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素年锦时(散文三题)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影视戏剧

一、初妆

是少年时候。12岁,青荷出水的年纪。

一切清明澄澈空寂,只有微微的风,和浅浅的涟漪。

夏日黄昏沐浴后,一木盆的清水里掺有香皂和花露水的香味,被啪地泼在院子前。水像一件石青色的裙子在地面铺开,潮湿的水印子渐渐蔓延到凤仙花边。凤仙花也好像是十二三岁的年纪,粉嫩多汁。嫩豆绿的茎干一掐,指甲缝里便濡上一层湿润。狭长瘦削的叶子背后罩着一朵朵蝴蝶似的花,玫瑰红,海棠红,樱桃红,浅莲红,白色,粉色,紫色……朵朵簇簇,密匝匝,笑呵呵。一树盛开的凤仙花,就是一场热闹的蝴蝶会。

那一年,我们家简朴的院子前,就被我那样密密栽种了一排各色的凤仙花。沐浴后的我,穿白色的确良短袖上衣,下面是海水蓝的确良裙子,裙摆处镶了两道白杠。我端竹椅坐在凤仙花边,安安静静,等花开,等天黑白月亮浮上来,等到夜露软软湿了脖颈上的痱子粉。不知道是凤仙花装点了我的裙子,还是我和凤仙花一起装点了乡下清寂的小院。只知道,花是香的,我也是香的。

邻村有两个男孩子,放暑假,日日调皮,晒得精黑。有一日黄昏,他们走到我的竹椅边,磨蹭半天,说要摘几朵我的凤仙花,我摇头不答应。方脸的男孩子温温软软地说只要一朵,我一笑,他就蹲身挑了一朵。另一个长脸的男孩子不甘落后,也挤过来要,我怕两个人一前一后要下去会摘尽我的花儿,再说我觉得男孩子摘花实在没有什么道理,就拒绝了。“给他不给我,养个儿子没屁股!”长脸的男孩子嬉皮笑脸胡诌起来。我羞愤得要哭,刚沐浴过的身体,出了薄薄一层汗意。

我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呀,长大那还么遥远,怎么能提什么儿子呢!我这样想着,那边他们已经探身摘掉一大捧的凤仙花,嬉笑着飞跑了。多年以后,当我已成年,经历了粉红情事,知晓了凤仙花的花语是“别碰我”,再忆及从前那两个男孩子,只觉得他们像两只初次出巢笨拙采蜜的小蜜蜂。

18岁初恋,深深浅浅的情,像月亮下的一面湖水,兀自幽深无言。

黄梅天,江北的天空日日蒙在蟹灰色的幕布里,雨下得朝朝夕夕。他打着伞来我家,看我,和我说话。我坐在窗子前,背对着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梳长长的发,心思又潮又软又艳。彼时,窗外的凤仙花在雨里乱乱地开,浓浓淡淡一片湿红和湿绿。他坐在木床边沿,后来又站起来,说我家院子里有这样多的凤仙花,问我从前有没有用它染过指甲。当然染过。我还说这些凤仙花都是我从前亲手栽的,后来种子落下来,代代繁衍,好多年了。说这些的时候,心底忽然掠过两个墨色的影子:那两个小花盗,如今已经中学毕业,出门谋事去了。

恋人心动起来,笑着抢过我手里的梳子,替我梳起来。枣木梳子从发根捋到发梢,一梳一梳,轻轻浅浅地按下去。梳发的动作是慢的,黄梅天的檐下雨滴是慢的,雨里的凤仙花开放是慢的,时光是慢的,幸福是慢的。甜美的人生,我以为,也是慢的。他默默梳发,我默默欢喜,彼此都无言。

多年之后的这个春天,日日听雨,听得落落寡欢,觉得远隔少年的成年岁月是这样冷冷澹澹。一日兴起,翻箱倒柜,寻出从前的毛笔和一小叠泛黄宣纸。黛青色的茎干两边,是片片黄绿翠绿的修长叶子,当中一坨朱砂红。墨色的青砖院墙虚虚而模糊在宣纸一角。一幅凤仙花的中国画在我笔底婆娑生出来。

