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恰逢】当时只道是平常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摘要:今天,偶然的见面与问候,只是少了最初的亲切。有时我也会想,是这似水流年的岁月带走了我的那个时代,可我明白,过去的永远过去了,自己只是贪婪的想要把它抓住罢了。 1978年,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七月下旬高考之后,同学们都收拾自己的东西,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学校,我也回到了家里等待考试成绩。   当时,正值表妹家里做新房;父亲便安排我去表妹家里帮工。表妹小我二岁,我与她从小随亲戚间走动就常有往来,因此,我也乐于去那里帮工。   表妹家的房屋是拆旧移址新建,位于我家所在地相邻的那个县,大约七、八里路程,我去表妹家后,在那里便力所能及地帮忙做些事情,每天搬砖、送瓦、扛木料、挑灰沙、推扳车等,真正把自己投入到了劳动之中,虽然辛苦但也快乐着,因为我又可以见到表妹了。   这个表妹那时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机灵、乖巧、活泼可爱。她身材苗条,有一双明亮的眼睛,一头乌黑的秀发,端庄俏丽的容颜,人显得很有精神。   那个夏天,表妹学校也放署假了,她家因建新房每天只能住在搭建的临时住房里,全家人对我的到来都感到很高兴。   其实,从小时候,我便对表妹有一种亲近感,开始上学后,特别是在假期里,与她接触的机会便多了起来,有时可以说是形影不离,两小无猜。   平时,我们会一起看画书、玩游戏,村子里看戏、电影等也有极少机会凑在一起。从我记事起,逢年过节,特别是春节期间,我都会去舅父家拜年,因此,也有机会遇见表妹。   有一年夏天,我与村里小伙伴们一起在邻县交界的一座山上放牛,于两县的山脊分水岭上与也正在放牛的表妹不期而遇,真是让我们感到惊喜。   不知不觉中,我与表妹俩都进入了各自所在地的高中学习,而且我率先毕业参加高考了,并来到了她家帮工。   表妹对我很热情,帮工之初,记得那时我在表妹家吃饭并不习惯,本来随着劳动量增大饭量也增加,但由于自己的性格腼腆,每次在吃一碗饭后,就不好意思再吃第二碗了。   一次, 吃午饭的时间快到了,一会儿,表妹帮助舅妈把一桌香喷喷的农家菜端上来了,我落坐后午餐就要开始了,可表妹并没有上桌,而是去了灶台边。   只见她用簸箕在柴火灶锅中将煮好的米饭盛出来,铁锅的那层就是锅巴,然后把事先预留的米汤倒在铁锅里盖上锅盖用小火煮,过几分钟闻一下就有了香气溢满房间的味道,我知道用锅巴加米汤煮出来的粥就是锅巴粥了。   农家柴火灶煮出来的锅巴粥既香又酥,它是粥,但比粥料细,吃起来特别爽口。望着眼前金黄的锅巴粥,就会让人食欲大增。   正当我一如往常吃完第一碗饭准备离开时,表哥、表姐们劝我再吃点。   表妹也用眼神扫视了一下我,仿佛是说,这锅巴粥是我为你煮的,一定要吃。   于是,我鼓足勇气,再吃了一碗表妹煮的锅巴粥。那一碗锅巴粥下肚,不但让我真正饱餐了一次,而且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和感觉。   一碗锅巴粥, 普普通通,它淡淡的,吃起来很香,别有一番风味。   在那天傍晚,表妹把我约出来,对我说,帮工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体,锅巴粥一定要吃饱。并要求我有时晚上帮助她补习功课,或者给她做数学作业和难题。那一刻,我心情激动、脸面羞涩,在感激之余,也心甘情愿地为她效劳,想推脱也不可能。   后来,在白天劳动后,我挑灯夜战,尽力表现;一天晚上,我终于为她解出了一道有难度数学难题,表妹当然感到十分高兴,我也觉得有成就,甚至在睡梦中还亨唱着自己喜欢的歌曲。   那时的天空真的很美,因为我俩是表兄妹关糸,心中也的确没有杂念,有的只是年轻与心中的喜悦,有的只是朦胧与美好的希冀。约半个月后,我高考的成绩出来了,我即将赴咸宁学习,因此,只得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告别了那段短暂而难忘的时光。   