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夜始重生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优美句子
我厌恶这没人理解的感受,我没有任何病,我很正常。我只是喜欢夜晚,仅此而已。    妈妈拉着一个和我差不多高的女孩来,她叫安琪,天使的意思,而她也和天使一样的圣洁。跟她在一起我就像是恶魔,衬托着她的美丽。没有关系,我喜欢和她在一起。安琪轻轻地叫我。希,在想什么?哦,没什么,从没想过我们可以在同一个班级学习,有些像是做梦别傻了,我们不就坐在一起么?   十年了,亲爱的安琪,你我都是16岁,你却比我高一头,还喊我小不点。你喜欢阳光,所以总是说我长不高是因为黑暗的压抑。我是多么喜欢夜晚,你却喜欢清晨。拉着我看过很多次日出,而我拉着你看日落。你说原来日落也很美。我觉得日出也很美。于是我们交换了时间,你总是出现在夜晚,我却走在阳光下。   我们的习惯有好大的差异,却喜欢在一起,亲昵的靠在一起看日出日落。你会指着云彩说要吃棉花糖,我会看着夕阳说想游一次红色的海洋。你吃到了你要的棉花糖,我从没见过红色的海洋。   我们说好一起去冒险,在18岁那年。没有鼓鼓的行囊,牵着彼此的手,我们踏上旅途。没有路线图,没有旅游计划,只有一个你,只有一个我,走到哪都是一场旅行。我们没有去哪个繁华的城市,也没去神秘的森林,只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在山西。   有人问我们去想要做什么,算好了时间,应该是傍晚到达。买了一顶帐篷,露营。带着满怀的憧憬,坐上16个小时的火车。安静的看着窗外驶过的风景,有贫瘠的村庄,也有富饶的城市。都有着别样的美丽,我却独爱田园风光,没有被污染过的原生态。我无法在红灯绿酒下找到我爱的夜晚,可以和星星交谈的夜晚。   希,我们要有一段相依为命的生活了   是的,只有你和我   我们该做什么呢   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   看着?   看,我们从没看到过的黑暗深邃了目光,望穿了从未见过的浩瀚。我想我此刻的眸一定闪亮如星辰,我仿佛看到了星星对我眨着眼。当然,对我眨着眼的只有安琪。我爱安琪,爱她如黑夜般静谧的双眼。有着让人平静的魔力。只要有她在身边,我相信什么都不需要害怕。   我们对死神有着同样的尊敬,不带恐惧。如果死神来了找我,我会感谢他给我重生的机会。安琪这么说。我捏着她的鼻子。傻瓜,要让他来找我,我们在一起,这样你才不会害怕!每当这个时候安琪总会恬静的笑,极力隐藏着什么,我从不问,我想我会知道的。我预感就快要知道答案了。   下了火车,我们找到一块相对干净的草地。搭好帐篷,换了睡衣。安琪轻轻的抚摸我的伤痕,还有刚刚被树枝划破的皮肤。我不会再让你流血了,不觉得身上的伤痕显得我很男人么?我更喜欢你完美的皮肤。我沉默了,张了张口,没有说什么,我不能保证什么。上帝是公平的,给了我完美的肤色,也让它脆弱的不堪一击。我曾为那伤痕感到悲哀,多么狰狞的痕迹。安琪却只是皱着眉告诉我,她会保护我的。我没看到丝毫鄙夷与害怕,只有深深的疼惜。   安琪就是一个温柔的天使,我的信仰。我心中的神哭了,就在我面前,仰望夜空。我不知如何安慰。只能任由眼泪在那精致的脸庞破碎,听她述说着。希,我的时间不多了,“嗯”死神已经在向我招手,所以,在离开之前,我想送你个礼物:“晚安,睡吧!亲爱的!”“你先睡吧,我还不困。”   安琪钻进帐篷。我呆呆的望着天空,在想我知道安琪的礼物是什么。   夜,黑的那么纯粹,月亮吝啬着微弱的光,不肯给我多一些的温暖。我挤到安琪怀中,微微颤抖。安琪伸手揉着我的短发。睡吧,安心的睡吧,我不会离开你的。   夏天的第一场雨,落在宁静的夜晚,浇起了一些潮湿。空气阴冷的向我们述说着它的不满,安琪把我抱得更紧,我把头埋在她怀里。享受的深吸一口气,嗅着她与生俱来的香气,安然入梦。   一早被阳光叫醒,走出帐篷看满地的泥泞。我想我们不能继续露营了,是的,我们该找户人家借宿,走吧!我们在深蓝色的大门前停下。我喜欢这颜色,像干净的夜晚。门前有一棵两米左右的树,粗的惊人。我犹豫一下,敲了敲门,安静的等待。过了一会,一个男孩揉着眼打开大门。   你们好,请问找谁?   我们是来旅游的,但是没有地方住   哦?旅游吗?在这里?   是的   好吧,你们进来吧   这个村子的人没有我们想象的不近人情,起码这个男孩很热情。   我叫希,她是安琪   我叫辰   辰?星辰?   也许   为什么是也许?你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辰不再说话,我也没有继续追问。   对不起   没关系,我是孤儿   你多大?   我不知道   那就跟我们一样大吧,18岁   辰咧着嘴笑起来。   笑什么?   没什么,你们就住在这里吧。我收拾一下。   他指着一间宽敞的屋子,只是有些乱。看样子应该没有人住过,我们收拾了一下。那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吧 !