画画的时候,漫漶雨水已经在薄阳里暂时收了性子,楼下人家的院子外草丛里,野生的凤仙花苗已经出土,我又想起从前。在老家的院子外河畈上,几个女孩子摘了凤仙花堆在小青石上,她们在轻揉花瓣,取汁染指,一个个都成了俏佳人。在不远处的柳荫下,有两个皮肤精黑的男孩子在探头缩腰地偷看她们。其中一个穿蓝色裙子的女孩子站起来,对着河水照照,又对着同伴炫耀她戴在发间的凤仙花环,那是用狗尾巴草串起来的凤仙花环。她不染指甲,她要与众不同。她知道他们在看她,她也故意站起来,让他们看。

二、未识绮罗香

依稀是16岁,骑着父亲的前面横有大杠的自行车,去江边的长街,只为了看一件白色的裙子。一路上,柳枝拂拂,蝉鸣如沸,也顾不得停下来歇息。到得长街,寻一处无人的街角,将一脸的汗水擦掉,理理衣衫,按一按砰砰的心跳。然后,故作平静而悠闲地逛街,装作不期而遇了那件白裙子。

那是一件白色半身裙,若上身,应该长及脚踝。我是一次和堂姐上街买学习用品,偶然看见,它挂在一家服装店的正面墙上,位置已经显示了它的不同寻常。白裙子像是用上等白丝纱做的,裙摆镶有一圈蕾丝,若能穿上,我想我顷刻间会变成一个幸福甜美的公主。我眼热心热,也不敢向卖衣服的人提出要拿下来试试,只怯怯问她多少钱。25块,最低也要22块,低于这价就不要问了!卖衣服的女人瞟了我一眼,看我是个孩子,想也是口袋空空,爱理不理地简单应付,大约与我还价的心都没有。我彼时只有十二三块,还差了一大截,不敢再问,目光被粘在裙子上,迟迟不舍得走。

心里想着回家好好攒钱,也许到下个星期,那裙子的价格会再跌下一截来。攒了六七天,私房钱没涨,再去看裙子,裙子也没跌价。日暮时分,一个人在人影稀稀的长街上,满怀怅惘地推车回家。我心里知道,那个夏天,我是买不起它了。她是为有钱人家的女儿而准备的。那就看看吧,只要那件裙子还没被卖掉,我就可以来看她。跑过了好几趟,怕店家认出自己来,再去,我便推着高大笨重的老式自行车,从店前缓缓走过,转过头,看它高挂在店堂上方。来一趟,去一趟,我至少可以看两次。回家伏在桌子上看书,只觉得有一件白白的裙子在远方飘拂……一个夏天,就那么因为一件裙子而寂然薄凉起来。

有一次,听蔡琴的歌《未识绮罗香》,那种淡淡的忧伤、浅浅的委屈以及一种隐约的漂泊感,绵绵渺渺覆盖了我一个午后的光阴。歌声里,不觉想起这桩少年时候的事。这首歌曲出自唐诗《贫女》,作者是秦韬玉。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把良媒亦自伤。

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

敢将十指夸针巧,懒把双眉斗画长。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听着蔡琴的歌,读着古诗里贫女的幽怨心声,想着自己的少年时光,素淡单薄的未识绮罗香的时光。一时间,感慨万端。其实,何止绮罗香未识,还有钢琴未碰过,芭蕾舞未跳过,大剧院里的歌剧未现场欣赏过……人在时光的低处,在世界的低处。想起来,舌尖依然有微微的苦涩泛起。

有一次出门旅游,坐在身边的女友是城里长大的孩子,我们说起彼此的童年,说完,我忽然心底无限欢悦感动。我忽然庆幸自己有一个乡村长大的童年,感谢上苍安排一件在我少年时候出现的却没有买起的白裙子,感谢那些曾经的失落、苦涩、怅然……她在城里的少时岁月,有幼儿园,有大工厂,有《唐诗三百首》……我呢,未识绮罗香,却识得了草木香,识得花香泥也香。夏日里爬到桑树上摘桑葚吃,雨后在门前撒凤仙花的种子,花开时揉取花汁染指甲。踏着露水珠子在田埂上放鹅,鹅长得好快,心里沉沉揣满欢喜,因为卖掉鹅,开学的学费以及平时的零花都有了保障。清晨田野上的大喇叭上在播放黄梅戏,自己跟着哼唱,《谁料皇榜中状元》、《到底人间欢乐多》……许多黄梅戏唱段都是那时学会。

如今,我一个月的收入够买好几件绮罗的衣裳,家中衣橱里也挂满长长短短的白色裙子,回忆往事,苦涩之中,再咀嚼一番,竟有深深浅浅的芬芳和甜蜜。是啊,那时未识绮罗香,如今却从中体悟到了岁月长岁月香。

