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笔尖】片片枫叶情(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写作经验

片片枫叶情,竟如此地诗情画意,太美妙啦——既深情又多姿:留连忘返,感动得将自己融入了枫林之中,棵棵高大枫树与庆余作伴,似乎与身边好多朋友在作心灵的对话,这是晚年生活中的一种最大的幸福啊!红枫犹如清风朗月,电石火花,如果将处事哲学人性化,把丰富内涵与外在形像连结起来的话,那么人生就会与大自然交相輝映,增光添彩了。人不是这样过来吗?!你看满目翠绿的春天,松树、杉树、樟树、翠竹,满山遍野都是绿。可一到秋天,枫树叶转红了,呵!万绿丛中一点红。霜降以后,枫树叶越来越红。人生难得几度红啊!仰望枫林,红成一片了。看四下群山间,这多么好的红色美景!确实“红”哦!春天,映山红——杜鹃花;秋天了,枫叶红。

他从小就听一位老婆婆说到枫树的作用,也许是吧。说做切菜板很好,切下去后,口子自己会合拢的。另外,用枫树段、屑来制作,长出来的香菇、木耳最好吃。采摘野果时,就找枫树上的麻菇,无毒。

南雁枫树很多,每到秋天,漫山的枫树红的黄的点缀得群山俊岭美丽无比!庆余从小就喜欢红枫树,山沟里的红枫树更加美丽绚烂多姿,枫树经霜会更加挺拔,满树的火红。随风飘落的枫叶如一簇簇火的精灵,慢慢在地上蔓延开来。树随风摆,叶随树动,它们的愉悦感动着阳光、大地。想着想着……不知已到夕阳西下时,夕阳把庆余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随着庆余的脚步在缓缓地移动着。微风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脸颊。一片片小红叶晃悠悠地飘到他的头上、面前,他轻轻地接住了那小巧的红枫叶,自然地把将数张最美的夹在书页中。这时夕阳透进了他的眼中,折射出柔和的金光。他踏着愉悦的步伐,走过红枫林。

春天固然美好,多年来,他一直追求一种自然、质朴、平淡的环境。那怕寂静稍带一点惨淡,有意或无意的参和一点人与自然的协调;此时,他的心,就会燃起一股对春天的欣欣向荣的美感。视线不断引诱他追求那种万紫千红的感觉。他特别喜欢夕阳下的红霞黄昏,他也喜欢山峦一刹那失去霞映的苍茫,带来夜幕的浑重;聆听溪水的流声,更喜欢月下的荷塘。但群芳争艳过于热烈;夏天缺少凉爽,似火骄阳过于猛烈;冬天却又太冷酷、太苍白。诚然,只有金秋枫叶染红大地的时候,才使人感到成熟与充实。人们爱把春天的蓬勃向上作为青年的标志,把秋天的成熟看成老年人的象征。如果可以这样比喻的话,那么要说,在人生的季节里,不存在单纯的春天与秋季,只有蓬勃向上与成熟谱成的春与秋的和谐的旋律在飘荡春夏秋冬,永远如此。一部动人的故事就从这里切入吧!

不知多少年了,自从“盘古开天”神话开始吧。这个世界曾经有过多少风云变幻,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沧桑巨变,辗转莫测。在我们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上下五千年。由于长期处在封建王朝的统治下,中国农村始终解脱不出小农经济枷锁的束缚。历来以农立国,靠天吃饭的农民,日常的生产活动,单纯呆板的黄牛加锄头。特别是大山中的人们,始终走不出交通闭塞的山门。泱泱神州,曾演绎着数不清的故事,人啊,是推动历史发展的巨轮,在节节前进中,有悲凉、有忧愁、有迷惘、甚至是灾难,是残酷……

一个人从呱呱落地起,从呼吸第一口氧气开始,老天就注定你人生道路的漫长漫长。正像远航在太平洋中的船舰,不时会经受着无数次的狂风与恶浪。还有铺天盖地而来的强烈风暴,令人心胆俱裂、惊魂丧魄,能经得“百炼成钢”者能有几许人呢?自立成人真难呵!有些像洞庭湖的麻雀,它见过几个风浪呢。然而,人生亦是十分短促,“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正告诉了人们一个真理:只有把握今天,才能有辉煌的明天。一些人看今天如草芥,视明日无所谓者,势必一事无成!古人云: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日日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世人皆被明日累,明日无穷老将至,晨昏滚滚水东流,今古悠悠日西坠,百年明日能几何,请君听我《明日歌》。因此说,人作每件事都要像雪地里拉车,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应像穿钉鞋走泥路步步扎实。

总之,珍惜时间,创造出无限的人生价值来才是。有人认为菊花的形象是太过清高了,但清高有清高的妙处,那就是不媚俗。“人到无求品自高,如果没有个人的极端私欲,则更会显出自己的高风亮节来。一片碧绿的荷叶和几枝从荷叶中冒出来的荷花,构成了一幅色彩鲜艳的花卉图,然而,只要你掀开这片绿色一角,就会发现其下面竟是又脏又臭的淤泥,这时你会禁不住赞美起荷花来,必会赞叹她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格来。有人却以为淡雅正是菊花的可爱之处。“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顺乎自然吧。得不喜,失不忧;宠不惊,辱不惧,好好活给自己看才好。

既然,人们热爱生活,那么就一定要把握好自己每一次命运之神的赠予,将自己人生旅途的每一道坎坷看做一道璀璨的风景,使人生的艰难成为生活的经验与乐趣,应更踏踏实实地走向人生的下一个驿站,则会使自己如身带大锣走到哪里就响到哪里了。全靠自已的志气、恒心与毅力,尤其要有自信感,安稳似半夜打雷心不惊,问心无愧就是了。引用一首诗:“二十年来是与非,一生系得几安危;莫道浮云多蔽日,严冬过尽绽春雷。”

北京的癫痫医院大全癫痫病治疗费用需要多少呢西安正规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