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暖心的微笑_1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小说作家
破坏: 阅读:1875发表时间:2018-02-09 15:22:21

哈尔滨癫痫病人吃什么药好c93儿童癫痫的症状表现都有什么bd2131d3f5f63d6db267bd42822.jpg" alt="【江山多娇】暖心的微笑(散文)" class="chatu" /> 一弯寒月清冷地斜挂在凌晨的西天,一颗忽明忽暗的星星挣扎在冰冷的苍穹,在凌冽的西风里瑟缩着,凝望着近在咫尺的残月,似乎想要搭乘这如船的弯月躲藏到西山后那避风的山坳里。
   我起了个大早准备驾车去省城保养新买的小轿车。
   看到空旷的县城街道只有几个身穿黄马甲的清洁工在瑟瑟的寒风里和昏黄的路灯下挥动着扫帚,我的心里突然莫名地后悔起来,后悔昨晚没有发个拼车的消息,至少可以挣点油钱回来补贴一下。
   想到这儿,我放慢了车速向四周梭视着,希望能有起大早出门搭车的人。到县城大十字时,霓虹灯带配合着四周金黄色光芒的射灯如一条条射往天空的巨柱,将伟岸大气的青铜器雕塑“周风”映衬得如梦如幻,金碧辉煌。
   一个身穿黑色棉衣的中年人臂窝里夹着一个编织袋,在灯光下来回踱步,他不停地搓着双手,时不时地对着嘴哈一口热气,再搓搓已经冻木的耳朵左乙拉西治疗癫痫疾病
   我心中暗暗一喜,看来这是个要出门办事的人,若能去西安最好。
   “师傅,去哪儿?”我摇下车窗玻璃问道。
   “黑棉衣”停下脚步,警惕地看着我并不言语。
   “我去西安,可以捎——你一段……”在他如锥的目光下,突然觉得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似乎被他识破了,于是结结巴巴地解释着,心里好希望他能够爽快的上车来。
   “我气(去)绛帐汽车站,你气(去)不?”“黑棉衣”迟疑着问我。
   绛帐离县城只有十几公里,是去西安的必经之路。但从县城上高速后,又得从绛帐下去,这一上一下高速路费没有增加多少,就是耽误时间,有点费事。本想一走了之,但转眼又一想,好不容易逮到个搭车的,这一单不做下一单就不一定有了。这是我买新车后的第一单生意,做生意讲究的是开门红。唉,算是开个张吧。
   “气(去)绛帐刀(多)钱?”“黑棉衣”的舌头好像有点短,打着卷儿吐字不太清晰。
   看来还是个小气鬼。我环顾了一下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凌厉的西风透过开着的车窗像一枚枚钢针将我的脸和脖子扎得生疼。
   “班车多钱我多钱。”我有点不耐烦地说。看他的衣着打扮,应该是个农民工,我怕要价高了他不上来,这生意可就黄了。
   “班车五块钱。”“黑棉衣”用肯定的语气告诉我。看来不把价钱谈妥他是不会上车的。我很郁闷,大冷天为五块钱在这儿和人磨牙,太不划算了。
   “行,上来走!”尽管我心里很不舒服,但看到“黑棉衣”在外面瑟瑟发抖,心底还是突然柔软地一凛。
   “五块钱哦。”“黑棉衣”坐到车上了,还不放心地确定价格。
   他系好安全带后,目视前方,不知心里在想什么,一句话也不说。我斜梭了一下,只见他那冷峻的脸庞被风霜刻上了纵横交错的印痕,厚厚的嘴唇微微外突,两只粗壮的鼻孔喘着粗气,眉头紧锁,目不斜视,如同一尊雕像端坐着。
   “现在才六点,你到绛帐干啥去?”我忍不住好奇地问。
   “到绛帐搭车,去眉县干活。”“黑棉衣”冷冷地回答到。
   “现在天太早,去眉县也没车呀。”我好意提醒他。
   “那儿有拐的(三轮车),三块钱就到了。”他依然面无表情地回答我。
   看他那紧锁的眉头写满了心事,透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我突然想,他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是孩子病了还是家里出啥事了?看样子他应该是从工地匆忙地赶回家,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大清早又要赶上班前回到工地去,要不就有可能丢了养家糊口的饭碗。
   他穿的那件款式陈旧,古董似的的棉衣,应该早已不暖和了,在这么寒冷的冬天,或许他只有这身老棉衣御寒。他这么早出门,应该是饿着肚子赶路的。唉,实在太可怜了,我是不是不应该收他的钱呢?
   也不对呀!他应该在那儿等了好长时间车了,寒冷的天气冻得他不停地跺脚,如刀的西北风撕扯着他的耳朵,冷风无孔不入地嗖嗖的从宽大的袖筒往他的身体里钻。他不时地东瞅瞅西看看,多么希望突然出现一辆顺风车,哪怕人家不捎自己,让到车里暖和暖和也行呀,而我就在这时候过来了。
   按道理说,他搭车我载客,他付费我挣钱是天经地义的,没有什么不对呀。再说了,我把他从冰冷的天气里带进温暖如春的车里,而且将送他到目的地,挣他五块钱应该不过分呀。
   我边开车边任由自己的思绪天马行空,两个思想在不停地打架。
   五块钱对于我来说是不算个啥,可对于他来说或许是一顿温暖的早餐。最终,我的两个思想统一战线了,当即决定,不收钱了,就当请他吃早餐了。
   转眼间绛帐汽车站到了,“黑棉衣”明显的激动了起来。
   “到了,到了,就停这儿。”他一只手指着窗外,另一只手在黑棉衣里探寻着。
   “行了,别掏了,不收你钱。”我按住他掏钱的右手说,“天太冷,去找个地方吃点早饭暖和一下吧。”
   “这、这、这怎么能行呢?”“黑棉衣”有点不相信似的,但他掏钱的手却停滞了下来。看着我肯定地点头,他的脸上瞬间就洋溢起了春天般灿烂的笑容。
   “你、你、你少收点吧。“黑棉衣”的语气软软地说:“把你麻烦得送我过来,一分钱不要,这咋能行呢?”
   “没事,好好吃顿热乎饭,咱俩都还要赶路呢。”我笑着安慰他说,“再说了,我还要谢谢你陪我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
   “那就谢谢啊!”“黑棉衣”开心地对我道谢。
   明媚而温暖的笑容一直在“黑棉衣”多皱的脸上灿烂着,直到我走远了,它依然绽放在金黄色的路灯下……

共 200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