我想,人生的开场大抵有两种。一种是晴空丽日里开始就站在高处,端的是看尽风光,后面却是漫长的下山的路,越走越暗,越走越低。我们当然欣赏另一种,人生之初是山谷浓荫里一条涓涓清瘦的细流,道路蜿蜒险窄,但只要笃定地走,就能走出深林,走向平原与大河。人生越走越阔。

三、棉布时光

是春宵。通俗说,是一个春天的夜晚。

熄灯前,我看见墙上的钟快指向十点,那么,现在,应该是零点左右了,夜像只蚂蚁,爬到了高高的竹竿上。在江北,在小镇的偏西一隅,这里,这个时候,是静的。静寂中,我触摸到此刻我的时光,是一方淡白的棉布。

窗外的遮阳棚雨布在风里,有一点声响,随着风过风息,断断续续。像我在灯下翻书,翻一页停一页,偶尔心不在焉,多半浅迷深醉,小半夜的时光在纸上度过,不喧哗,不招眼。也有蛙鸣声传来,自院墙根下的那一带草丛里,自远处的田野水塘边,“呱呱——呱呱——”拨浪鼓一样地敲,远远近近,有错落之美。那声音沾着泥土的潮气,沾着草木庄稼的清气,将心也濡湿得潮软了。偶尔,还能听见一两声狗叫,那叫声应该是凶悍的,可是经过春天的夜气稀释,淡了,传到耳朵里,隐约朦胧,旧事隔年一样。

我知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夜这样,听风声,听蛙鸣,听村野的犬吠之声……我在这些声音里,惊喜地看见自己,像一粒复苏的种子。

后窗外,还能看见摇曳的树影,是一棵广玉兰。还未开花,没有香气,只有椭圆的叶子在枝头上疏离或重叠。也看见一点光色了,是远处建筑工地上的灯,灯光漫过来,在广玉兰的几片叶子上覆了一层淡淡的麦秸秆样的黄色。偶尔,树枝轻摇,那麦秸黄的光色就有了毛茸茸的质感、毛绒绒的暖,于是分外觉得夜色安稳。透过树影,还能看见对面新盖的楼房,以及楼顶上灌满蓝黑墨水的夜的天空,映得心上也是一片蓝汪汪的宁静。这样的夜晚,思绪像荸荠田里一只白色的飞蛾,有翅,低低地飞,不妖娆。

我想起年少时写下的忧伤的诗句:我的心,不是水中的那一块棉布/再怎样揉搓,总无折痕/请你看我/那风霜中摇曳的/一支秋荷。那时候,我的心不是棉布,时光也不是。它们是丝绸,是玻璃纸,冷艳华美,玲珑剔透,但,易皱,易折。爱着不该爱的人,还没懂得放手;站在青春的断崖上,找不到能平稳抵达未来的路……岁月是隆重的,但内心潦倒而落魄,空落落寻不着寄托的根。

……

窗外,遮阳棚上有了滴答声,油菜籽那么小那么碎的声音,是下雨了,春雨。

雨声里,我偎在枕上,恬静如一张古画。今夜,我不茫然若失,不千里怀人,虽然春从窗外将要走过,走远,但我不伤春。近在耳畔的,有孩子的梦呓,有爱人的呼噜,这声音,棉布一样地暖而软,紧紧地贴在我的听觉里,让我觉得,我和尘世,和生活,这样地贴近。在不远的镇上那一栋二层楼上,有我的父母。我能想象,这一刻,他们,大约刚看完地方台的地方戏,关了电视机,已经睡下。我的电脑桌上,还有几本书,总是看不完,我的时间被它们缠得蓬勃而丰盈。

此刻,我知道,我是个并不缺少什么的人。年少时,只知道,一路奔波朝远方看,总是为未见的风景而遗憾,而耿耿于怀。现在,我不羡慕灯红酒绿,不惦记隔岸风景,我一路走走停停,留意近处的每一处微小动人的细节,听天籁之音,看灯光树影,相伴至爱家人……

是的,这时光,它是一块并不太新的棉布,不浮华,不眩目,洗得泛了白,泛着最本真的色彩。这是棉布时光,适合把一颗心放进去,以及余生。从此妥帖,尘世安稳。

广西有没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哪种方法最好儿童癫痫病的发病原因主要是什么癫痫病到底能治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