的眼睛好奇地沿着小河弯弯曲曲的流向远远地望去,希望能看到河那头滚滚翻腾的湘江。“蠢崽,一眼望不到的。”父亲提醒我。

走在铁路线上,我不由得想起了曾经一些大人们在一起议论说,他们经常有人去那条铁路线上捡金灿灿的矿石,然后拿到家里,在水里磨呀磨的,就有很多金粒粒沉在水底下,把那些金粒粒收集起来,就可以卖好多好多的钱。有一个叔叔还说,他竟然还捡到过一块纯金子。

据说那些金子和含有金粒粒的矿石,就是从那些货厢上震落下来的,掉在火车路上,你只要仔细寻找,就能发现。

听着大人们的话,我对那条铁路线充满了幻想,平时,父母亲从来不准我们到那条铁路线上去玩,只有去外婆家时才能有幸经过。我想,只有抓住这个机会,兴许也能捡到一块含有金粒粒的矿石。

父亲牵着我急匆匆地往前赶路,我的眼睛却在滴溜溜地四处转悠。我急切切地找着,眼巴巴地寻着,丝毫不放过眼皮底下任何一颗发光的石子,哪怕你再小,哪怕你躲得再隐蔽,我想我也能把你抠出来。

可是,眼看就要走到下火车线的路口了,连矿石的影子都没见到,就更别说金子了。我真有点不想去外婆家拜年了,或许希望父亲那天能专程带我来寻找矿石和金子。

“爸爸,我们的运气真不好,没捡到矿石和金子。”我一边走,一边失望地跟父亲说。

“傻瓜,就是捡到金子,你也不能据为己有;捡到矿石,你也不能磨出金子来,因为,那都是国家的宝贵资源,是工人们担着生命危险,从很深很深的井下辛苦开采出来的。”父亲牵着我的手一边往前走,一边说。

“解放前,那时是英、美在这里统治、霸占,那些侵略者和统治者根本不把咱中国人当人看待。为了多开采矿石,他们不顾工人们的死活,在没有安全设备的情况下,逼着工人们没日没夜地在井下干活。由于劳累辛苦,甚至频繁的瓦斯爆炸,害得很多矿工失去生命,害得很多家庭妻离子散。”父亲给我讲起了解放前,矿工们的苦难生活。

“哦,这些矿石原来是工人叔叔的血汗呀!”听了父亲的故事,我真有点为那些井下的工人叔叔担心。

“现在,有党和毛主席领导,矿工们下井都有一系列的保障设施,是没有多大危险的。”父亲害怕惊吓到我,想缓和一下我的心情,又跟我解释说。

“矿石里含有很多金属,我们铅锌矿出产的矿石里大部分含的是铅和锌,也可炼出少量的金、银和其它一些贵重物质,但是,都需要有一套生产线,经过提炼才能出来,为什么挖出来的矿石要运到冶炼厂来,就是这个原因。”

“哦。”听着父亲的话,我也无心再去寻找矿石了,心想,找了也没用。不知不觉,我们走到了要下铁路线的路口。

“呜……”,“嘁咚哐咚,嘁咚哐咚”,这时,一列火车从铅锌矿方向往父亲的冶炼厂开去,只见紧靠火车头后面挂有两节载人的车厢,车厢里站满了人,十几节货箱连在载人车厢的后面,里面也装满了矿石。

“那两节载人的车厢是专为方便两地的职工上下班提供的,但是里面没有座位,只可以站着。”父亲指着那两节载人的车厢告诉我说。

“爸爸,你要是也在铅锌矿上班就好了,我想去看你,也可以坐上火车了。”我真羡慕那些坐火车的人,跟父亲说。

“傻瓜,别人调都想要调到妻子、孩子身边来,一家人在一起团团圆圆,开开心心,就是少吃点都强啊!”父亲好像深有感慨地说。

【四】

我们下了铁路线,来到了一个小山坡旁,虽然那个小山坡不是很陡峭,一路上去还有一层一层的石板梯子,但是,石板上却被踩上了很多泥巴,溜溜滑滑的,父亲一把抱起我,准备让我坐“高马”。

“爸爸,我现在大了,能自己走过这条山路,不用你背了。”我执意地说。

“你看,这么滑的路,泥巴又多,就不怕把你漂亮的新鞋子弄脏吗?”父亲一提到新鞋子,我就茫然了,那些新鞋子、新衣服,只有过年才有穿的。看着发愣的我,父亲不由分说地把我举到了他的肩上。

坐在父亲的肩上,我双手紧紧抱着父亲的头,又想起那些坐火车的人来,不免自言自语地说:“外婆家要是住在铅锌矿就好了,那样,我们也可以坐着火车,‘呜’的一声就到了,用不着走这么脏兮兮的山路了。”

奥卡西平治疗癫痫有副作用吗长期服用卡马西平片西安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