谢谢!不客气!   安琪看着辰的背影发呆,然后皱眉,目光渐渐暗淡。   “嘿,小琪琪,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别乱说!”   安琪的脸有些红,我看得出安琪对他不太一样。她从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任何一个男人。如果可以让她体会一次爱情,也不错。   当饭菜摆在桌子上,我不得不佩服辰的手艺,让人直流口水。虽然都是很普通的菜,甚至有些过于简单。我夸着辰厨艺精湛,安琪只是静静的吃,看着我们谈笑。   天黑的很快,真的很快,快的我都没有看清安琪眼底的失落。星星没有给我机会,让我问清她的伤悲。安琪,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在一起?今晚,上帝给了我一个梦境,里面有我,有安琪,还有无尽的夜晚。上帝说,我满足你所有你要的。于是安琪跳进大海,无边无际的海,里面游着饥饿的鲨鱼,我想阻止,但是我无法移动我的身体。我想象着安琪该有的尖叫,她却淡然,好像那鲜红的血不是从她身体流出。上帝威严的开口,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跳下去吧!   我看见我的指甲疯狂的生长,又尖又长,我想我知道我该做什么。我跳进红色的海,用我的长指甲,划破我的手腕,两支红色汇聚在一起,旋转,旋转,旋转,形成漩涡,我和安琪拥抱在一起,被卷进漩涡。我不怕,什么都不怕,只要有安琪在身边。天使与我同在。安琪猛地把我推开,推出漩涡,然后消失不见。   我惊醒,寻找本该躺在我身旁的安琪。她静静地,站在这冰冷的清晨。没有阳光的清晨。我轻轻抱住她,感受她的颤抖。还有,微弱的心跳。我爱他,也爱你,但是我有什么资格,以这残缺的生命我爱你,爱你的一切,包括你的残缺!就算我背叛了你,就算你背叛了我。她蹲下,环抱膝盖,把头深深埋下。可是你知道的,我没有时间去爱,哪怕一天,如果只有一天,我走进辰的房间。我知道我没有权利这么说,但是,我还是请求你和安琪在一起。什么?请你和安琪在一起?他忽然笑了,那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不要开这种玩笑!辰像孩子般暴躁,这不是玩笑,不是玩笑,我喜欢你!   我爱的只有安琪!   辰盯着我,然后转身,我跟出去。看到辰和安琪,拥抱在一起。我不想承认此刻的心碎。但我真切的感受到泪水湿了脸庞。我该说些什么呢?祝福吧。为什么会觉得如此委屈。我错了吗?我只是想让安琪幸福,只要她幸福就够了。   安琪笑着,笑的如此满足。我笑了,笑的如此虚伪。我笑不出来啊,眼泪就在眼眶挣扎。   时间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让安琪愈加憔悴。直到她说想去看海。这使我不安到惶恐的地步,我想到那场梦。当辰知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说要一起走。于是我们的队伍多了一个人。我的不安更加强烈,虽然一切都很平静,平静的有些诡异。安琪对辰的加入没有任何表示,默许了他的存在。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是在默默中无言,让空气都变得尴尬。   这不会是一场美丽的旅行。心跳凝滞在风中,我是多么期待夜晚啊,给我些宽慰吧。阳光照的刺眼,初夏的时节阳光怎会如此狂躁,几乎灼烧我的皮肤,是要撕裂我吗?   我亲爱的安琪,我该怎么留住你年轻的生命,死神终于要来了,你怕吗?为何我如此胆颤。   安琪说要到一座荒芜的小岛,结束我们的旅行,真的要结束了。   害怕吗?   不,当然不,有你在,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我拍拍安琪的头,是的,一直在。有时候我们该在相互依赖的孤独中沉沦,我们只是感到无尽的空虚,安琪,你找到那个填满你的人了吗?   去看海吧,随你吧。安琪,这将是你最后的放纵了。   当我们踏上荒岛,我听到了海的哭泣,在那一片汪洋中腐烂了多少的生命。或许,会有更多的生命义无返顾的走向尽头。   我们游泳吧,安琪说   分别就要来了吗?只是没有饥饿的鲨鱼,只有一把匕首,刺穿了她的心脏。她在深蓝的海中绽放。如血红的天使。我平静的用指甲割开手腕,让鲜红的血液流下,一步步走向安琪,我感到海水灌入伤口的疼,她却永远感受不到了。我不懂辰为何如此冷漠的看着……我现在是在辰的怀里,他冷漠而忧伤的看着我,衣服上有海水与血液混合的腥气。我挣开辰的怀抱,在血腥的空气中呕吐。我抬头看到了暮色,这一次,我在红色的海中游泳,安琪没有吃到她要的棉花糖。   我们在一起吧   我已经失去了爱   在这片海?   是   那么我们不爱,只是在一起   武汉治疗癫痫的名医院郑州有正规的治疗癫痫的医院吗哈尔滨治疗癫痫疾病大概要花多少钱黑龙江哪个癫痫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