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生命中第一个女人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小说作家

  如果你只看了标题就开始胡思乱想的话,那麻烦你在认真看完之后,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不知不觉,就在这座南方的小城生活了三个年头,这是我在以前都不敢想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我身上。我对每一个城市都谈不上太喜欢,或者太讨厌,每一座城对我来说都是大致相同的,没有什么特别感觉,我总以为我不会在一个地方待太久的,但打从那年过后,我就在这,就是我现在脚下踩着的地方,一待就待了三个年头了。回头想想,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后怕。城市里的生活很繁杂,我一点都不喜欢,甚至内心深处有种淡淡厌恶感。我喜欢很平静的生活,但我却讨厌在一个地方待的时间太久,因为我怕自己喜欢上那个地方,忘记了那个地方。

  记得小时候姥姥总对我讲,她说:“刚,你生下来的时候,姥姥总坐在院子里的石墩上哭。”我当时小,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哭,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她是怕养不大我。姥姥是一个很胆小的人,她总是在喝醉酒的时候才肯畅所欲言,毫无顾忌的讲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或许对别人来说那些事也就只是听听就完事了,但对我来说,那每一个字里行间都是姥姥满满的爱,甚至是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是回忆。我很喜欢跟姥姥姥爷待在一起,即便荒废自己,我也觉得是幸福跟快乐的。以前那个在他们眼里横冲直闯的傻小子,现在平静了,但却不快乐了,越来越不快乐了。姥姥虽然小时候老是说我,那会我还老跟她闹着玩,我一直觉得他们会陪我很久很久,以至于让我忘记了,时间在走,人生在逝,大前年的某一天,姥爷走了,姥姥就开始傻了。姥爷冷不丁的走了,这让对姥爷依赖如命的姥姥顿时不知所措了,她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她开始慢慢变的没脾气了,也不在像姥爷在的时候那么理直气壮了。她开始越来越不进则退了。

  姥姥的这些行为举止我都能理解,就像一念头突然没了,你还觉得有什么可恋的吗?活着就是一个念头,没了人就没了。很现实,这些比你手里那紧攥着的钱还要现实。其实这些大家都懂,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回避这个问题呢?因为谁都知道睡着死比活着死舒服多了。有多少人在长夜漫漫的黑暗里无心睡眠,又有多少人在四处飘荡里不肯面对。都说世事是一场空,它真的是空的吗?还是说你已经被麻木了,不知道心在哪儿了。好了有些扯远了,回来点吧!姥姥打我很小的时候就老在我面前说,她说:“刚刚,姥姥不管别人是什么时候娶媳妇,姥姥就要给你十八岁娶媳妇,这样等你生了孩子后,姥姥再给你带孩子。”每次姥姥到这的时候,姥爷总会裂着嘴笑指着我姥姥说:“矣矣矣,你个死老太婆,他才多大,就给他说这个,不知道教点好的吗?”然后姥姥也不甘势弱的回一句:“十八岁娶媳妇怎么了,你不也娶的那么早么。” “矣矣矣,你个疯婆子,跟你不说了。” 姥爷说到这总是摇摇头说:“刚儿,别听你姥姥的,好好念书。”每次等到姥爷败下阵后,这个时候就该我出场了。姥姥摸着我的头说:“姥姥就给你十八岁娶媳妇,然后等你生……。”每次还没等她说完我说挣脱她说:“我不要媳妇,要娶你去娶。”“这孩子,那有人不要媳妇的,听姥姥话。”“我就不听,我就不听,我就不娶。”然后冲她做个鬼脸我就跑了。可是姥姥总是说。那时候题解能力有限,我只是不像让她看大了我,再去给我看孩子,我怕她累着,所以就说我不要媳妇,当时只是很单纯怕她累着。因为我不想看到她那么累,可是到现在,媳妇也没娶着,书也没念成,而姥姥跟姥爷,他们一个与我阴阳相隔,而另一个却不知所措。我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废物,对于他们我只有回忆跟亏欠。

  打从12年过后我就一直都在逃避着感情,我不去谈任何关于感情的话题,我甚至故意的去躲避那些话题。不是我不配拥有,我只是怕我没有呵护好它的能力,因为我怕得到比失去更让我痛彻心扉,我怕相聚比离开更让我泣不成声,在这个世界我什么都不怕,我不怕孤独终老,我更不怕寂寞空虚,我更不怕所有的流言蜚语,除了感情我在这个世界上早已无坚不摧了。好多人都说我不正常,那就让我这样不正常着呗!我知道自己在干嘛!我知道自己能干嘛!所以我力所能及的去关心我想关心的人。从不以感情做为回报,也不以关系做为目的,如果你是我,我相信你会懂我的。假如有一天我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那么我真佩服那个跟我结婚的人,她得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心跟坚韧不拔的耐力才能感动我这么一混蛋。我会有那么一天吗?我能等到那样的人吗?望望天我笑了笑。突然有想起了姥姥在我耳边说的那些话,而现在我戴着耳机也学会了装聋作哑,姥姥的说话的分贝越大,我就把耳机的音量调的越大,我假装听不见,但眼里早就泛了滥,心里早已不知疲惫。姥姥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见到的第一个女人,她不是很出众,但在我眼里她很可爱,我没办法不去想她,我也放心不下她。我忘不了她给我做好吃的时的样子,我忘不了她在我每次犯错之后护着我的样子,我忘不了她那双布满褶皱的小手,我忘不了她在每次被我斗气时的样子。姥爷在的时候,我好坏也有个家,即便在现实中那也算不上是我家,但只少那里有我姥姥跟姥爷在,在我心里那就是我家,可现在我连家都没了,我再也没有一点底气对他们说:“我以后给你们养老这样天真质朴到傻的话了。”现实中我四处漂泊,居无定所。

  姥姥是最纯朴的女人,我很庆兴遇见姥姥姥爷,在他们的陪同下长大成人,虽然相比别人而言我失去了很多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光,但我却很早的就学会了好多简单的幸福。所以我应该会有一个不错的余生,即便我曾放纵过自己,即便我曾经颓废过生活,那些都是过往了,而我还活着,我要好好活着,就算不为自己,那也不能给姥姥跟姥爷丢人,看着姥姥现在的样子,我好想说些大逆不道的话,但我……,突然饿了,就这样吧!

安阳市三甲癫痫病医院武威癫痫病中医医院哪家好广州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