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军警】高三絮语(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职场官场

经历过高中三年生活的人,再次谈起那三年的生活都望而生畏,然而,处在高三的女儿,竟也能从中得到片刻的放松,得到须臾的快乐……于是,把她部分的点滴文字整理了下来……

(一)

冬季总在不觉中来临,今年的冬季却犹有不同,艳阳高升,温暖如南方,哪还有北方寒风刺骨的样子?或许这一冬,我们有幸躲避掉北风的侵袭了?在那间异显活跃的教室中,在那个几乎承载我三年的喜怒哀乐之地,有着那么一个人。

说实话,她并不美,个子也不高,脸上还有着星星点点的斑点,头发更是黑白相间,而脾气,唉,暴躁得竟然不像一个女生!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女生,给了我异常安心异常踏实的感觉,仿若,在她身边,我那一颗已经有些苍老与孤寂的心,才渐渐地闪现了一丝光亮,这样的我,本以为在发生那件事后便已消失,却不想在遇见她后,竟是有了些许恢复,一颗心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温暖了起来……

不知从何时起,喜欢上了捉弄她,站在一旁笑看她那尴尬变化的表情,本已烦闷的心情竟是有了几分喜悦,从心底发出,逸散全身(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惹了暴躁得不像女人的女人,那后果不堪设想)……

下面,便请关注,我与她之间的不平凡经历吧!

(二)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着那一份独特的想象力,尤其是在这一个特别,重要,而又略显无聊的冬季,这样的想象力更可以带来暂时的消谴,暂时驱散那带着沉闷的气氛,暂时扒开云雾见到少得可怜的那丝光亮,那便是我们少得可怜的放松的瞬间。

很多时候,带来片刻放松的仅仅是那平常到再普遍不过的小事。就比如,今天偶然间谈到的分数:我的555?5分以及小屈的561分,由它引发出的斜因便足够令我们开怀好久,或许吧,你会觉得不可思议,但不可否认的,在这个高三,也只有这些可以让我们短暂地放松了吧!呵,学业最重要啊!

(三)

清晨起来,习惯了披星戴月的我,忽然发觉今日与往日的不同,天上竟有了一片红晕,走出楼门,这才惊觉,外面竟不知在何时被白色侵袭着,漫目的白,让人不禁有一种奇妙的喜悦。

路上,白如影随行,跳动着,舞动着,似要染遍每一个角落。闭上眼,那活泼而又带着别样晶莹的白,仿若一直在笑着,笑着。

这是2013年的第一场雪,以那独特而眩目的方式降临至世间,耀了的,又是谁的眼;暖了的,又是谁的心。

这是2013年的第一场雪,以那独特而又眩目的方式降临至这世间,张扬挥洒,耀了的,又是谁的眼;暖了的,又是谁的心!

雪漫过脚面,小屈竟是唯独担心:不知这样会否让我的鞋湿透!嘻!这是多么实际而奇特的想法啊!

(四)

白芒芒的天地,此时却映射出耀目的光彩。即使阳光已然洒满大地,行走在外面,却还是会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不由得微微感叹:冬,这个隐藏在秋日后迟迟不露面的姑娘,总算在悄然间翩翩而至了。

这般的天气,对于一直处在学习压力之中,沉闷的我们,无疑是极为美好的。

这不,那些不顾严寒,势要享受这美好冬日的人,已然倾巢而出。

没多久,在那漫地的白色中,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名为“阿鲁巴”的雪人屹立在阳光之下,头上竟是有着几根发丝,那样的情景,怎么看,怎么可笑!

面对此情此景,小屈喃喃:肖宝贵(阿鲁巴的原形)好可怜!(本是很正常的话,当然,要忽略她那耸动的双肩,与唇角掩饰不住的笑意!)

(五)

偶然的相遇,心在那一瞬之间失了拍节,猛然回首,你已渐行远去,呆望着你离去的身影,心在那一瞬间竟苦涩难当,分不清是悔,还是恋!

人的一生又有多少次偶然,上天又何尝会给予你悔过的机会!天若有情天亦老,很多时侯,天也不过是一介凡人,最喜看的是那人世中的种种相离,只是不知,是否会有那嘲讽笑意!

小屈总言我越来越多愁善感,我不否认,毕竟,我也仅仅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很小的微粒,拥有着一切凡人应有情感!

