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丁香】西风吹不尽(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影视戏剧

我遇见它们的时候,枯藤老树迟暮色,败苇衰柳容颜老,西风又过红颜旧。正是绿衰枯渐时,不算是最美的时间。大明湖的冬日,相比盛夏,略显苍白枯寂。那片清瘦的枯荷,就立在大明湖中。

进入大明湖公园,沿着湖畔走,一路上可以看见不少的枯荷伫在湖水中。我有些讶异,有些失望,却也了然。这样子的季节,确是该这般的荒凉。成片成片的枯茎荷叶倒伏在水中一角,枯黄色的茎勉勉强强支撑着皱皱巴巴的残叶,暗紫色的枯莲蓬低着头,不语。更有甚者,已经倒在了水里,不闻世事。风撩湖水,枯荷也跟着摇摇晃晃。映入眼帘的枯荷,无一不枝瘦棱棱。远处有高大的芦苇丛,还披着暮秋之色。芦花被风吹送着在半空中踉踉跄跄的,摇曳着飘向湖心,似柳絮飞时,又像飞雪来时。芦花落入片片残荷、枯莲蓬上,我猜,你们应该很惆怅。“遍地叶落送晚秋,芦花一夜成白头”,飘飞的芦花似乎在时时刻刻提醒着湖中的残荷,你已经过了风华正茂,已经是迟暮之年。我看了一眼湖中荷,黯然:你们,应该也是寂寞的。

我想你也曾经受尽恩宠,年年的盛夏,你占尽风光,大明湖内“后宫佳丽三千人”,你却可以集“三千宠爱在一身”。

我想你也曾经风华绝代,年年的盛夏,你描眉入世,大明湖内“红白莲花开共塘,两般颜色一般香”,你嫣然宛立也“恰似汉宫三千女,半是深妆半淡妆”。

我想你也曾经清高孤傲,年年的盛夏,你亭亭如盖,大明湖畔“千朵荷花三尺水”,才有明湖的“一湖翠色满庭风”。

斜阳下,大明湖里的残荷茕茕孑立,一抹抹清瘦的影。我几乎可以想象得出来这荷花盛极时候的模样,“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又或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而今它们像是落魄的贵族,像是被光阴辜负的瘦美人儿,纵使当年的鲜衣怒马不再,也依旧优雅尔尔。

于是世人愤懑,踏破铁岭无觅处,寻便荷塘空水遗;

于是世人自慰,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

于是世人无奈,多少绿荷相依恨,一时回首背西风。

人们对待枯荷,到底不如她穷盛之时,多是惋惜。我倒偏爱这枯茎瘦魂里的禅意来。

沿着东湖一路走,残荷参差错乱的剪影时不时映入眼帘,阳光铺泄在水面上,波光潋滟,湖中的残荷颤颤巍巍,煞是醉人。我想起水墨丹青里的枯荷。工笔里的枯荷,细致的勾勒,凝情的笔墨,枯叶,残枝,瘦魂,盈盈弱弱,如病态西子捧心蹙眉时;泼墨里的枯荷,恣意的挥洒,妥帖的浓墨,枯蓬,残茎,荷骨,柔中带刚,若闺中巾帼关山披月时。荣枯自是天意,恣意洒脱、凌然傲骨不可无。

也想起年前在藤圃小店里面看到的店主采来的几株枯黄带紫的莲蓬,被安安稳稳地插放在青花瓷瓶里,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瓶身。店主日日给其洒上清水,好生放在店里养着,依旧是低沉着头,像是熟睡了的睡美人儿。就这么几株枯萎了的植株,却也给小店增了几分宁静的美,不争不吵,不惊不扰。于是我每次路过这小店,都要进去看一看这“睡美人”,仿佛是看望一个阔别多年的老友。

有些花儿,它枯萎了,还保留着迟暮后独特的气质,还可以继续诗雅,还可以孤芳自赏;而有些花儿,一旦枯萎了,就只能是被泥尘掩埋的命了。就如同世人,韶华时的容貌总胜于暮年之貌。又有几人,还能在迟暮之年,还能有饱经铅华之后的淡然之气,有傲骨凌然之质?

快要走完大明湖畔的时候,我真想跑去问问那湖中的残荷,你们寂寞不寂寞,雪飞雨来时可会恐惧、可会害怕?我想要过去柔声安慰它们,别怕,这仅仅是暂谢妆容养生机,一朝春雨时又满湖碧,西风到底是会吹不尽的。一转眼,我看到一个老艺术家,正在认真地作画哩!她的画板搁在老式自行车上,手上有些许的皱纹,枯荷跃然纸上。她的发间银光闪闪,也不知是阳光的反射还是那如霜如雪的芦花。迟暮之年仍旧不减风雅。

我知道,你们也曾经亭亭如盖,无论多大的风霜多大的雨雪,再无忧虑再无恐惧。

辽宁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女性癫痫患者月经郑州能医治好癫痫的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