喜欢,是在意某一个灵魂,拥有与失去其实只是在意念之间,她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少年的朦胧,青春的相遇,让我怦然心动但又只有沉默而不能向她表白。因为,我知道,要是时光倒转,表兄妹的姻缘也未尝不可,只是,时代进步,世俗有变,婚姻就是我与她今生不可愈越的禁地。   入校学习后的我,其内心深处久久不能平静,经过激烈的内心挣扎,最后还是给表妹家里去了一封信,收信人是表哥。信上写有我对表妹全家的问候,并表明自己会珍惜学习机会,不会忘记在表妹家的劳动快乐时光等。   信发出后,我知道,这是我长大后心有所思而写的第一封信,也是最后一封信,一封信只是表象,其实,我是想写给她的;但想说的话又难以启齿。心想,万一她看到时会如何想我,也罢,大人们不会懂我,传信只是一种思绪的表达,遥寄幸福,再见,我在心中为她祈祷。   不多久,我收到了表哥回信,其内容除“甚念、并代表全家感谢”之类的话外,当然是我不可能得到的一些话语。   后来,我把这封信还是看了一遍又一遍,希望能有一些新的发现或什么,但是始终都找不到,因为根本不会有。   一段时间里,没有了表妹的任何消息。再后来,我毕业参加工作了。可是,有一次,在去舅父家拜年再遇见表妹时,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当时正处青春年少的她,曾经乌黑的头发已有些花白,脸色浮肿,似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我不认识的人,仿佛从前的那个表妹从人间蒸发了,因此,我真不敢相信,怎么可能,除非她不是自己了,否则绝对不可能的;那时,我看见了她见我时那忧伤的,一闪而过的,难过的表情。   听说,就在我给她家里写那封信时,她正因一场大病去北京等地就诊,表哥只是怕影响我学习,也就没有将其病情告诉我,后经多方诊治,表妹的病情才得到了稳定和好转。   那次见到表妹后,我的心情一直沉甸甸的。都说每一个人的生命里都会有那么一个人,她并不是你真实的初恋,也不是与你相亲相爱的伴侣,可在你心中的某个角落里,始终有她最真实的存在。表妹就是留在我心底里的那个人,无论她的生命中的生活如何,都会让我挂念;再后来,听说她的身体健康基本恢复,并有了自己新的家庭归宿。   很多时候,我们都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很多时候,并不是努力就能心想事成,有些人,并不是出现了就会永远停留。有人说,青春是一颗划破天宇的流星,虽然绚丽却很短暂;也有人说,青春是一颗心的懵懂,是爱情的萌动,童真易逝的季节。有些回忆是一个人一生也不可能忘记的,正因为如此,一个人才能走上新的道路,路过新的风景。   三十多年过去了,一次偶然的机会,不久前,我在城里又再次与表妹相遇了。   毕竟岁月不饶人。如今,我与她都有了家庭的幸福,但没有了以往的情怀;有的只是问候与那时的回忆,有的只是淡然与对未来的期待。    分别后的牵念,是那么的真实,直至今天,也仅是彼此意会。我与她各自婚姻为不同的人生轨迹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各自的家庭为相同的温馨幸福生活提供了温馨的保证。虽然婚姻和家庭让那段岁月慢慢的成为了遥远的过去,但表兄妹间当年最纯真的情感会永不消失。   再次离开时候的道别,我忽然想到“当时只道是寻常”,一切尽在不言中呵!   我知道,儿时的天真以及帮工的快乐时光,是表妹留在我记忆中的一部分,如同是属于那个朦胧的年代一样,永远是无法忘怀的。因此,至今我每次去乡下就餐,时不时会回忆起那一碗锅巴粥与那香香的味道。    多少人海擦肩,却成了擦不掉的想念。那时的天空很蓝,脸上写满了认真,无论友情还是其它,都曾真挚的拥有过,有失落,有欢乐。在有限的生命里,能遇到的人不计其数,但是让人不能忘却的,终究还是不多。   今天,偶然的见面与问候,只是少了最初的亲切。有时我也会想,是这似水流年的岁月带走了我的那个时代,可我明白,过去的永远过去了,自己只是贪婪的想要把它抓住罢了。         手术治疗癫痫病危害大吗左乙拉西坦片治疗癫痫管用吗黑龙江癫痫那个医院是权威女性癫痫病怀孕期间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