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春秋】二的声音(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小说作家

这一段心音,应属于儿时,来自幼小心灵的孤单与敏感,谈不上创伤,但却记忆深刻,属于困扰,却早已释怀,但不能不说,它对自己某种性格的形成确实产生过一定的影响。

每一种情怀皆有因果,就像属于二的童年。基于良善,不会心理阴暗,而是学会感恩,每每会把得到的关爱珍藏。如果一缕阳光袭来,不是会灿烂,但内心会足足地明媚起来。

姐姐是家中的老大,又生得最漂亮可人,爸妈初为父母,对她自然是极尽宠爱;哥哥是男孩子,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也是妈的心头肉;妹妹是最小的孩子,更是最受呵护的。只有我,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二。

那时候,经常有邻居逗我:亲大的,向小的,就是见不得二妮子。那时六七岁吧,一听到这句话,便会哭得一塌糊涂。

这种二,现在看来,仍然不只是一种想象,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着,其实就是一种被忽略的感觉。不然,为什么哥哥和妹妹都有小名而我却没有,父母疼爱孩子,才会取个小名来亲昵地叫啊。

如果家里只有一个苹果,妈一定会拿给哥哥吃,我便噘了嘴恨恨地瞅着,妈妈就会说:你哥是男孩子,会帮妈挑水,你能吗?爸爸出差的时候买回个绿色的方形头巾,先是姐姐围着,姐姐有了红色的长围巾,该给我了吧,没有,直接给了妹妹。下回爸爸买回个蓝色的脖套,你们都有了,这次该给我了吧?没有,还是给了妹妹。然后妈妈就说:你不是喜欢绿围巾吗?拿去戴吧。

一个屋檐下,总会有些琐碎,产生摩擦,若是点了火,便会升级为冲突。年少的情怀充斥着叛逆,这是指我,妹妹当时应该是幼小单纯的。她便是仗着父亲的宠爱挑衅和拨弄着我本已深感委屈的底线,而我,每次都不会沉默,绝望与愤怒地藐视和挑战父亲的权威,结果就是挨骂之后愤愤不平,扬言要报仇雪恨,但终究每次都是只有语言没有行动,说到底这都是些孩子气的赌气的话,更是些太容易平息的插曲。

但是物极必反,亲情与宠爱的杠杆渐渐拨乱反正,如同一梦醒来,二减负变了一,我开始三千宠爱集于一身。

欲知详情,这里便要说到关于读书的问题。

其实,父母对我们的学习一向是最为重视的,一直记得父亲对我们每个兄弟姐妹都说过的一句话:只要你还愿意上学,爸妈就一直供你上,直到你自己不上为止。而我妈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知识改变命运,读书,考上大学,将来才能自立,才会有出息。

话说,关于我们姐妹几个的天分,公认的说法是:姐姐是最漂亮能干的一个,哥哥和妹妹天资都是聪颖的,而我,脑子来得慢,心事又比较重。

但事态的发展是,只有我上了高中,他们几个初中毕业之后便由于各自不同的原因开始投身四化建设了。我之所以选择读书并努力进取,是因为我笨,缺乏社会适应能力,只能通过考取学校的方式,让国家给我一碗饭吃。

总而言之,自从我考上高中,父母宠爱的杠杆无一例外倾斜到我的身上了。当我终于考上大学,我便成为父母乃至我们这个家庭的骄傲了。

其实我不笨,只是性格内向。

随着我们都已长大成人,父母老了,兄弟姐妹天各一方,儿时的琐碎与争执在彼此的眼中不再重要,姐妹们开始相亲相爱(其实一直就是相亲相爱的)。非典那年,父亲病故,2011年,姐姐因病离开人世,人世沧桑,这些变故与辛酸刻在心里成为永远的伤痛。

生命在延续,日子还是要过下去,我们就在自己新的家庭,延续着新的故事。

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治疗癫痫用苯巴比妥有效果吗癫痫病怎么治疗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