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读书沙龙花絮(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写作经验

18日下午2时许,镇原县教体局6楼会议室。郑晓红、张宏刚、李海霞一行三人,微笑着走进会场。我打过招呼,三位老师点头示意。到会者几乎人人都在翻阅手里资料,静候教育局的官员光临;三位老师也和沙龙成员一起静默着,耐心地等待。凭经验,凡是迟来的、最后到场的,一般都是大人物。今日大概也是这阵仗了,我这样想。

官员们鱼贯而入。郑老师的开场白已足够精彩了。她人甜美,含着笑,轻言细语。宏刚老师激将说:“谁今天第一个发言,将有机会得到郑老师的二本著作。”话刚落地,早有人抢了先,那是张泽龙,镇原二中的教师。我终于等来了发言机会:“今日亲睹郑晓红老师、宏刚老师、海霞老师的风采,我很激动。我恐怕是这一群人里知道几位老师要来镇原消息最早的人,也恐怕是这一群人里崇拜郑老师最狂热的人!”底下一片掌声。 “为了参加这次沙龙,我有5天时间不能抑制自己的心跳,为了见郑老师,我特意刮净胡子洗净脸、里外一新的坐在这里了。”底下再爆掌声。

可能我太激动,有些语无伦次,因为我要证明郑老师的话: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撮小火苗,虽微弱,不能照亮整个社会,但可以照亮自己,影响身边的人。哪怕三五个人,这也是我们倡导读书的收获。突然,一位教育局官员打断了我的话头,厉声呵斥:“你扯远了,你说的和今天的沙龙有关系么?”言毕,官员自顾自地说开了。或许他讲得真好,众人缄默,连空气也似乎停滞了,自由谈话的氛围,一挫一挫地,坠落下来,坠落下来。只见他眉飞色舞,唾沫乱溅,洋洋得意,口若悬河。忽然,我的潜意识里,无端地生出一种被人强暴了的羞愤和屈辱,一阵撕裂般的创痛,袭过我的心头,漫过我的全身,到达脚底下。我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的灵魂抽离我的肉身,不知所之。

也不知过了多久,十分钟,一刻钟?半天,老半天?当我的灵魂再次附身的时候,只见那个官员还在喋喋不休地大讲特讲。本次读书沙龙的主题是“鲁迅不凡,凡人鲁迅。”他的话,竟像新华社评论员的文章,高大全,放之四海而皆准,但缺乏个性,古板严肃,败坏了民间沙龙的自由空气,败坏了与会者自由漫谈的胃口。他纹丝不乱的发和高扬的臂,似乎也是一面旗帜,主导、主宰了沙龙的谈话方向和内容。幸而,他的手机尖厉地叫起来,他身子一凛,出去接电话,他撂下的话橛子,像一截弃在路上的蛇的僵尸,硬硬的骇人。从他诚惶诚恐的样子里,我猜想大概是得了什么“最高指示”吧。接听电话返回来,他接着高谈,可是,他的手机不失时机地再次尖叫起来,他再次离场,身子一酥,我猜想大概是有什么人娇滴滴地和他情话绵绵吧,因为他好久好久,都没有再回来延续他的话柄。

抽烟有瘾,赌博有瘾,讲话也有瘾。因为他掌控着话语权,有权有势,又有闲。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一旦机会来临就牢牢抓住它,身在官场的人都深谙此道,而且屡试不爽。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就是官员!中国的官员!据说,老祖宗在造字的时候,就定下了“官”字两个口,“民”字一个口,两张口强似一张口,一张口不敌两张口,民之口怎敌他官员口?这大概也是国学之一,也算得“国粹”吧?

为了不冷场救场子,宏刚老师说话了。他说:“刚才发言的姜老师,是个至性至情的人。我本以为,一个能读书能写作的人,必然生活悠闲,情趣雅致。姜老师虽然生活清贫,但他的精神世界是丰满的,他从刚入庆阳教育群到现在,简直是判若两人。”郑晓红老师接了话茬:“真的是,姜老师来群里,现在有了一定的影响力,他身边也拥有一群‘粉丝’呢,他的坚持真的是难能可贵。”我觉得脸上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流下来,但心里却是暖暖的。

张泽龙老师暖心地说:“老姜刚才的话被打断了,就让他把话说完吧。”我逮住机会,也学官员过把瘾:“我们今天谈论大先生,就是要做像大先生一样的人。阅读,写作,思考,任何时候都把自己当做一个天真的孩子,和美好一起长大。做一个厚道、柔软、有温度的老师,照亮自己,影响身边的人一起来读和写。”

接下来,那些大小官员的发言,或者高深抽象,或者幽微玄虚,或者不知所云;像我一样的普通老师,大家率性而谈,不一定够水准,却是真心地喜欢鲁迅,或者谈论鲁迅文章,或者谈论鲁迅的为人之道,或者谈论鲁迅的家世和和思想轨迹。时不时,大家争论一番,有人树靶子,有人射箭,有人点评,有人喝彩,有人挑刺。似乎谁都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空气轻松了许多,柔软了许多,连最沉默的人,也不甘寂寞,着急忙慌地谈自己读鲁迅心得,惹得众人七嘴八舌地又是一番唇枪舌剑。

最精彩的当是郑老师的点评,她说了八个字,概括镇原热心阅读的人:“精神独立,内心清醒。”显然,这是郑老师对镇原人的深情期许,但我愿意理解为郑老师对我一个人说的。我热爱郑老师,是我对阅读的热爱,对真理的热爱,对美好的热爱。

时间过得飞一样快。沙龙结束了,我来到郑老师身边问候。她抓住我的手说:“强占文要我代他多握几次姜老师的手呢。”她果真抓牢我的手,抽出,再抓牢,再慢慢地抽出。我试探地说:“可惜我刚才没有抢到郑老师的书,但我渴望读到郑老师的书。”郑晓红老师对着宏刚老师大声嚷:“这个容易,记住,宏刚。送两本书给姜老师,鼓励鼓励他。”

很快时间,我就拿到了郑老师的《天籁》和《旷野小牧歌》两本书。这一切,真的要感谢强占文老师的热心奔走!

左乙拉西坦片治疗癫痫管用吗山西癫痫首选医院陕西有治癫痫好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