(六)

雪,身在天际时,或许真的是洁白无暇的,只是,在它那缓缓降落时,早已在不经意间染上了尘世的色彩,以致在它那终降之时,变得暗淡,却又是格外真实。

不知何时,外面竟已北风呼啸,凛冽的寒气袭来,让人不禁紧了紧衣领。当是时,一股别样的寒意扑面而来,抬眸望去,一个手中拿着小雪球的“小小孩”(当然,小小人虽年龄并不算太小,只是,心灵嘛,就……)跃然眼前,嘴角含着得逞的笑,还真是,小到了极点。

小屈也同样遭到了突袭,只见她,竟也拿起了一个雪球,对准了砸了过去。一时间,天地间被这追逐的身影所笼罩,被那欢声笑语所点染。

呵,无论如何的学业压迫,我们也还只是青春的少女,火力四射啊!

(七)

教室,简单来说,便是我们的一个小家,在这里,有着苦恼,有着欢乐,呈载着喜喜悲悲,是属于我们的家,我们共同生活并应永远维护的家。

吃过晚饭,时间还算充裕,我坐在座位上,刚刚准备将书本打开,忽的,一声欢快的乐曲传来:二姐二姐,心肠不坏!略有些诧异地向声源望去,只见“小小孩”正一脸坏笑地轻唱着,目光所对,正是小屈(因曾经宿舍的排名而称二姐),而小屈自也不甘示弱,回道:“朱笑玉(小小孩本名)胆大了啊!”说着,手便伸了过去。

两个人,一个略显成熟,而身处上方,手向下抓去,;一个却是稚气未脱,而身处下方,目光中似带了些什么……此情此景,还真是……想着想着,我不由笑出了声。

而这时,“小小孩”还在喊着:“我说错了!应是——二姐二姐,心肠很坏!二姐二姐,傻得可爱!”

(八)

人的一生,总有几条熟悉的而又每天必须经过的道路,而在学校,从教室到食堂的路便是如此。

行走在回教室的道上,旁边的自是小屈。走着走着,我忽然想起了什么,不由得微微叹息:“哎!还真是许久不接触旅游了,写了一中午竟也只写完了一节,根本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小屈看了看我,语带些许自嘲:“你怎么不说我中午什么都没干啊!”

“那不是常有的事儿吗?!”我随意回道。

小屈顿时扎毛,如一只被惹怒的刺猬一般,树起了身上的坚刺,尖声道:“你会说中国话吗?!”声音异常的尖细,带着些许的恼怒,不禁给人一种,恩,更象是刚刚变声的太监,带有女声却又不似完全的女声。

想着,不由笑出声来,而前面,那个有些恼了的小刺猬,已是快步走远。

(九)

羽毛球,可以说是一项很普遍的体育竟技,只是,你见过六个人的羽毛球赛吗!而在今天,我便有幸见到了这样一场~混战!

只见场中白色漫飞,梦一般弧线笼罩在略有些暗淡的天际,划出了奇异的光彩。忽然,三道白色竟聚在了一处(拌着一人有些调弄的话声:彭煜,这回看你要接哪个!”)落向了其中一个粉衣身影,而那个粉衣接住了哪个?哈,戏剧性的,她,一个也没接到!

而在那一边,一个敞露着格子衬衫,每一个击打都会转过一个完美半圆的人跃然眼前。这是一个在记忆中在别人打球时总是自己背书的人,如今,竟也是疯狂如斯,如独臂侠(此人总是穿外衣只穿一半)般,崭露风采。

而在旁边,一个头发随风而竖,细细看去,更如一个疯子的人(事实上也确是如此)就那样进入视角,那般的笑,张扬至此,映染天际。

而在这时,一个恼意的声音忽然响起,“彭煜!”带着几微的剁脚声,此人,似一个胖胖的企鹅般,显得十分可爱。

而又在不久,话音又起,只是换了对象,“李晓彤!”响彻云霄。

随着声音而望,一个如熊猫般的人走进视线,利落地发球,完美的回击。

唯一还算是正常的,便是一边的美丽了(至少在我认为)。

不知不觉中,课已近末,一个蓝衣之人悄然走近。

小屈不由问道:“曲越,你不去打吗?”蓝衣人回道:“不了,快下课了,而且……”瞥了瞥场中的一个人说,“那时想来打的。”赵莹可是很干脆地回道,“不愿和我打,自然,我也不愿和她打!”

此时听到了的人忙跑了过来:“社长,我错了!”说着,蹲在地上,“我给你行三拜九叩之礼?”

“不用了,我走了!”这些扬掉的话竟是让人有些忍俊不禁!这便是我们高三上学期的最后一场体育课,扬抑着满满的激情与活力。

……

山东济南癫痫病医院婴儿癫痫能不能治好?武汉癫痫治疗的专科医院儿童癫痫病检查北京哪个医院专业